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代職場,即使設置了性別平等的法律條文,女性晉升組織高層時卻依然障礙重重,也就是所謂的「玻璃天花板效應」。更別說中國古代封建社會,男尊女卑,以禮教為由,為女性設下種種限制,但即使如此,依然不能阻止出類拔萃的女性嶄露頭角。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就有一個以寡婦之身累積巨大財富而名留青史的女人,那就是巴寡婦清。

司馬遷在《史記》中形容她:「清窮鄉寡婦,禮抗萬乘,名顯天下,豈非以富邪?」身分是窮鄉僻壤的平民寡婦,還能以富有名聞天下,在此之前,沒有哪個女人能作到,這巴清,堪稱是史上最早女首富,古代版的女馬雲。

很多人都以為「巴」是她的姓氏,其實《史記集解》中說的很清楚:「巴,寡婦之邑。」說明了「巴」是地屬巴郡,根據《史記》記載,這個叫做清的女人因經營丹砂致富,在丈夫死後仍能守其家業,名聲大到連統一天下的秦始皇都知道,秦始皇特地請她作客入宮,還表揚她的貞節而興建「女懷清台」,這固然是莫大的榮譽,但令我們好奇的是,巴寡婦清究竟有何能耐,能作生意富甲一方呢?

建立聲明,翻轉自身地位

令人驚訝的是,巴清一開始只是一個不問世事的大少奶奶,在她丈夫過世又後繼無人之時,她接下了這個家業。

以女主人的身分來接手,現在看來沒什麼不對,不過秦漢時期的女性,在經歷周朝以周禮建立父權社會後,地位一落千丈,像是在秦始皇昭告天下的刻石中,就曾提及:「男女禮順,慎遵職事,昭隔內外,靡不清靜。」從這裡就可以明白,秦代女性已經完全被限制在家庭之中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她要取得眾人的認同,還要穩定家業,談何容易?但是巴清還是作到了,而她首先進行的第一步,是表明自己絕不改嫁。

別看這小小的聲明,當時女性為家庭附屬,就算自己不想改嫁,也很難抵得過家人或輿論要求,就算是貴如皇親國戚,也一樣改嫁成風。聲明要當寡婦,等於宣告她不走一般世俗女子的路線,也正因為有這份決心,她才能以外姓女子的身分繼承夫家煉製丹砂的不傳之祕;她虛心領教,認真學習丹砂經營的相關技術,取得眾人認同,一起同心協力把家業作大。

巴清這一聲明,很顯然是她翻轉自身地位重要的第一步。

建立雙贏,創造有利條件

走出閨閣是很不容易,但如果只有如此,也不過是持家有道、經營有方而已,那巴清是如何讓丹砂事業擴展到全國,晉身秦國巨富呢?

首先,她以「雙贏」為原則經營家族事業。在《史記˙貨殖列傳》中提到,她「用財自衛,不見侵犯」;在清代《長壽縣誌》中也提到,她擁有的僕人上千,私人保鏢上萬,這在當時是一個很龐大的私人武裝數量。

如果從秦時枳縣人口不足5萬來計,那麼在她手底下,至少就有五分之一當地百姓為她效命,但這還只是奴僕和保鑣而已,以開採丹砂事業來看,她所雇用的工人則遠遠不止於此。她憑什麼能讓這些人替她賣命?除了衣食溫飽之外,就是提供安全保障。所以她固然花了很多錢養私人軍隊,但此舉不僅維護了丹砂事業,也保障了人們在亂世的人身安全,讓這些人在衣食與安全雙重保障下戮力以赴。

其次,巴清也展示了自己對國家只會有利而不會有害的「雙贏」。原來,巴蜀位於秦、楚交界,除了戰略地位重要,也因地處偏遠,盜賊成風,所以秦國歷代君王都允許此地的豪門世家擁有私人武裝。

但這個武力大到一定的地步,難保不會對國家產生威脅,所以《史記˙秦始皇本紀》中記載,秦始皇「徙天下豪富於咸陽十二萬戶。」代表秦始皇對這些富豪及擁有的武力其實是頗為忌憚的,巴清也在被遷徙之列,但我們卻沒有看到巴清有什麼反抗的具體行動,甚至也沒有以煉丹的工作及寡婦的身分來請求破格對待,這代表著巴清以對國家政策的順從,來表明自己毫無野心,同時依舊維持家族事業的運作,表示對秦始皇的忠誠。

於是,家族武力保障了秦國邊陲安全,家族事業興盛又帶來秦國經濟繁榮,也難怪後來秦皇會禮遇巴寡婦清,讓她以平民百姓的身分入宮,這個動作,其實就是向天下宣示,嘉勉巴清的所作所為。

為了擴展家業建立私人武力,表面上是在開採之外多花了一份不必要的開支,但這份開支反而為巴清創造更多有利的條件,甚至在穩固家業及國家發展上,都創造了雙贏,這等成果,無疑顯示了巴清過人的眼光。

懂得讓利,才能將本求利

連秦始皇都敬她三分!從家庭主婦翻身天下第一富...巴寡婦清的「讓利」經商之道
秦始皇帝

許多人都以為,秦始皇要巴清進宮是看中她的美貌,不過,根據漢墓出土的《王杖詔書令》簡冊條文顯示:女子年六十以上毋子男,為寡。也就是說,巴清在見到秦始皇時不僅已經60歲以上,而且確定沒有親生子嗣。

而秦始皇此時的接見目的也不單純,除了敬重巴清一生的貞節,也覬覦她獨門的丹砂事業,因為丹砂不僅是當時煉製長生不老藥的重要原料,所提煉出來的水銀,也是秦始皇陵墓防盜、防腐的重要材料。

聰明的巴清當然清楚不能與統一六國的秦始皇抗衡,她深深明白「讓利」的重要性,只要願意無條件提供秦始皇丹砂,自己提煉丹砂的獨門秘術就沒有外流的危險;此外,她提供秦始皇陵所需的水銀,地方上還傳說她捐款助軍,資助秦始皇修築長城,儘管沒有史料證明,但如果此說為是,也等於是以國家作護身符,將原本用來維護安全的成本支出,拿來轉為生產成本;而更重要的是,堂堂一國之君既然表揚自己,也等於是一種獨家生意的背書,如此作為基礎的家業當然穩如泰山。所以,巴清這看似無條件的讓利,不僅沒有自傷,反而將本求利,創造了無往不利的優勢。

根據《長壽縣誌》記載,巴清在首都咸陽病死後,秦始皇遵從她的遺願,將遺體送回家鄉,安葬在巴郡枳台山,巴清可謂得到善終;而後世對她的敬重,除了秦始皇為她建女懷清台之外,她也成為最早以本名「清」記載於正史的女人,這是連先秦名女人秦宣太后及秦始皇生母都沒有的榮耀,以區區一個女商人能得如此殊榮,實在是史上罕見。

綜觀巴清的一生,以寡婦的身分扭轉自身地位,善待員工創造雙贏條件,還能讓利於國,博得了名聲,也穩固了家業。巴清立下的經典,不僅給後世女性作了很好的表率,也給現代女性在面對職場困境時,有更多的借鏡與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