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是讓爸媽傷心,但我真的累了……」讀台大找工作不如一個政二代繼承爸爸人脈參選、不會講國語的爸爸被嘲笑要多讀書、老師高呼「教育能翻轉階級」要學生包紅包洩題、一輩子做工的老父摔斷一條腿換來公司區區幾萬元賠償──這是動畫電影《幸福路上》寫下的主角林淑琪30年人生,30年的無能為力。

出生於1974年的導演宋欣穎,大學唸政治、畢業當記者、年近40才跑去拍電影,她把人生曲曲折折、30年來台灣浮浮沉沉,都寫進了明年將上映的《幸福路上》。從充滿夢想的小女孩變成一事無成的大人,《幸福路上》女主角林淑琪的人生,也是一代台灣人縮影。

政二代小學就戴高級錶


工人家庭拿不出紅包被老師趕出教室罰站

高中考上北一女、大學唸的是台大,出生於1975年的林淑琪生日與前總統蔣介石過世的日子同一天,幼時從課本讀到蔣介石「看小魚力爭上游」的故事後,她期許自己長大也要成為「偉人」,但越是成長,夢就碎得越徹底。

爸爸在工廠上班、媽媽打零工貼補家用,一家人在新莊幸福路上的大排水溝旁繳房貸生活,原先林淑琪覺得這個家很尋常,直到繳不出補習費用、被老師「請」到走廊罰站,她才發現一家人就是所謂的「窮人」,她只能眼巴巴看著政二代同學手上新潮的電子錶,苦求表哥買給她。

最寫實動畫濃縮台灣30年的無力感:為何小時候充滿夢想的我們,長大卻一事無成?
圖片提供:傳影互動

再怎麼努力讀書也比不上繳紅包讓老師洩題,成績永遠拚不過同學,媽媽只好剪一疋布送老師當「禮物」,希望老師多幫忙,卻在林淑琪面前被老師訓了一頓:「小孩子的教育很重要,不能輸在起跑點上!」

其實林淑琪早輸在起跑點上了。上學第一天,老師拿出「沙發」的圖片問孩子們這是什麼,林淑琪馬上舉手以台語回答「膨椅(phòng-í)」,同學笑成一團。回家後,林淑琪喜孜孜地考爸爸國語,爸爸發言不標準,媽媽笑:「不然妳帶爸爸去讀書啦,看他會不會講國語。」

林淑琪上小學才知道,原來爸爸跟媽媽都是沒讀過書的。爸媽不希望孩子變得跟自己一樣辛苦勞碌,希望孩子當醫生、賺大錢,只能拚命兼差替孩子賺補習費,疲憊不已。

同學參政買房人生耀眼


自己卻成了努力賺錢、好獲得父母笑臉的大人

上了高中,林淑琪投身勞工運動,期望替工人發聲守護爸媽,卻被媽媽痛罵一頓:「什麼福利啦,造反只會被抓去關而已啦!」每天光是賺錢都來不及了,媽媽不懂也不想懂政治,2014年318學運占領立法院時,媽媽看著電視怒罵:「這群大學生在做什麼啦?造反喔?馬英九怎麼會做錯事情?」

媽媽深信馬英九不會做錯事情,一如林淑琪小時候夢想成為跟蔣介石一樣的「偉人」,直到聽表哥娓娓道出自己因為讀了禁書被特務逮捕的經歷、高中接觸那些曾被禁止談論的歷史,林淑琪才發現所謂「偉人」並不存在。

既然偉人不存在,長大以後又該做什麼?林淑琪失去答案了,從台大畢業後求職屢屢碰壁,她只能找份記者工作,薪水少得可憐,卻大半繳給爸媽:「就這樣,我成了一個努力賺錢,好獲得父母笑臉的大人……」

林淑琪曾以為抗爭能改變世界,最後卻只能每天拚命上班賺錢、撐起爸爸摔斷腿退休後家中財源,反觀政二代的同學長大後順著家裡的路從政,想改變什麼都輕而易舉,沒繼續升學的同學則開了機車行、買了新建案也成了家,同學過得越好就越襯托出自己的無能為力。

「我總是讓爸媽傷心,但我真的累了…」

儘管後來去了美國工作、結了婚,林淑琪仍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我總是讓爸媽傷心,但我真的累了……」這是林淑琪赴美國工作數年後,回來台灣一趟的心聲。乏味的生活、無望的婚姻,都讓她好想回到台灣,卻又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回來。

最寫實動畫濃縮台灣30年的無力感:為何小時候充滿夢想的我們,長大卻一事無成?
圖片提供:傳影互動

「幸福」到底是什麼?這是《幸福路上》以林淑琪30年所見所聞反覆扣問的大哉問,也幸好人生再怎麼無能為力,電影仍為林淑琪留下一份永遠不會失去的幸福,就是「幸福路上」那個永遠在等她回去的地方。

《幸福路上》濃縮的不只是林淑琪的青春,也濃縮台灣人30年來的記憶,走過國語運動禁說方言的歲月、填鴨式教育、戒嚴解嚴、黨外運動興起、首次政黨輪替的歡欣與幻滅、三一八學運,林淑琪始終在找「幸福」是什麼,台灣人也仍在找。

先以孩子的純真夢想起頭,再帶向成長後的幻滅,在人生路上曾感到無能為力的人們,或許都會被《幸福路上》這部刻劃現實的動畫深深觸動。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最寫實動畫濃縮台灣30年的無力感:為何小時候充滿夢想的我們,長大卻一事無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