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黛西最近心情超差,因為男友疑似劈腿,但兩人已經快要步入禮堂,現在這婚到底要不要結?史黛西的好友小玉每天強力洗腦,過度積極的幫史黛西「下指導棋」…

情緒勒索症狀一:過度干涉別人的人生

「這種男人叫他快滾啦!雖然沒抓到證據,能嫁嗎?」小玉怒道。

「可是,可是,我已經懷孕3週了…」史黛西小聲的說。

「我跟妳說,簡單,拿掉啦,一了百了!」

「拜託,小孩有這種爸爸不覺得丟人嗎?」

「我跟妳說,我這樣是『為妳好』,妳聽我的就對了!」

史黛西沒說的是,懷疑男友出軌只是猜測,而且他們兩人還一起買了房子,就算分手也得把錢先算清楚,很多事情真的不是這麼簡單就能一刀兩斷,但面對小玉的「關心」,每天問她,「妳去攤牌沒?要不要我陪妳去婦產科?」史黛西開始覺得超有壓力…

其實「情緒勒索」這檔事,不是只存在於親人或伴侶間,朋友也很常用「我是對你好」來包裝情緒勒索。原來,小玉以前曾被劈腿,所以只要身邊有姐妹的遭遇跟她稍稍類似,她就情感轉移,不管事情原委就大力地push人家去分手,小玉不明白:「過度干涉別人的人生,就是勒索!」

情緒勒索症狀二:不斷尋求朋友的肯定

「為什麼最近都不跟我出去吃飯?是不是我哪裡讓你不開心了?」Wendy擔憂著傳了訊息給同學欣欣。

欣欣回傳:「沒啊,我最近忙著找新工作…」

Wendy:「你可以找我討論啊,為什麼你只跟姍姍講?」

欣欣:「那是因為姍姍有相關經驗,問她比較快啊!」

Wendy:「我好擔心是因為我哪裡惹到你,所以被你討厭了,你知道我真的很在乎你,你是我最好的同學耶…」

欣欣看著訊息,只覺得我最近真的快忙死了,Wendy是否也太盧?而且她是在吃醋嗎?只因為我多跟姍姍聊了幾句?欣欣滿頭的黑人問號。

其實Wendy這種隨時需要他人肯定,甚至把閨蜜當男友產生莫名的吃醋感,這就是一種不健康的想法,朋友即使親密,也是獨立個體。你體貼、善良、隨和,目的是希望「大家都愛你」,這只是用一種貼心當成包裝,其實心裡想要的叫做「交換」!只要我這麼做,我就能得到友誼、獲得重視,但這些對於朋友來說,卻叫做莫名的壓力!這樣的人際互動,會讓朋友間的相處越來越累,而且動不動產生的負面情緒,這種情緒勒索只會讓友情充滿負能量,終究產生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