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在跨國公司工作的朋友,為了一個職缺面試了許多人,週末她跟我分享了面試過程以及最近的想法。

在經過幾週的面試後,他們一些主管會聚集起來討論某些候選人以及他們的想法。主管會一個接一個看過每份履歷,分享對面試者的評價,不管是排在高順位或是對某個候選人不太確定,需要進一步討論。這次,每個人對於其中一位候選人都有類似的印象:

她27歲,畢業於台灣一流的大學,在英國當過一年交換學生。回台灣之後,在某個產業工作了半年,然後轉換到另外一個完全不同的產業和職缺,接著去美國念文學相關的研究所,3年後,在沒有完成學業的情況下,決定回台灣。

她有數個不同的證照,全都是不同功能。她的履歷很長,面試過程很明顯看得出來她很聰明,個性也不錯,但是她的經驗或工作都沒有顯示出任何方向,針對任何工作都無法當作夠強的背景經驗。

他們其中一位主管,有著超過15年在不同產業招聘和面試人的經驗,在會議尾聲時說:

「這是一個常見的例子,在20歲尾端了還沒有真正認真開始往一個職涯發展,然後即便已經快30歲,依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他們在應徵之前就應該先搞清楚。否則他們只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而她想要應徵的每間公司也都看得出來,她根本不知道想要什麼。

他們可能很聰明,但直到他們找到人生的熱情或生涯目標之前,他們很難能夠發揮出真正的潛力。

有趣的是,像這樣的面試者最近還蠻常遇到的,近年來頻率越來越來高。他們的資料通常具有相似的特徵:通常是快30歲,有些甚至是30出頭。他們可能會有2至3個看似沒有關連性,在不同產業的簡短工作經驗。

當談到家庭時,他們父母收入通常是中上水準,或許也因此,在成長過程中,他們從沒被給過太大壓力要立刻賺錢。他們有交換學生或是gap year的經驗,有時候,甚至在不同國家拿了2至3個完全無關的研究所學位。

更令人擔憂的是,當在面試時問到他們對什麼樣的職位有興趣時,他們常回答:全部。或是原本想要應徵行銷的職位,但當業務也ok,或是對商業開發也有興趣。

選擇出國唸書或轉換跑道,理所當然是個人的生涯選擇,所以這些選擇本身當然沒錯,特別是當台灣工作環境不是很好時,其他念書或延後進入職場的選擇,會看似很有吸引力,至少在前幾年時是這樣。

但每個人都必須要在某個時候踏出第一步。而這也指出了我們在花這麼多個人時間、青春、資源或家人金錢之前,應該要先問自己的一個問題:

我們究竟想要什麼?這些證照有什麼用?一旦我們拿到這些研究所學位之後,我們要做什麼?

甚至在我們開始考慮要準備一個考試之前,難道我們不應該先問問自己,在未來10年人生中,我到底想要做什麼?我是否真的因此需要這個證照或學位?

如果我們是15、18或24歲,或許可能很容易想像。但我們的教育制度從來沒有真正教過替自己做長期規劃和策略思考的重要性。我們唯一被教導要去在意的事情是永遠追隨體制,盡可能拿高分,然後學校、老師或這個體制會決定我們的命運、我們要去哪裡以及學什麼。

常用的說詞總是:「喔,你成績這麼好,你可以考進醫學院,你應該考慮當個醫生。」
從來沒有先問:「你想當醫生嗎?」

很多方面來說,我們描述的人應該自覺是幸運的,多數人在孩童時期並沒有這樣的家庭資源,可以花這麼多時間,學校或工作一個換過一個,一直延後面對人生重要決定,直到快30歲。

關鍵的差異是,我們成年並進入社會後,應該要自己找尋答案,而常常當我們卡住時,自然反應依然是回到學校、再去考試、報名補習班去考證照。但這次不像是高中或大學,最後,這依然不會保證我們會自然知道在人生中想要什麼。

如果連我們都無法對自己的人生回答這些問題的話,那在找工作過程會顯現得很明顯,也會變成企業對聘用我們感到猶豫的主要原因。

遲早,在我們如此快速跳到下一個考試、下一個學校、另外一個3年之前,我們應該要先回答自己這個問題:我的人生,到底想要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