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院(4日)審勞基法修正案,民進黨強勢將勞基法所有版本修正條文包裹表決,全數保留送院會處理,完成初審,此舉引發勞團強烈抗議。

未來勞基法修正條文通過後,勞方面臨的困境可能會更讓人難以想像的惡劣…今天我想說3個由小窺大的「現在進行式」職場故事:從「吃三餐」來看上班族想混口飯吃,有多辛苦。若未來惡法通過,身為勞方者的權益又該何去何從?

阿彬是公司的資深副理,大老闆週一到周五都準時要開「8點檔」。什麼是8點檔?就是早上準時8點開會!阿彬為了準備開會資料,都是6點半起床、7點多就到公司準備資料,等到大老闆開完會,常常都快10點鐘了,萬一老闆「森七七」,開到11點也很正常。

你忙到沒時間吃早餐 主管只在乎你去了小七5分鐘

忙完公事,阿彬肚子真的超餓,他都是匆忙下樓去小七買個飯糰跟咖啡,拿著這份很晚的「早餐」坐在桌前趕快嗑。沒想到有天經理把阿彬叫去…

「阿彬,你每天都很晚吃早餐喔?」經理問。

「是啊,每天都忙開會,只好去便利商店隨便買個東西來吃」阿彬苦笑。

「你知道,會我也是一樣在開,我都沒有下樓去買早餐,你身為副理這樣帶頭出去買早餐,好像不太好喔!」經理終於說出重點了。

「啊,對不起!」阿彬只能道歉。

但阿彬心裡想的是,自己每天上班都很認真,弄到三餐不正常也不是他願意的,他常常早上10點半吃早餐,至於中餐通常是下午4點才吃,這種尷尬時間自助餐、便當店沒有供餐,阿彬又是便利商店隨便買個微波便當解決,沒想到看在主管的眼裡,他只在乎阿彬下樓的那5分鐘。

但面對經理這樣的「施壓」,還說自己都沒去買早餐吃,倒弄得像他很愛摸魚一樣。阿彬心理苦,但阿彬不敢說,畢竟他還是需要這份薪水來養家,經理說的話,他敢怒不敢言,阿彬心一橫,買了一箱泡麵放桌子下。

接下來是玲宜的故事了…

老闆使出剝奪式管理,績效差不准出去吃午餐!

上班族最開心的時間應該就屬午餐放飯時光了!但玲宜卻不這樣覺得…

「玲宜,你最近績效很差,團隊也帶得不好,你說怎麼辦?」老闆怒問。

「我、我,我會想辦法解決的!」玲宜小聲地回答。

「你不用想了,我跟你說,你績效差,每天中午還出去吃飯吃滿1小時才回公司,我希望你午餐時間,也可以在座位上吃便當!」老闆惡狠狠地說。

「可是,午餐時間不是我自己的嗎?」玲宜反問。

「你自己想想,我要求的你可不可以做到?做不到,你就走人!」

「好,以後午餐時間我不會外出用餐了…」

玲宜的故事很荒謬嗎?不,血淋淋地就這樣發生在職場上。老闆要求績效很正常,但壓榨員工用餐時間,強迫員工不可以外出,這種管理方式,根本跟「約束」小學生有什麼兩樣?小學生上課不專心、功課沒交、吵鬧不乖,老師就剝奪他「下課的權利」,讓小朋友待在教室看別的同學出去玩。

現在老闆也剝奪玲宜外出用餐的權利,同事覺得玲宜真的很慘,大家輪流幫他帶餐點回公司。看電腦配便當,面對同事憐憫的眼光,她還得假裝很堅強,說多慘就有多慘。

玲宜雖然一時屈服了,但她後來越想越生氣,覺得自己的權益受損,更重要的是,她有一種「人格被污辱」的感覺,因此半個月後,玲宜又開始出去用餐,結果當天公司以「嚴重影響組織紀律」就逼迫她收包包走人。老闆很開心,因為他覺得不花一毛錢,就逼走了一個他不喜歡的員工…

最後,是一個老闆請你吃晚餐便當的故事…

加班費能吃嗎?可以,送你一個便當

「吼,老闆說今天又要加班了!」姍姍忍不住在同事群組裡抱怨,還附上一張暴氣貼圖。

「唉,不如想一下,等下要挑排骨便當還是雞腿飯,比較實際啦!」姍姍同事很會苦中作樂。

原來,姍姍在整合行銷公司上班,為了趕客戶的案子,加班根本加常便飯,最近公司好不容易接到一個大客戶,老闆為了「鼓舞士氣」,免費提供晚飯便當讓加班同仁享用。

原來姍姍公司一直採取「責任制」,上班打卡要準時,含午餐時間要做滿9小時,但超出表定下班時間,那就是「你的事」,因為這間公司從創立以來,是沒有加班費的!

所以,晚飯發免費便當,你以為是老闆很佛心?NO,老闆算得很精!整個部門才6個人,一個便當80元,一天成本不到500元,對比勞基法規定,每個人至少省下了1.33倍時薪的加班費,太超值了!

俗話說:「加班費像鬼,聽過的人多,領到的人少!」姍姍跟他的同事們都自嘲:加班費能吃嗎?可以,就是一個便當喔!

從上班族的三餐故事,看出慣老闆不可思議的邏輯

吃飯皇帝大,卻沒想到上班族想要混口飯吃,外加三餐能夠「好好吃」是這樣的困難!面對這種慣老闆,台灣人習慣忍氣吞聲,惡劣的職場環境跟條件,你該學會的是「保護自己」,尤其面對惡老闆惡意的刁難,你第一步該學會的叫做蒐證,再來就是「按法規走」!

慣老闆想要你走,除非你有重大疏失,否則資遣費先拿來再說!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黑心老闆?正是因為慣老闆抓準員工的懦弱跟怕事的心態啊!

因此,蒐集群組或LINE對話截圖、錄音、EMAIL,這些可能都是下下策,但當你已經準備「開除」這個老闆,而且想要拿回應有的報酬,這些都是必要之惡。

接下來就是找主管機關「出來喬」,用「法」來幫你發聲,像是前面那位老闆不給外出吃中飯的玲宜,她在離職前忍辱負重邊蒐集證據,一狀告到勞工局,中間還受到公司行政部門的施壓,但她堅持告到底,最後市府發函,老闆怕惹更大的麻煩,才給了玲宜該拿的資遣費,雖然整個過程拖了快半年,但遲來的正義,總比不來的好!

記得,法律是保障「懂法的人」,面對政府只會扯後腿,職場想要保平安,除了靠能力、腦袋,還得吃下熊心豹子膽,用你自己勇敢站出來!

本文授權:凱莉不加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