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賺得比較多

小郭是藝術家,活在顏料中。藝術家其實未必窮,這小子一幅畫賣數千,平均一個月賣一幅,偶爾還接一些商業案子,收入挺可觀。在某次畫展,一女藝人不知何故剛好出席,十分仰慕小郭。兩人結識,後來交往,一開始看起來還滿合拍的。

問題發生在一次歐洲之旅。小郭要背包旅行,女友要全程五星級。

「背包徒步的,比較可以感受當地民情呀!」小郭說。

「住好一點,吃好一點,不是更有力氣觀光嗎?」女友說。

爭論到最後小郭也說不出口,是五星級消費讓他吃不消。

女人賺錢比男人多,不是問題。女人能花的錢要比男人多,那才是問題。女人多賺,那是各賺各的,平常相安無事,那種失衡不會浮現出來,待要用大錢共同去完成一件事時,比如旅行、裝修等等,財力懸殊顯露,對男人來說就很刺眼了。

男女收入總有高低,理性客觀來看沒什麼大不了,為什麼男人自尊心會受創呢?那是社會價值觀影響。不管你怎麼客觀理性,在大多數文化裡頭,男人一直扮演養家的供給者,這種思想根深柢固,幾乎是男人價值自我肯定的支柱。不然,女友出錢有什麼不好?但偏偏花女人錢就會惹來很多難聽的話,什麼「吃軟飯」之類的,都是社會施加的壓力。

女友怎麼辦?為照顧男友感受,犧牲自己享受,一起背包徒步。有錢不敢花,是很難受的事,到外國看到名牌包包了也不好意思出重手。後來兩人都個別來找我這個假專家輔導。

女友說她很欣賞小郭的才華,完全不介意他收入比較低。那我就去說服小郭,說很羨慕他有人包養,花女友錢很幸福,兩人在一起愛情第一,藝術家不要為世俗眼光所牽制。然後我對那女友說,小郭不是食古不化的男人,要用錢就用錢嘛,他不會介意了。不久後就再聽說他們去五星級旅遊。

最後還是分手了,不是因為我輔導失敗,而是太成功──小郭非常習慣花女友的錢,輪到女友吃不消。女人嘛,最終還是認為男人要有能力當供給者──不也一樣被世俗套牢,都逃不掉。

請別阻止男人玩game

男人永遠長不大,變大的只有玩具罷了。玩具飛機變遙控飛機,模型車變跑車,電玩其實也變「大」了,很久很久以前存在硬碟裡的遊戲,現在要藍光DVD。

我小時候流行過一個遊戲叫「Lode Runner」,那時還是黑白的,在Apple II電腦(蘋果於1977年生產的暢銷電腦)裡,遊戲中,主人翁要避開敵人追擊,尋獲金磚,每一道關卡都像謎題。那時爸爸年約四十許吧,偶然發現我們兄弟在玩,於是也下手一試,馬上欲罷不能,父子圍在電腦前闖關。

電玩發展很快,但長大後也少玩了,只是偶爾碰到喜歡的,會一頭栽下去幾個月,甚至夜不知寢。比方早期有一陣子迷上「Counter Strike」,常去網咖流連,一些日子下來發現花費近萬,馬上戒掉。

女人常常控訴男人花太多時間在電玩,我認同,勤有功,戲無益,但認同不表示不玩。我一邊認同,一邊玩。電玩是需要,是我們逃離現實的出口。每個男人都希望自己是英雄,然而現實中往往不過宅男一名。

只有在電玩世界中,我們能搖身一變成為過關斬將的武士,或是無畏槍林彈雨的超人,拯救萬千生命於水深火熱之中。請女人瞭解、體諒一下,在這個時代我們都很平凡渺小,卻有戰鬥的基因,老是當司機、倒垃圾、受人鳥氣,不打打電玩,殺幾百隻虛擬怪獸,很難平衡心理。

如果你的男友打電玩,你有福了,他大概心理健康,不會家暴你。請不要阻止,更不要吃電玩的醋,勸他休息夠就好,他會感激你明理。他把所有外星人殺光以後,又會乖乖回到你身邊,變回凡人的。

書籍簡介

男人這東西

作者: 周若鵬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7/11/24

周若鵬

  這個放眼當今談男談女最勇敢、犀利且特具魅力的男人,是詩人、作家,更是跨界演出者。

  他曾獲得馬來西亞最大型文學獎「花蹤文學獎」新詩獎,著有多部散文集與詩集。並擔任「動地吟」總策劃,號召馬來西亞眾多詩人集詩曲朗誦與歌舞表演,做全國巡迴演出,追尋詩文的更大可能性。

  他也是出版人,支持創作不遺餘力,現任大將出版社董事長。

  但他其實是念電腦科學,創立了軟體公司「The Name Technology Sdn. Bhd」。

  他也是魔術師,尤其擅長近身魔術的表演,在極貼近的距離之內施展各種細節巧法,祕訣則是洞察人性。

  他還是個出色的賽車手,駕著蓮花跑車直駛向風暴中心。人生對他而言,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