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房養車養孩子,淪落平庸!他26歲身價破億:30歲前,我不結婚不買房不買車
圖片翻拍自《富比世》網站

「陪我APP」創辦人兼CEO孫宇晨,是北京大學學霸、赴美國留學取得賓州大學碩士,更是馬雲湖畔大學首期唯一「90後」學員,入選2015年《富比世》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榜單。23歲時靠著投資特斯拉、比特幣與中概股(中國概念股,泛指有赴中國投資的上市企業),得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個一千萬,26歲已累積億元身價。   

不結婚不買房不買車,我是如何活下去的

是的,你沒聽錯,不結婚不買房不買車!

我做出一個艱難痛苦大膽勇敢風騷酷炫的決定,我打算30歲之前,不結婚不買房不買車,就這樣過下去!

這簡直堪比一場真人秀大挑戰。

2000年剛開始的時候,主流媒體搞了個真人秀挑戰賽,主題很有意思,叫作「一週之內,只用互聯網,你能活下去嗎?」也就是說,一週之內,參賽者只能使用互聯網去和他人合作,看誰最後能堅持下來。

當時互聯網還只是社會剛剛出現的新興事物,最後堅持下來的那幫人,不得不上網哀求網友幫他們送水買飯,買擦屁股的衛生紙,活得相當艱難。

今天,互聯網的生活方式已經成了全社會的主流。我覺得主流媒體可以招募九零後參賽者辦一場「一週沒有互聯網,你能活下去嗎?」的真人秀挑戰賽,我估計,這回能撐住的更沒幾個人。

因為對絕大多數九零後來說,一個小時不回訊息不看社群網站已經是他們忍耐力的極限了。

2017年的今天,我也發起了一個真人秀大挑戰,就是,「在30歲之前,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能活下去嗎?」

我相信,10年後,「30歲前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獨立自我」的生活方式,將成為年輕人的主流方式生活。

透過與社群聽眾的互動,我漸漸發現,絕大多數同齡人沒法像我一樣發家致富的核心原因,並不是能力的差距,也不是觀念的差距,更不是起點的差距,而是他們在我奮發圖強在互聯網世界裡摸爬滾打練就一身功夫之時,將99%的時間都用在「買房買車結婚,養房養車養子」上了。

是的,這就是這個世代年輕人的一大悲劇。絕大多數人,在20到30歲這段學習力最強、精力最強、魄力最強的10年,並沒有將精力用於個人提升、自我成長,也沒有用於拓寬思維、提升素養,更沒有用於改變行業、改變社會、改變國家,而是迅速妥協找一份得過且過、時間穩定、收入極低的工作,迅速投入到買房、買車、結婚、養房、養車、養孩子的傳宗接代大業之中!

因為買房買車結婚,養房養車養孩子,他們漸漸喪失了年輕人應該擁有的耐心、決心、好奇心,變得功利、膽怯、平庸,幻想不付出任何努力,就能一夜暴富,解決生活負擔。在節目中,有聽眾抱怨:天天講互聯網有什麼用,我現在養家養孩子壓力很大,我只想知道明天晚上大樂透的中獎號碼,只想知道哪檔股票買了明天早上就能立刻大漲,如果做不到,我就覺得這個節目沒有任何意義。

在我看來,可能適合他們的,只有搶銀行那樣違法的事情才能迅速達到目的。 都是同齡的大好青年,為什麼他們的思想被束縛到如此地步?前思後想,只有「傳宗接代」這個傳統價值觀能背這個鍋!

在今天的社會,選擇30歲前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不生小孩,確實面臨著很大的壓力。

我所創辦的「陪我」APP公司裡95%的人都是九零後員工。這段時間,我的同事們先後進入需要結婚買車買房的時期。我們公司位於北京,而在北京,想依靠自己的奮鬥,在很年輕的時候完成買車買房的夢想幾乎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因此,我的不少同事都陷入了或多或少的人生迷茫與精神壓力中。

公司同事虛竹,有一位相戀多年的女友,女友家人自兩人交往的第二年開始,便不斷催婚。丈母娘要求結婚之前必須要買一間北京的房子,也必須登記自己女兒的名字。虛竹傾全家六口之力,也難以負擔。虛竹仔細一算,不僅是北京買房的頭期款,日後月繳貸款、結婚生小孩、買車養車,也絕對是一筆巨大的開銷,已經遠遠超過虛竹所能承擔的範圍。因此婚期遙遙無期,與女友的感情也岌岌可危。

公司同事鐘靈,在互聯網公司工作得很開心,但是父母不斷催婚,並已經在三線城市的老家幫她買好了房子,希望她迅速回到老家,找一位健康適齡的男士結婚生子,不要在大城市執迷不悟,摸三搞四,不務正業。這導致鐘靈過年期間都不敢回家,主動向我申請加班。現在她處於「有家不能回,有國不能歸」的狀態。

其實,對於虛竹和鐘靈來說,他們目前的起點已經很不錯了,在我看來,他們的當務之急,是需要利用這20到30歲的黃金十年,提升自己的個人能力,不要將絕大多數的時間放在「傳宗接代」之上。

仔細分析,其實虛竹和鐘靈對結婚生子並沒有非常強烈的短期訴求。我便將我個人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的「獨家生存祕笈」傳授給他們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