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篇/我還能怎樣,一再怎麼努力也沒用的現狀

|薪資鴻溝,分隔南北|

「這些房子我根本買不起!」二十七歲的黃瑋隆難得沉下臉,指著他們公司樓下房屋仲介公司牆上所貼的物件,用力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除了驚訝,我其實能體會黃瑋隆的無奈與憤怒。

高瘦的黃瑋隆就像是一個常常會跑籃球場的陽光大男孩,從他臉上很難看到負面情緒,鎮日都是笑嘻嘻,彷彿都是他把陽光帶給別人,鮮少見到他消沉的一面。

黃瑋隆看來陽光,其實也是一個富有正義感的人,而這點也充分體現在他的工作。大學畢業前,黃瑋隆在當地一家大型旅行社打工,第一次體驗職場震撼。他當時觀察到,雖然旅行社主攻中高價的行程,但許多員工不但沒有抽成,薪資也只有22K甚至只領取基本工資。比方一個旅展下來也許旅遊行程賣出數百萬元,但員工不僅沒抽成,連假日加班也沒有加班費,一樣是月薪22K。「你會覺得很不平衡,覺得我們的企業是出了什麼問題,但他們是合法的。」

黃瑋隆很沮喪,面對職場剝削他卻不能做些什麼。

「就是對於勞動權益很『每送』(不爽),於是就想去考研究所,想要讀一些勞動權益相關的東西。」面對職場壓迫,黃瑋隆選擇從知識尋找解答,但他也很清楚,等到真正投入職場,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但勞動權益是一回事,真正讓他受到震撼的還是薪資。

畢業後黃瑋隆跟大多數的社會新鮮人一樣,先選擇在人力銀行尋找職缺,而且優先找北部的工作。他很快就發現,在薪資方面,南北部存在著一道鴻溝。

黃瑋隆畢業科系屬於較冷門的社會科學類,因此他尋找的工作大多是一般行政、業務之類的職缺。北部方面,有列出薪資的相關工作大多是28K,高雄本地的工作則大多是22K或23K,明顯有著數千元差距。有些工作甚至沒有列出薪資,黃瑋隆還直接打電話去問,結果「就是23(K)喔!有些還不講有沒有勞健保喔!」黃瑋隆用他招牌的高八度聲調,還拉長尾音說。

「我發現那個狀況實在很誇張,台北跟高雄真的有一個gap在。然後你會覺得,嘿,真的是22K。」黃瑋隆很挫折。還在學校念書的時候,22K對他而言是同學之間聊天的素材,距離他們還很遙遠,黃瑋隆當時天真地以為即使是22K,但自己碩士畢業,「應該隨便找也有30K以上吧?」

畢業後黃瑋隆馬上被現實澆了一大盆冷水。他很快就發現,人力銀行上碩士學歷的相關職缺並不多,如果有,條件通常都「很奇怪」。

黃瑋隆用「奇怪」形容,其實是相對於他社會科學的背景。這些被他形容為奇怪」的條件,大多需要擁有證照,但社會科學背景的畢業生很少有相關的證照。再來就是中南部的職缺大多是傳產或營造業,很少是黃瑋隆專長適合的職缺。

「你能做的以及你想做的落差太大,反而是你如果當初乖乖⋯⋯」黃瑋隆說出口之後似乎覺得不妥,「這樣講也不大好,就是如果當初乖乖去念什麼電子啊,機械啊或是技職體系出來,好好去培養你的技藝,去這種工作也許會好一點,幹嘛開那麼多大學?」黃瑋隆有些沮喪。

幾番考量,最後黃瑋隆決定待在高雄工作。因為台北的薪資雖然比較高,但如果薪水只有28K的水準,扣掉七、八千元的房租,其實就跟南部的22K差不多。在高雄至少還可以住家裡,省掉一筆開銷,同時也可以就近照顧家人。幸運地是,因為黃瑋隆在研究所時期接觸過許多NGO團體,畢業後來到地球公民基金會工作,月薪32K,在當地是不錯的薪水。

「父母親以前會希望你未來去考公務員,薪水至少有4、50K,現在在NGO是32K,但比起我身邊服務業的朋友已經好很多了。」

黃瑋隆相當珍惜現在的工作,且因為工作的緣故,需要南北兩地奔波,對於南北薪資差距了然於胸。既然提到身邊的朋友,他又用很誇張的聲調強調南部嚴酷的勞動環境,「(我的工作)很好吔!天啊他們只領26到23K,而且他們的假日不一定可以放。」

比如黃瑋隆的女友曾經在高雄某飯店工作,六日上班,沒有國定假日,平日才能休假而且不能連放。這樣的工作起薪是23K,如果請病、事假,或其他扣薪假,那麼當月的薪水就會低於22K。「在服務業的人,大概就是26K左右,那是好一點的。大多就是22或23K,有規模一點的就是26K到27K左右。」黃瑋隆說。

|北部充滿工作機會,南部物價持續上漲|

南北部薪資與物價的差距是現在許多上班族選擇工作地點的關鍵。

黃瑋隆觀察,南北薪資的確存在差距,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差距,沒有人可以說得明白。因此,台北高昂的生活支出,漸漸讓一群異地的工作者開始回流原生地,或像黃瑋隆這樣畢業後直接在原生城市就業,即使南部物價也已經有慢慢追上北部的趨勢。

為什麼大多數的人會選擇在北部就業?

根據經濟部中小企業處二〇一六年所發表的《105年中小企業白皮書》,台灣目前所有的企業共有141萬6,738家,其中中小企業約有138萬3,981家,占全體企業家數的97.69%。根據這份白皮書統計,中小企業的家數、就業人數及銷售額的區域分布,顯然集中於北部或六都。

從中小企業的數量來看就很清楚,二〇一五年北部地區有共64.5萬家,占46.60%,而光是台北市、新北市和桃園市三都就占了39.47%,將近四成。中部及南部地區則分別為33.5萬家(24.22%)及35萬家(25.29%)。同時,縣市排名前六名都是六都,合計約99.6萬家,占71.98%。人數方面,中小企業就業人數約四成六集中在北部地區,其中雙北中小企業就業人數是前兩名,總共占了三成一,大致朝南部遞減,但仍以六都最多,只有桃園市人數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