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在學校,欣欣又哭了。

老師以前就知道欣欣來自單親家庭,家裡只有爸爸,欣欣被爸爸「斯巴達式」管教,每天總是第一個就到學校,穿著整齊,身上制服一點皺折也沒。

可是,欣欣上課畏畏縮縮,下課也不常和同學交談,今天在學校突然自己就這樣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老師連忙請欣欣到辦公室,問問她發生了何事?

一開始,欣欣什麼都不想說。

老師慢慢的引導,她才願意講。

原來,由於欣欣家只有爸爸,所以她必須要做「所有」的家事,包括每天自己的制服,其實也都是她用自己小小的手扶著大大的熨斗,自己燙的——她還要負責連爸爸的衣服一起燙。

欣欣的早餐往往只是白開水配白吐司,偶爾出去吃飯,點什麼餐,也全聽爸爸的。

到了週末,欣欣沒有自己的時間,因為她爸很多應酬,她被逼著去見爸爸一堆朋友,她連寫作業的時間都沒有。

更嚴重的是,爸爸限制欣欣睡覺和起床的時間,限制欣欣做所有事情,包括洗澡、看卡通、玩玩具,奇怪的是,欣欣的爸爸從來沒有時鐘或碼錶,卻永遠知道欣欣花了幾分鐘,只要遲了一分鐘,或多花一分鐘,爸爸就會「處罰」欣欣。

「處罰?」老師打斷欣欣的話,特別問。

欣欣不想再講,但老師還是想辦法看到了欣欣手上的瘀青,「只」有兩條,欣欣說,那是爸爸用手和棍子打出來的。

老師臉色大變!

對照剛剛欣欣的陳述,已經可以確定──這個爸爸,「大有問題」!

沒想到,欣欣馬上否認。

「不,不是爸爸有問題,我爸沒問題,是『以前那個有問題』。」欣欣說:「我爸爸總是這樣講的。」

以前那個?

「你爸,說一切都是你媽的問題?」老師說。

欣欣點了點頭。

然後,欣欣說了一串相當成熟的話。

「爸爸說,他之所以會大吼大叫,說穿了也都是原本『那個人』所訓練出來的,因為孩子一出生就丟給他,家裡大小事都丟給他,讓他一邊上班,一邊還要照顧孩子,還要面對家裡其他長輩和兄弟姐妹…爸爸說,這樣的情況,哪個人可以不發瘋?」

老師聽了,更生氣了!

「這個爸爸是怎麼這樣?家裡經濟靠他,他本應工作,是哪裡不對?家事他不能做,家事都要女人做嗎?這是什麼爛爸爸,這是什麼爛渣男!」老師心裡超火。

但老師只在心裡想著,並沒有講出來。

然後,老師轉向欣欣:「沒關係,欣欣,我來找社工,不要怕,我會幫妳。」

沒想到,過了幾天,老師從社工那邊,收到一個更震撼的消息──

因為,社工去拜訪了欣欣的家。

猜猜他們見到了誰?

他們見到了…欣欣的「媽媽」。

社工和老師形容,欣欣的媽媽剃一頭短髮,要求欣欣叫她「爸爸」。社工評估,應該是因為母代父職,自己獨力撫養欣欣,希望讓欣欣覺得有「安全感」,所以自稱為「爸爸」。

經過訪談,社工評估,欣欣所言雖然全都屬實,但欣欣的媽媽剛結束一段破碎的婚姻,老公真的很糟,丟下她們母女就離家,她決心教出一個了不起的小孩,所以,可能稍微嚴格了一點點;社工對老師形容這個媽媽,講得都哽咽了,大概那個畫面相當的揪心吧──

「原來,那個媽媽之所以會這樣,說穿了,也都是原本『那個爸爸』所訓練出來的,因為孩子一出生就丟給她,家裡大小事都丟給她,讓她必須一邊上班,一邊還要照顧孩子,還要面對家裡其他長輩和兄弟姐妹…這樣的情況,哪個女人可以不發瘋?」

社工做以上的回報。

「了解了。」老師說:「唉,這真是一個『虎媽』,虎媽難為呀!」

於是,Case Closed。

沒事。

有發現以上的故事的弔詭處嗎?

筆者乃參考網友回覆為靈感寫出以上虛構故事,同樣的一位單親家長,做了一樣的事,講了一樣的「理由」,但,當那位家長從「爸爸」變成「媽媽」,突然間,大家的觀感都變了。

當欣欣的「爸爸」這樣管教,爸爸有問題。

當欣欣的「媽媽」這樣管教,唉,女人難為,虎媽難為!

