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柯P說,年輕人的起薪應該在4.5至5萬元,不能像賴神提出的目標3萬元,因為領3萬元,只能像苦行僧般地過日子。

這個論點,我完全同意。

工作,就是為了賺錢

工作的第一個目的,就是賺錢,讓生活過得更好。如果連生活都過不好,工作就失去意義,讓人氣餒無力,做不出績效。而3萬元,依照目前都市生活的物價水準,年輕人只能活在生存底線,難有餘力投資自己,終身學習,提升競爭力,勢必對未來生涯形成惡性循環,陷於低薪族的泥淖中,再也無法翻身。

香港首富李嘉誠曾說:「不是老闆養活員工,而是員工養活了整家公司。」李嘉誠領導的企業集團人員流動率始終低於1%,他說他只做兩件事,第一是給員工好的待遇,第二是給員工好的前途。

馬雲也說過很多名言,其中一個傳誦不已的是,員工離職,原因不外兩個,第一個是錢給少了,第二個是心委屈了。

昨天,傳出鴻海10年來首次不配股票,要發出近150億現金給七千多名員工,每人平均領得150萬元,在yes123的官方粉絲團是當天最熱的新聞。

可見得,人心之所向,不過就是錢!

無能的政府,只會給補貼

但是,不論3萬元或5萬元,都是一個數字,用嘴巴喊出來的,空話一句,我們做為老百姓最想知道的是政府要怎麼做。遺憾的是,各級政府現在做的,是最無能的,不是債留子孫,就是對空氣說話,要不就是讓人無感。

一方面給勞方補貼,像是幾年前,新北市市長上任之後,發給大學畢業生失業補助,好像大學生是弱勢族群似的(我個人認為,受到高等教育還要接受補助,是嚴重的羞辱);另一方面給企業道德勸說,呼籲企業加薪,企業會鳥你嗎?不會的!第三方面是每年提高基本工資,再派勞檢去抓違規的企業店家,這對於多數不領最低薪資者根本是無關痛癢。

台灣因為政權替換頻繁,無法長期思考與規畫,上台的政府都只能站在「現在」這個時間點,應急地看新聞做現在的事,這才是令人最憂心的地方。

以終為始,就知道現在該做哪些事

想想看,你想要從2萬2加薪至3萬元,或是從3萬元加薪至5萬元,個人一定要做足各項準備,否則難道是去跟老闆拍桌子,還是翻桌子嗎?一樣的道理,假使5年後,薪水要拉高至5萬元,那麼政府要在此時此刻有積極的作為才是。要不然,光是喊數字不過是自high罷了,台語還有一個說法更貼切,叫做「喊心酸的」。

這就是管理學上說的「以終為始」(begin with the end in mind)的概念,站到未來的時間點,設定目標之後,再往回推到現在的時間點,訂定出執行的細項計畫,並且拉出執行的進度表。我們平常在工作上做事,像是執行專案,不就是這樣在幹的嗎?政府卻想不到或是做不做,令人不可思議。

這個概念,是1989年美國管理學教授史蒂芬柯維(Stephen R. Covey)提出的,在當時卻有如石破天驚,也就是說在此之前,人們做事時,並不是「以終為始」,而是「以始為終」,就像目前台灣政府做事的方法,足見我們還活在1989年之前,幾乎是落伍30年。

這位學者,台灣人也很熟悉,他就是一系列《與成功有約》、《與領導有約》、《與幸福有約》的作者,這些書在上個世紀全是全球暢銷的重量書籍,柯維因此被時代雜誌選為25位美國最具影響力的人之一。

現代政府,要有現代的管理思維

因此,不論是個人或政府,在加薪這件事上,要「與成功有約」,那麼請記得「以終為始」,站到未來的時間點,設定目標之後,再往回推到現在的時間點,訂定出執行的細項計畫,並且拉出執行的進度表,然後努力地一步一步付諸實行。

今夕何夕?

2017年末!一個月後就是2018年!

不是1989年前!

本文摘自「洪雪珍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