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在這裡工作的時候幫了我們很多,要是之後創業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千萬不要客氣!」蔡老闆對即將離職創業的黃小姐,彷彿看著自家小孩長大要離家打拚一般。在這個全公司都是同家族成員的環境裡,黃小姐剛上大學就進入公司,多年相處下也像是家人一般了。

「謝謝蔡老闆,真的很謝謝您這麼多年來的指導,如果有什麼好機會,我一定會找老闆一起努力!」看著一直對自己一視同仁,從不因自己「不姓蔡」而差別待遇的蔡老闆,黃小姐由衷感謝。

一年後,蔡老闆接到來自黃小姐的電話。「蔡老闆,先前你好像說過公司有個有專利,但是沒對外銷售的產品設計對嗎?我最近想到一個計畫,如果把那個專利拿來生產,一定可賣得很好!」

「當然沒問題啊!妳看妳想要怎麼修改,或是看要打上妳的品牌也沒關係,妳的想法我全力支持。」在全面信任的情況下,蔡老闆沒有先打合約,就自行吸收了所有修改模具、試生產、檢驗的費用。

黃小姐果然也不負期待,成功拿到了一筆上億元的訂單。在收到這好消息後,蔡老闆立刻開始進行量產,開始著手準備出貨相關事宜,但卻遇到了麻煩...

「黃小姐啊,妳真的超棒的,我就知道妳一定行!不過有點小事情需要請妳幫忙一下,這次訂單數量有點大,進料的部分能否請妳先付部分款項呢?不然坦白說我有點周轉不過來...」經濟不景氣,蔡老闆擠出現金進料後,立刻有了現金流缺口。

「妳看能付多少沒關係,我想應該有先收訂金吧?先付一些就可以了。」對於要向自己以前的員工催錢,蔡老闆還是有些心疼。

「蔡老闆,坦白說啊,我最近去問了其他廠商,他們說只要不到3千萬就可以做好。老闆你是不是跟我拿太多了啊?」電話那頭的黃小姐聽起來有點冷淡。

「或許是最近太累了吧?年輕人就是太拚。」蔡老闆心裡擔心著,但錢還是得先收,因此心裡繼續想著措辭並開口解釋:「是這樣的,因為先前重新設計需要驗證、試開模什麼的,所以成本較高。其他廠商只要照著樣本做就好,甚至用較低價的料、較差的製程等都有可能降價。而妳也知道,我們一向都是用最好的料、符合世界規範的製程...」

「蔡老闆你不用多說了,我只想問,你沒辦法把價格砍到3千萬的話,我還是找他們生產囉?」說完,黃小姐那頭就掛了電話。看著已經生產完成,堆滿整個倉庫的商品。蔡老闆開始擔心:這錢,該怎麼收回來啊?

代工廠的風險,靠信用做生意的日子已經不再

上篇文章寫了群眾募資時,設計者與代工廠之間可能遇上的問題。今天換跟大家談談:代工廠可能遇到的風險。

我以前工作的公司從事歐美電子零件進口相關業務,認識了不少製造業者,聽了不少商場的人心險惡。我們過去總認為,委託代工的業主才是業務糾紛中的受害者,原因很簡單:在委託代工的流程中,尤其是像群眾募資這種新創事業時,通常發案代工的業主都是資本額較小的企業。在大魚吃小魚的刻板印象中,我們總是不自禁的認為「資本額較小」的一方會是整個爭議中的受害者。

然而這個世界上,其實從來就沒有誰一定坑得了誰,尤其是狼性當道的今天,過去那種靠信用做生意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

其實不少新創事業在一開始的時候,對無償協助研發的代工廠確實是心懷感激。但當公開透明的銷售金額成長時,也會吸引一群嗜血的狼靠過來,這些更了解市場生態的老鳥往往能抓住人心,用更誘人、更惡質的手段讓新創事業主不得不放棄原有的合作夥伴,甚至回捅一刀。

舉例來說,過去曾遇過最惡劣的手段,是某家品牌公司的產品中,一些部件有著特殊技術需求,必須由掌握技術的台灣工廠打造。由於該品牌在台灣也算是知名老牌,許多台灣工廠都是基於老一輩傳下來的信任關係,在沒有良好合約基礎下就開始合作。

然而就在產品銷售量暴漲之後,該品牌認為應該要擴張利潤,因此刻意對那些工廠下了足以吃下一整年產能的訂單,讓這些工廠整年都只生產同件產品後,再用毀約、威脅轉單等方式脅迫這些工廠降價求售,甚至利用現金流中斷的危機併購這些工廠。

很多信任關係的走調,都是因為鉅額銷售量與追求更大利益而產生的。千萬記住,不管是任何合作,在開始之前都應該要有非常詳盡的合約,整個合作過程中都應該有良好的法務規範與監督,避免任何可能讓人因為「見錢眼開」而毀約的情形發生。保護自己,同時也保護你的合作夥伴。

【延伸閱讀】

1.募到6千萬的環保折疊「嘖嘖杯」鬧雙包,跟代工廠的專利戰教我們的事:「創新」才是群眾募資的根本

2.「嘖嘖杯」爭議懶人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