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明年我再看到這棵聖誕樹,我就揍死我自己,我一定要離職。」從二樓的走廊,看著每年都會出現在大廳的聖誕樹,我在心裡默默的跟自己這樣說著。

這是個承諾,也是對工作不滿的宣洩,怎會這樣不開心呢?那時候剛從電視台轉到網路公司,我非常不適應,公司同事好、主管好、工時正常,一切都好,但我不好,非常不開心。

我常常打電話給以前的記者同業靠腰說:「快點快點,快來採訪我一下,讓我出去透透氣。」我是網站的公關,接受採訪是我重要的績效,這個績效我很快就超標,繼續積極受訪,主因是「不適應、不習慣」想離開辦公室舒緩一下,我常常對熟悉的記者同業說:「要接我的太空船來了嗎?可以回去外星了嗎?我好痛苦喔!」任職的公司其實有很多優點,我都看不到,我忙著靠腰、抱怨,忙著覺得自己很不得了,傲慢蒙蔽了我的眼,待了一年,順著心意離職再回電視台。

最愛的工作身體難以負荷 轉職為求生

回鍋電視台後,我每天很開心,過了三年,有天心臟突然刺痛,左手臂跟嘴唇發麻,那短短的一秒沒有人發現我不對勁,卻是非常驚恐的一秒,世界瞬間靜止,在醫生開出預防心肌梗塞的藥品時,驚覺到縱然我很喜歡這份工作,但身體可能無法負荷了,離職容易,問題是離開後要去哪呢?房貸、生活費、每個月給家裡的孝親費、保險費,每一筆都是壓力,況且公司還在慰留我,我不能聲張我要離職,這樣太不給人面子,但為了健康,我是走定了。

最好的狀態就是工作能無縫接軌,我只好厚著臉皮敲之前網站副總的line,寫著:「副總,我身體有點狀況,我要離開電視台了,你有朋友需要懂公關操作的人嗎?」副總很懂世間人情,看出我大概是愛面子,說不出想要再回來的話語,她很有智慧且給我很大的面子回我:「我想念你了,回來我這上班吧。」

你的眼光決定你的心境 美好生活在燈火闌珊處

於是我又回到網站工作,這次轉當編輯的主管,轉眼也已經快三年,工作內容跟之前稍稍有所不同,但同事一樣,主管一樣,八成以上的東西都沒變,但我變了,我非常非常快樂,每天蹦蹦跳跳的上班,為什麼這樣呢?因為我的心境變了,我懂得去看這份工作的美好,常常想著這份工作的優點,也常常對別人說,我非常非常喜歡我的工作,很感謝我的老闆,每說一次似乎都產生正面的能量跟好的循環。

而看似禍端的心臟病,讓我理解到人生的無常,對生命更懂得謙卑,對人更有了同理心,過去因為KPI超標的自以為是不見了,在經歷鬼門關前踏進去又被推出來,命是老天爺給的、賞飯吃的。俗話說禍福相依,如果沒有生病,永遠學不會珍惜當下,甚至看見別人的善意。

有次記者會,當天我負責主持,同事跑來跟我說,我們都說好了統一穿黑色,這樣大家就知道我們是工作人員,你當天穿其他顏色,我們來襯托你。我聽到這句話,當下非常的感動,覺得同事們怎麼這樣貼心,在一個爭相露臉的時代,她們選擇當一個無聲的英雄,多美好的心靈,多幸運的我,可以在這上班,學習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今年聖誕節又快到了,大廳又擺上這棵華美的聖誕樹,我看著它,默默想著,「我希望每一年都看到這棵聖誕樹,我希望能在這家公司做到退休。」

從不想再看,到年年想見到這棵樹,為何差異這麼大呢?什麼都沒變,是我的心境變了,我常覺得,有時候事情的本身沒有好與壞,關鍵是你怎樣看他,詮釋他,有時候給一個地方或者一個人,多一點時間,多一點觀察,也許就能看到美好的地方。

最後想說的是,心境決定你的處境,轉念路就寬。

本文授權:黃大米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