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下午,我和一位朋友在咖啡店聊職涯,他說最近剛離職,因為實在受不了自己在公司待太久,做得事情都太像,公司內部的流程僵化,薪水似乎也看不到更好的未來,所以跟公司提出「因生涯規劃而離職」,不到一個月就正式離開,走也沒有很漂亮,有些員工認為他留下了一些爛攤子要等著擦屁股,這是事後問了幾個朋友才知道的。

他在公司其實只待了8個月,主要在行銷部門擔任影音企劃小主管,加入這間公司前他對我說有滿腔的熱血,沒想到8個月後是這樣的結局。

這8個月,進去沒多久你就發現問題,為什麼要一直拖著?

你怎麼沒想過公司不加你薪,是因為看不到你有什麼特殊成績?

公司流程僵化,你身為主管,不該提出改善方法嗎?

劈哩啪啦我就丟了好幾個問題給他,沒想到我得到的答案是這樣:

「我是拿薪水的,所以乖乖做事就好了,提出來做事情的不都還是我?領這個錢,就做這樣的事吧,拖著是因為我在觀察,該提的改善我有提過,但都被當作空氣,那就是老闆自己要承擔的了。」這席話講得頗理直氣壯的,當時我覺得這種說法太不負責任也太自視甚高。

「假設你是行銷部門的大老闆,負責公司品牌轉型,聽到員工對於公司流程效率有提出改善方法,你會怎麼做?」我反問。

先聽對方認為的方法是什麼,接著看公司目前主要業務內容負荷量,安排會議討論可行性,如果員工整體同意,就針對目前能夠做的改善由合適的人專門負責,訂定更新的目標與員工考核方式等,期間也許會有不適應的員工,視情況個別處理。

「會不會你就是那個無法適應的員工?或者,其實你從頭到尾並沒有真的想出方法改善,你只是跟大老闆提了一個看似抱怨的幾段話,就認為自己仁至義盡了?」他沒有說話,想了一陣子,他說他覺得想做的事情非常多,可是總覺得事與願違,去哪好像都會遇到差不多的問題,是不是該乾脆休息一陣子出國進修,或者是轉行,甚至自己接案。

其實這樣的思維,到哪都不會變好,看他過去的學經歷背景,好學歷不錯,待過4份工作,離職原因都是他人的錯比較多,一下公司經濟有問題付不出錢,一下員工流動率太高,一下是上層主管之間鬥爭,被當旗子丟來丟去,一間公司最多待一年兩個月,最短的四個月。

所幸他所負責的工作內容是市場上非常需要的,所以不停地得到面試機會,對他來說好像一直遇不到伯樂,但在我來看,他應該乾脆自己接案自己當老闆,或是必須自己真正失敗過,才能適應組織運作,換位思考。

在面試求職者時,常常聽到實際的離職原因與各種抱怨,除了有一部分人是因為受不了一成不變的自己希望有所突破外,透過完善包裝後,離職幾乎都沒有錯,是別人的錯,或者說是敵不過公司內部變化而被淘汰。

每個人都想在自己的工作岡位上盡忠職守,但儒家教育思維導致我們不太敢跳脫框架去思考,其實,工作除了賺錢以外,也在練習如何透過主動爭取做更多自己不擅長的事來增加社會經驗,沒有人生來就是主管,也沒有人生來就會當老闆。

千錯萬錯都是自己的錯,先從自省開始

自省來自於換位思考,這是非常難的課題,先把對方或是公司的立場轉到自己身上,假設自己是主管、底下員工、同事、老闆或是旁觀者,會如何看待這幾件事,包含提離職、改善某些流程或幾乎一成不變的工作內容。

要能改變工作內容、增加彈性跟多樣性,或是轉調部門,來自於個人能力或有什麼特殊成就被別人看到,有主動規劃過後的提案、和其他部門事先溝通不是按指令行事。這些都不會來自在會議中提報,而是來自於日常的午餐飯局、下班前和某些人的輕鬆閒聊。

如果你只是想拿個薪水交差了事,真的非常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