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是一家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從小AE做起,被客戶訓練、折磨、摧殘,經過8年練就金鋼不敗之身。她一頭烏黑的金鋼絲頭,頭髮微捲,身高約158,搭著微胖的身材,一身勁裝,有時甚至穿著皮衣皮褲到客戶那裏去提案。衝撞、不怕衝突、想幹啥就幹啥的個性,倒也擄獲不少客戶的心。

因為是大總監,伊莎的團隊扛起整個公司8成業績。但是,伊莎在客戶端呼風喚雨的業務魅力,在公司內卻是個氣場殺人的大魔王。

她非常喜歡使用LINE,並大開群組,要求她的屬下一律加入。

可怕的事情來了。伊莎腦子動得快,想到什麼,就在LINE上面傳給大家分享,希望大家可以進行「腦力風暴」,然後「明天早上」就開會。就算到了半夜,伊莎腦子仍舊轉個不停,手指也快速輸入,在安靜的空氣中「叮咚」聲不斷。

如果你是伊莎的屬下,要不要回LINE?大多數的人還是選擇回,但就是消極應對,回個貼圖,有時按個讚的符號表情。那種消極,略帶抗議的回應,伊莎完全感覺不到。

「我的LINE,關公司什麼事?」

今年,台灣廣告客戶很保守,每個廣告預算,大總監絕對是用生命去爭取。伊莎和幾個客戶聊過,她非常驚訝地發現,自己服務的這家廣告公司,竟然有幾個客戶完全沒有聽過自己公司的名字。

「連公司名字都沒聽過,這樣怎麼可能拿得到案子?」為了「打響」自己公司的知名度,她要求8個屬下,在各自所屬的LINE名字中,都一律先打上公司名稱,然後才寫上自己名字。

伊莎舉例,「我就把我的LINE改成:AA公司伊莎,這樣自己LINE社群的每個親朋好友,都會知道公司名字。以LINE的通訊錄平均有250個好友計算,只要我們9個人在自己名字前加上公司名稱,就會有超過2000個人知道我們AA公司了,剛好可以為公司做宣傳!」

他不知道自己越界了

這個具有「絕佳創意」的想法,引起了團隊的反彈。很多人都敢怒不敢言,認為主管越了界。

雅婷反彈最大。

我問她為什麼?她說:「這樣不就等於把自己整個賣個公司,都沒有隱私權了」。

我問她,為什麼因此就沒有隱私權?她說:「我不想要人家知道我在哪裡工作,好不好?」她翻了白眼。

我問她,讓人家知道在AA公司這裡工作不好嗎?她說:「我不覺得在這裡工作有什麼好張揚的!」她氣憤地說。

我問她,在全台灣前三名的廣告公司上班,不覺得與有榮焉嗎?她說:「公司大並不代表一定好呀!」她瞪了我一眼。

我問她,如果公司配給她一個電話帳號,要她在LINE上面打上公司名稱,她願意嗎?她說:「拜託,重點是,我在外面兼差會被人家知道,好不好!對方要是知道我在這家公司上班,我會……很麻煩的啦!」

我沒法再問下去了。

我用關係在行銷誰?

在工作上,你會發現有些人把LINE當作業務工具,有人像照片,能清晰地看到公司及名字,收到這樣的簡訊,等於收到對方公司的訊息和服務。在中國市場,許多通路零售業的服務人員,他們的微信署名,都是掛「公司(品牌)+個人稱號」。透過社群媒體,分享自己的產品使用經驗、全新品牌訊息、提供疑問諮詢。工作=生活,是非常常見的狀況。

而台灣,重視私領域,更注重生活品質,因此,主管「強烈暗示」員工加入媒體社群,例如LINE、WeChat、FB,我覺得都不是太好的動作。縱然你說你曾經問過員工,大家都OK,但事實上你我心知肚明,屬下未必真心贊同。

把員工私領域,拿來公家用,甚至規定署名用法,我認為不恰當。但很多主管卻不自覺,主管認為,員工就是要聽話。

我也鼓勵員工,如果你注重自己的生活品質,也希望家庭生活不要被打擾,遇到主管要你配合下班時間的聯繫,你就要有勇氣,不去理會。

我的一位好同事,她在9點以後絕對不管公事,因為她要陪伴小孩睡覺。我之前在職場工作時,也是9點以後絕不回應短信和email,如果因此隔天被罵,我就是笑笑帶過,但,還是堅持不理會,因為我在傳達一個訊息給我的主管:「這是我的私生活,請勿打擾!」久了,其實雙方彼此也都了解習性,彼此尊重。

通訊工具愈來愈方便,資訊交流愈來愈沒有時間界線,公私領域的模糊,讓許多主管的管理踩線到員工個人生活,完全不自知。

請不要讓員工拿這個乾乾的薪水,不但白天出賣自己的肉體,晚上還要出賣他的時間。尊重他,也放過他吧!有事,明天再說。

(本文如有情節人物雷同者,純屬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