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你是否有一樣的經歷?從小到大,我身邊總有一種人,數量不多,但總是會有那麼一兩位,經常性地處於「被人欺負」的狀態。他們本身都是好人,各方面條件也非弱勢,但就是一直被「壞人」捉弄、欺凌或壓榨,真的頗為可憐!

記得以前有位同學就屬於這類。不論是身高、家境或是成績,他都屬於中上程度,不突出也不弱勢,但他常常告訴我有人會惡整他!比方說,有次他很憂心地告訴我,他買了一雙新鞋但不敢穿來學校,因為某某同學會故意來踩髒;他作業已經寫完了卻假裝不會寫,因為另個某某會跟他借來抄...諸如此類的事情非常多。我不解的是,他提到的某某一號跟某某二號我都熟,是有點調皮,但絕不是那種會霸凌同學的壞學生,但他振振有詞,我也很難辯解。

沒想到後來,真的有同學去踩他的新鞋,還不只一人,教室裡大家鬧成一團,他氣到快哭出來!隨後我想跟他校對作業的答案,他告訴我作業被某人強迫借走,指了一下那位同學,對方真的在抄他的作業。

這件事情我印象深刻,因為當天我也穿了NIKE的新球鞋,而且我難得作業全部寫對,我超想被踩,也超想被抄,但全都沒有,好失落!

另一段故事是當兵的時候。有一個外貌質樸的新兵,來沒幾天就開始出現可憐的遭遇。不知為何,他特別容易被老兵罵。又過了幾週,班長也特別喜歡修理他,最後連平常很Nice的一位原住民排長也開始噹他,真的非常可憐,但我實在看不出來他做錯什麼事。後來我自己當上班長,於心不忍,想說好好保護他一下,每次有阿兵哥欺負他,我還會站出來幫他解圍。

之後這位阿兵哥就常找我聊天,接著就是我痛苦的開始。每次我都會聽到非常多的「陰謀論」,誰現在正在搞誰,誰又打算害誰,最後還說:「班長你要小心,其實那個誰誰誰準備要惡搞你!」他說的都是我覺得很OK的人,老實說當時部隊的氣氛是很好的,勞役均等,主官也算理性,但他口中的世界,跟我親身感受到的完全是不同的版本。不禁懷疑,到底是他有陰陽眼,還是我在觀落陰,我們看下去......

我有次跟排長聊起這位新兵的問題,我心目中很公正的排長跟我說了他的看法:這位新兵是自找的,要我不用特意保護他。排長說,每次交辦工作,問他有沒有問題,他就一副受迫害的樣子,避而不答,好像我故意欺負他,看了很火。其他班長罵他幾句,他馬上就把向旅部「申訴」掛在嘴邊,這種人真的很欠打...

至於一開始提到的那位同學,也有後續...有次我找他講話,他一看到我走過來,就緊張地瞬間向後彈!我問他幹嘛那麼緊張?他回答說:我怕你要過來踩我的鞋子!好吧,我不算什麼模範生,但在學校也很少調皮搗蛋,被他這樣一說,我還真興起了踩他鞋子的慾望。那時我突然明白,或許就是這樣,讓平常很少欺負人的同學也想要逗弄他!

你的不當的行為和語言,會促使自己變成受害者

就像我在《A101 職場大人學》的課程中強調的,人際關係是一個複雜且動態的系統,絕對不是「好人一國壞人一國,壞人總是欺負好人」這麼好萊塢。有時候,好人會做壞事,壞人也會發善心,事實上,好或壞很難用來定義一個人的本質,頂多只能定義好的行為與壞的行為。人總是容易受到外在的環境影響,我沒受過科班心理學訓練,但常識告訴我,某些特定言語或是行動,很容易「觸發」他人的壞行為,讓我們成為受害者。

銀行門口常見的標示你一定看過:「進入前請脫下安全帽、墨鏡與口罩」,穿戴這些東西本身沒有問題,但進了銀行卻可能引發恐慌,因為「安全帽+墨鏡+口罩」在銀行環境裡是一個「觸發器」,會引發負面的人際氛圍!此外,爸媽都會告誡小朋友,路上看到野狗就算害怕也不要逃跑,你一跑,狗就會追。因為「跑」這個動作就成了「觸發器」,把原本可能「中性」的人狗關係瞬間界定成「獵食者 vs. 獵物」關係,意外就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