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蔡英文日前提到,她的最低工資夢想數字是3萬元,並在年終記者會上說,要用5個方法來終結年輕人低薪問題。其中包括讓產業轉型、鼓勵企業加薪、調整基本工資、提供職訓,以及減輕生活負擔等方法,但學者並不看好,直指低薪是因人才供需無法接軌,而背後的真正原因是「高等教育」出了問題。

「台灣願意給年輕人月薪超過3萬的工作,其實非常多,竹科工程師和作業員遠超過這數字,且新竹市人均所得5萬以上,是全台平均薪資最高的縣市。」

台灣師範大學政治所教授范世平在信傳媒撰文指出,政府只要把不到30K的年輕人轉到竹科或其他科學園區去工作,就能解決低薪及高科技產業缺工的兩大問題。但有些年輕人沒能力去竹科,有些不想去,有些不知道可以去。

他感嘆,台灣廣設大學後,為了吸引學生就讀,投學生所好而成立了許多「軟性科系」。事實上,台灣無法容納那麼多的新聞人才,而餐飲觀光產業進入門檻低,薪資偏低,至於時尚產業也不像南韓有政策力挺,導致相關科系畢業生找不到頭路。

范世平認為,大學畢業生無法學以致用,又無一技之長,最後只能在低階服務業或一般行政工作打轉,不可能獲得高薪。至於如何翻轉年輕人低薪困境?他提出3大建言,一是、政府應發揮「宏觀調控」角色,限縮難以找到工作或淪為低薪一族的科系;二是、政府結合業者對對年輕人進行溝通,讓他們意願進入高科技產業工作;三是、不知道可以去竹科工作的年輕人,政府與企業也應該加強宣傳,避免「資訊不對稱」。

范世平最後提醒蔡政府,解決低薪是經濟問題,是產業問題,也是教育問題,更是觀念的問題;絕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否則可能落得跟軍公教退休金改革一樣的下場。

(中時電子報)

※本文獲中時電子報授權,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