換作是我,我也會這樣想的──單親的虎媽,必有難解之苦衷。虎媽加油!

於是,少數的虎媽,其實根本就是在虐待孩子,是最典型的家暴者,卻竟然因為「虎媽」這個字,而得以被社會所縱容。

直至今日,仍是如此。

有一位朋友,總說她是一個成功的虎媽,因為她的孩子,既「聽話」又「獨立」。

聽起來很好,是嗎?

不,從學校老師回報顯示,孩子在學校非常消極,極不自動,作業亂寫,完全不積極;在學校易和同學起衝突,老師觀察,這孩子已經10幾歲,心智年齡卻有如5歲,也就是說,孩子既不聽話,也不獨立。

那為何這虎媽卻認為她訓練下的孩子,既聽話,也獨立?

原來,實情是,這虎媽讓她的孩子從小就學做所有的家事,自己過大馬路回家。所以,她的孩子很「獨立」,總能在她大力獅吼一聲之後,幫她這個媽媽完成所有家事,讓媽媽什麼事都不必做,自己拿鑰匙開門,自己搭公車去補習,媽媽可以每天喝下午茶……。

「讓孩子自己獨立做,孩子才會長大!」這個虎媽自豪的說。

但,這個孩子永遠不能長大,因為,一關起門,虎媽卻要求孩子立刻轉換成「聽話」模式,突然變成一隻超順從的小寵物──因為,在家,所有事情,虎媽都要「控制」。

睡覺要10點睡,晚一分鐘就被歇斯底里的責罵;早上想起床也不能起床,必須要再睡足八小時。任何時間,虎媽規定,只要她一喊,孩子必須在3秒內「出列」,晚一秒就被罵到爆頭。

而且,虎媽每天都會喊出新的「規定」,譬如:「小子,你連走路都不會走,今天開始,從書桌走到浴室,一定慢慢走五秒鐘,少一秒就打!」

虎媽控制孩子,也控制所有人;別人還在點菜,她已經插嘴要點下一樣菜,別人才點了主菜,她已經幫她點了副餐。至於孩子,從來沒被問過想吃什麼:「他,就吃馬鈴薯就行了!」

虎媽將那個「聽話」的孩子轟上床睡了,她自己開始夜生活,吃消夜,看綜藝節目,最後,飯碗丟在沙發上,電視沒關,魚骨頭也灑在桌上,魚肉渣散布地上,虎媽整個人直接睡沙發,明天那裡會發臭,沒關係──等著明天那個「獨立」的孩子,幫她清理清洗。

沒錯,這是一個虎媽。

但這個虎媽,真會教出一個「正常」的孩子嗎?你認為呢?

奇怪的是,學校老師即便已知道「虎媽」,但,對「虎媽」的看法,仍傾向「正面」。好像只要「虎媽」兩個字一搬出來,她的「暴力」全都獲得了解釋,也可以獲得了體諒──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好啊?

或,虎媽的暴力,也被認為應該是因為她的伴侶的緣故,一般人的刻板印象是,一個媽媽之所以會這樣暴力,和「伴侶」(也就是那個爸爸)一定脫不了關係,所謂「一個巴掌拍不響」,肯定是另一半怎樣怎樣了,所以,另一半一定也有關係,不要全都怪這個「虎媽」好嗎?

先前報載成龍私生女「小龍女」的母親吳綺莉,就是一個嚴重暴力傾向的虎媽,而吳綺莉的暴行也已經她和成龍的女兒(吳卓林)留下難以磨滅的心理傷痕。這時候,相信有些人還在想,吳綺莉會變這樣,應該也是成龍害的吧。

想像,那不是一個虎媽,而是一個動不動就暴力的「虎爸」。

你還會覺得,這個暴力爸,是因為那個媽媽害的嗎?

暴力是不分性別的,無論是男或是女,無論是爸爸或媽媽,都有可能成為家暴者。在這麼眾多的虎媽之中,大多都是「好的」虎媽,但,肯定有其中20%的虎媽,其實是個不折不扣的家庭暴力者。

她不是虎媽,她是變態的媽媽。

她不會教出虎子,而會教出變態的下一代。

社會必須揪出這20%,因為,她的下一代,同時也是整個社會的下一代;虎媽對自己孩子的傷害,輕者像網友寫的,幾十年看醫生、吃藥,重者可能釀成社會問題,忽視虎媽的潛在負面影響,我們都將在二十年後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