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來源:大象公會(微信公眾號 idxgh2013);作者:吳松磊。原文連結

中國街景之醜,冠絕全球。

各色廉價招牌居功甚偉,醜招牌不僅是美感的缺失,更是社會經濟現狀的縮影。

2011年,台灣《蘋果日報》公布網友票選出的「台灣十大最醜」,街頭招牌名列第一。80%的投票者為島內公共景觀感到丟臉,近三分之一的人不好意思讓親朋好友來台旅遊,甚至有超過一成的人表示要用炸彈解決問題。

2016年,台北市市長柯文哲也表示「受不了中華民國美學」,希望出《台北市廣告管理細則》來改變現狀。

中國的招牌真醜,冠絕全球之醜!到底是為什麼?
台灣台北市街景(上圖)與日本大阪市街景(下圖)

台灣人強烈的恥辱感,顯然不是與大陸對比的結果,而是來自近鄰日本。每一個去過日本旅遊的台灣人,回到故鄉後自然看哪兒都不順眼。

而在大陸網友面前,台灣人大可堅定文化自信。因為常常被拿來說事的台北某處街景,在大陸幾乎隨處可見。

中國的招牌真醜,冠絕全球之醜!到底是為什麼?
通過搜尋引擎檢索出的招牌圖片往往是製作商發布的案例照片,以上為通過中文(上圖)和英文(下圖)檢索招牌圖片後的結果

中國招牌之醜冠絕全球,是因為中國人民的審美觀出了問題嗎?

為什麼這麼難看

好看的招牌各有各的好看,難看的招牌卻出奇的一致——強烈的廉價感。

有格調的視覺呈現一般是低純度的暗色和充分的背景留白,即通常所說的「素色」審美。中國街頭招牌的配色方案通常相反,背景是中等明度的高純色彩,配合高純度色或白色文字,留白普遍不夠,往往是不同色彩占據相近面積。

中國的招牌真醜,冠絕全球之醜!到底是為什麼?

這種配色滿足了店主「顯眼醒目」的需求,也符合人類天性——心理學研究就證實了人對高飽和度色彩的偏好,如兒童一般都會對鮮艷的色彩更感興趣,被革命審美熏陶的中國人也天然傾向大紅大黃的配色方案。但格調恰恰是對本能衝動的克制,就像富裕社會以瘦為美,高端餐廳追求口味清淡一樣。

即便配色鮮艷,設計元素如能合理使用也不致過於廉價。例如在曼谷華人街,大多數招牌雖也使用亮色,但由於布局簡潔克制,不但不覺得刺眼,反而能調和排版的嚴肅感,帶來親切的市井氣息。

中國的招牌真醜,冠絕全球之醜!到底是為什麼?
泰國曼谷華人街的夜景

近似的設計風格也有助於街頭招牌形成整體氣質。這也是香港街頭招牌單拎出來並不好看,但放在一起卻別有風味的原因。

中國的招牌真醜,冠絕全球之醜!到底是為什麼?
香港街景

相比店主個人審美,街頭招牌的觀感更依賴本地政府的市容管理政策。日本就是典範,對招牌的尺寸、位置和色彩都規定得極細。戶外廣告牌管理最嚴格的京都,麥當勞等外國企業也必須依照當地規範,把原本鮮艷的紅色調暗。

中國的招牌真醜,冠絕全球之醜!到底是為什麼?
降低了明度和純度的京都麥當勞招牌(上圖)和咖啡色的京都 7-11 招牌(下圖)

如果放任不管,就會出現類似台北的情形——廣告管理規範缺乏細節要求,商戶們可以在建築物表面隨意掛滿招牌,看上去混亂不堪。

中國的招牌真醜,冠絕全球之醜!到底是為什麼?
Facebook 對於「中華民國美學」的調侃

與台灣相比,大陸的市容管理當然要有力得多:「一鋪一招」的規定算得上整齊劃一,城管部門也有權拆掉任何一塊不順眼的招牌。如果想「打造精品街道,統一招牌風格」,甚至能讓整條街「齊步走」,為市長書記提供類似閱兵式的美好錯覺。

中國的招牌真醜,冠絕全球之醜!到底是為什麼?
安徽省丁香鎮為了「打造乾淨整潔而具有新意的街道環境」在 2015 年 9 月完成了全鎮商鋪招牌的強制更換,每塊招牌的三分之一都是冠名廣告,而廣告收入肯定與店主無關

這種管理的結果是,許多街頭招牌的觀感與黨政部門的宣傳欄如出一轍——都熱衷使用陳舊的電腦特效,默認的鮮艷配色,花哨的描邊、陰影、漸變,以及讓密恐患者暈厥的圖文排版。究其原因,很可能是城管指定的招牌列印店同時也為政府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