人們說,他必輸無疑。

2016年共和黨初選時,投票專家們斷定川普沒有機會勝出。畢竟,川普把許多少數族群都得罪了。民意調查和民調專家告訴我們,很少美國人認同這種侮辱。

當時大多數投票專家都認為,川普會在美國總統大選中落敗。有太多選民說,川普的態度和觀點冒犯了他們。

但其實網路上有一些線索顯示,川普可能會贏得初選和大選。

我是網路數據專家,每天都要追蹤人們在網路上留下的數位足跡。從人們點擊或點按的按鈕或按鍵,我試圖了解我們真正想要什麼、我們真正會做什麼,以及我們的真面目。我先說明一下,我是如何步上這條非比尋常之路。

故事要從2008年總統大選和社會科學長久爭議不休的這個問題開始說起:在美國,種族歧視有多麼嚴重?現在回想起來,這一切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巴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是第一位獲得美國主要政黨提名的非裔美籍總統候選人。他輕而易舉地贏得大選,民意調查顯示,種族不是美國人在投票時會考慮的因素。

所以在歐巴馬執政期間,媒體和學界大多抱持這種看法。媒體和社會科學家八十多年來用於理解世界的民調資料告訴我們,絕大多數的美國人在決定該選誰當總統時,並不在意歐巴馬是黑人。

2012年時,我還在念經濟學研究所,被自己的研究領域搞得精疲力盡,對人生感到十分迷惘。我自信,甚至自大地以為自己相當了解世界如何運作,也明白二十一世紀的人們在思考和關心什麼。在講到偏見這個問題時,基於我在心理學和政治學所讀過的一切,我讓自己相信明確的種族主義只侷限於一小部分的美國人,而這群人大多是保守的共和黨人,多半居住在美國最南端那幾州。

然後,我發現Google搜尋趨勢(Google Trends)。

Google在2009年推出這項工具時,並沒有引起太多關注。這項工具告訴使用者任何字詞或短語在不同地點和不同時間被搜尋的頻率。Google將它宣傳為一項有趣的工具──或許讓朋友之間可以討論哪位名人最受歡迎或哪種時尚突然變夯。

但是,我們在網路上尋求知識時留下的足跡,最後反而揭發驚人的真相。

換句話說,人們搜尋資訊,這種行為本身就是資訊。事實證明人們何時何地搜尋事實、引言、笑話、地點、人物、事情或協助,比任何人可能做的猜測,更能告訴我們許多資訊。透過這些資訊,我們了解人們真正在想什麼、真正渴望什麼、真正恐懼什麼和真正做了什麼。由於人們有時不僅僅是在Google上進行搜尋,而是在搜尋欄中吐露真心,譬如:「我討厭我的老闆」、「我醉了」、「我爸爸打我」,所以網路足跡就更有真實性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