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客戶遍布各地,我主要是接受他們的委託,擔任顧問。必須踏遍全國拜訪客戶的我,一年總計搭乘約兩百輛計程車,至今遇到的計程車司機,我想也有超過兩千人。

我至今遇到的計程車司機,其實都擁有形形色色的各種經歷。其中有人當過經營者,也有人曾被稱為「成功人士」。但是,絕大部分是所謂的「普通人」。

司機先生之中,有人道出我根本難以想像的壯烈經歷。有司機先生對我述說離婚或破產的痛苦經歷,有司機先生開心聊到女朋友或家人,還有司機先生向我熱情傾訴對於未來的夢想……對於我而言,每天搭計程車,從司機先生的話語中獲得啟示,已經成為重要的例行公事之一。

我逐漸發現司機的話語,往往饒富深意,而且蘊含大量關於工作、經營以及人生等,讓人想好好珍藏的看法或不想忘記的美德,此外,也有許多想法發人深省。不論在任何時候、不論從任何人身上,人都有值得效法之處。不論遇到任何人、任何狀況,都可以是讓自己的人生獲得啟發的「老師」。這正是司機先生教導我的道理。

切勿讓人吃虧。


越是追逐蠅頭小利,越是遠離豐厚大利。

你想的是「不想吃虧」,還是「不想讓人吃虧」?

這是我出差到熊本,從客戶公司搭計程車到熊本車站時發生的事。

司機是一位在東京很少見的女性司機。話題一如往常地從天氣展開,但是聊著聊著,有件事讓我始終掛在心上,不吐不快,於是我說:

「計費表是不是沒在跳呀?」

常會有司機先生忘記按下計費表。我之前曾數度造訪當地客戶,所以知道到熊本車站的計程車費要一千多圓。要是忘記按表,司機先生的辛苦收入也會減少,因此我出聲提醒。

「是我沒按啦,等開到大馬路上再按。」

我頓時懷疑起自己的耳朵。等開到大馬路上再按,大概會少跳一次,不,會少跳兩次吧。我忍不住說:

「不,快別這麼說,請按表吧。」

「客人,您是第二位要我快按表的呢。」

司機大姊臉上浮現淺淺一笑,接著說:

「我開計程車也超過20年了,這是第二次。之前那位客人的名字我已經忘了,是一位有名的作家來演講,回去時搭我的車,也要我趕快按表。從那之後,您還是頭一個。」

那麼少啊,我想。後來一直將此事猶記在心。

這位熊本的女司機開計程車超過20年了。起初也許做法不同,但是聽她的語氣,至少也有將近20年都是載著乘客把車開到大馬路上,才開始按表計費,結果開口向她要求「請按表吧」的乘客,連我在內,只有兩個人。

我並不是想要自吹自擂,只是覺得「本來就該這樣吧。」

我常在東京的品川高輪口搭計程車。在那裡搭上計程車後,遇到紅燈也沒辦法立刻出發。有些計程車司機會等燈號轉綠,車子上路後再按表。另一方面,也有司機先生是在乘客一上車,紅燈的停車狀態按表。

不用說,大家都知道乘客會對哪種司機留下好印象吧。我常會留意司機在這些情況之下的因應方式,不著痕跡地確認是哪家車行或連鎖車行。這算是經營諮詢顧問的職業病嗎?

京都有家車行叫MK計程車。MK計程車標榜「顧客至上」,以各種服務聞名。這家公司的計程車司機不會立刻按表,會等開到大馬路上,燈號轉綠,正式上路後再按表。這種做法所造成的差異微乎其微,距離上大概只有區區數公尺,燈號從紅轉綠的時間也很短,全看司機是否願意稍等再按表,還是不願稍等立刻按表。計程車費並不會因為此舉而有太大的不同,就算不同,大概就是跳一次一百圓以下的差距。

但是乘客留下的印象卻會因此大幅改變。立刻按表的司機,會讓乘客覺得「司機錙銖必較,只想著自己得利。」又或是覺得司機根本不在乎乘客感受。而願意等車子上路再按表的司機,則會讓乘客感受到「司機不想讓乘客蒙受損失」的體貼。

京都站八條口的MK計程車專用乘車區,要從車站過個路口,再走一下才能到,即使如此,我還是會特地走到那裡去搭車。

不論任何人,都會有「可能的話,不想吃虧、想得利」的想法,這可說是天經地義的事。我當然也一樣,但是我也體會了從熊本司機身上感受到的「不想讓對方吃虧」、「不想讓對方因為『吃虧』而沮喪」這種心情。我當初會出聲問:「妳是不是沒按表?」同樣是出自「不想讓司機吃虧」的心情。

能珍惜他人的金錢就能成功

「等車開到大馬路上才跳表...」計程車司機教我的事:能珍惜他人的金錢就能成功

這世界上有立刻按表的司機、有車子上路後再按表的司機,也有故意繞遠路的司機。對計程車司機而言,乘客的錢是別人的錢,但重要的在於能否將別人的錢當作自己的錢一樣珍惜。

我認為,這是關乎能否成功的重要關鍵之一。

成功人士都會非常珍惜他人的金錢。尤其越是為錢辛苦過的人,因為曾經歷過窮苦日子,更會珍惜阮囊羞澀的人的錢。他們會處處留心,盡可能不讓對方花錢,即使是公司的錢也一樣。

說著「反正是公司的錢」而隨意揮霍的人,可以說絕對無法出人頭地。「公司的錢就是他人的錢,所以用得越多越是占便宜。」公司裡懷抱這種想法的人越多,就越容易出亂子,因為這等於是將公司當作俎上之肉。

這已經是將近30年前的往事了。有家公司為了進軍美國市場,正在找合併對象。當時景氣很好,其他還有好幾家競爭公司在美國找合併對象。相反地,能成為合併對象的美國公司有限。換言之,當時的狀況是日本公司沒有選擇權,美國公司卻能從各家形形色色的日本公司中任意挑選。

每家日本公司為了能雀屏中選,無不卯足全力。上述那家公司為了宣傳本身優點,據說擔任常務董事的社長兒子,還親自遠赴美國頗為偏僻的鄉下地方。當常務董事帶著另一名部屬與對方交涉完畢後,對方社長說:「為了答謝你們遠道而來,晚餐請務必讓我作東。」於是帶他們到該區最高級的餐廳。

「這裡每道菜都不錯喔。請別客氣,隨意點喜歡的菜色吧。」

聽到美國社長這麼說,常務董事與部屬看過菜單後,還是選了最便宜的餐點。據說是因為不好意思讓對方破費請太貴的餐點。

這件事後來成了決定性的關鍵因素。那位美國社長兼董事長曾經帶很多日本人到那家餐廳,所有人都好像機會難得似地只點高價餐點。或許他們覺得花的是交際費,又是對方公司的錢,更何況社長出錢不痛不癢,所以就毫不客氣地大啖昂貴料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