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上班族都歸類在「人生失敗組」

不過,即使要抓住公司不放,也不能連自己的心都出賣。

公司的將來不需要你來操心,下班之後也沒必要陪同事喝酒。在正規的上班時間內處理完份內的工作,並學習拒絕接受責任重大的工作,這才是中年人「脫離社畜」的方式。

說到底,日本人就是太過認真了。

想要做為對公司有貢獻的社會人、想要在工作中尋求自我價值,當這些都被剝奪就會變得無法振作,要是變得像是被公司「飼養著」那就完蛋了。什麼實現自我,終歸還是想將員工變為附屬品的企業所想出來的新型誘餌,以往都以薪水及職稱做為誘餌驅使員工,當這些行不通就改用實現自我等好聽話。

反正白領階級也沒做什麼大不了的工作。每天向人低頭推銷產品;一整天面對電腦寫信給客戶;擬好的企畫被駁回;聽顧客抱怨甚至責罵的電話…這些工作很難令人感受到價值,因為這個社會本來就創造不出什麼東西。

在土耳其有一個村莊過著完全性自給自足的生活,用生長在庭院的橄欖榨橄欖油、從附近的牧場買鮮乳製作起司和奶油。為了準備家人的三餐,家家戶戶的女主人可說是幾乎耗費了一整天都在處理食材,如果有空暇的時間就拿來縫補家人的衣物。

電力不是來自於核能,暖氣用的是燒柴火的暖爐,雖然是沒有網路也沒有電視的生活,但真正富裕的生活正是如此,每天為了過生活的勞動才是具有意義的「工作」。

每天擠上客滿的電車到公司,用無機質的啤酒替一天畫下句點的白領階級沒做什麼大不了的工作。只要這樣想就能夠明白,要從公司的工作中尋求自我價值反而更空虛不是嗎?

在資本主義的社會中,本來就是以成為資本家為最終目的,在公司內的晉升毫無意義。因為說到底,所有的上班族都歸類在「人生失敗組」。較勁與晉升不晉升是被公司飼養的人所做的事,我們不應該捲入其中,最厲害的是用自己的步調過生活。

自己的人生,由自己設計

如果每天只是去上班就覺得憂鬱,那麼要你緊抓住公司不放反而是多餘的壓力。所謂的緊抓住公司不放,也就是並非要對工作用盡全力。

根據小泉純一郎和竹中平藏提倡的新自由主義思想,公司已經從員工所有變成股東所有。(編按:小泉純一郎,1942年生,日本政治家,於2001年至2006年擔任日本首相。 竹中平藏,1951年生,經濟學者、政治家,是小泉純一郎政權重要的內閣之一。)

一旦由股東所擁有,便說不準什麼時候會被收購,無論是否拚命工作都不會產生太大影響,因此,只要「假裝」拚命工作就足夠了。假裝在工作、假裝會工作、假裝很努力就好了。然而「假裝」也需要技巧,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認真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