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主要職棒球季都已結束,一一進入年底的談薪期。對比球員今年成績與現有高額薪水,雖有物超所值者,但被形容為「薪水小偷」的,在近年可說是越來越常見。除了受傷以外,拿到「大合約」之後的放鬆心態或許是最主要的原因。

職業運動員擺爛的問題雖然顯眼,但畢竟是遠在天邊的極少數,在現實職場中擺爛裝死、當薪水小偷的人,才是一般人心中真正的「痛」。那該如何對付這種人呢?

很多人常說自己「不偷不搶」,是靠自己努力賺錢的。這話聽來很順,很有氣魄,卻還是可能有兩方面的疑慮:第一種,是偷與搶之外,也還有許多不道德的行為,像是詐騙與造假。你不偷不搶,不代表你不騙不假。

另一種問題,就是說自己不偷不搶,但其實就是在偷在搶,自己不承認而已。比起飛簷走壁的竊盜與明目張膽的搶劫,那些在工作場合擺爛的人,其實也是在偷,偷的正是他的薪水。

雖說現實職場壓力大,人應該適度裝死以免自己真的過勞死,但有些人實在裝死過度,已影響到團隊的正常運作。在近年,這些薪水小偷的最大特色,就是將「擺爛」美化為一種個人的品味,這種品味的美學價值之高,還足以對抗道德質疑。

當團隊近入戰鬥期,忙得半死的時候,這些人會強調自己的步調不能亂,氣一亂,就沒有生產力。他們會泡點茶或咖啡,有吸菸空間的就來支菸或雪笳,還要聽上十幾、二十、三十分鐘的管弦、交響、爵士樂,先讓他好好「整理自己」一段時間,這樣才能出面處理事情。

有文青派的,自然也會有「館長派」的。就算工作再趕、再急,他也會堅持每日正常體能筋肉操練,彷彿停了一天,甚至少做一組,肌肉就會消風,心律就會不整。

但這些有高度品味的傢伙,並不是老闆或負責人,只是和你一樣的普通員工。而且這樣搞了半天,產能也沒比較高,甚至還倒退。排除美學面的奧義,他這樣的搞法或堅持,單純就只是拖時間、逃避責任。

除了這些不可量化的「美學特質」,這些薪水小偷還有著三大可量化指標:

首先,他們替公司帶來的收益,往往低於公司支付他的成本。新人就算了,數年經驗的老人還這樣,當然說不過去。

其次,他個人的表現無法產生正面的外溢效應。有些職業球隊會用不錯的薪水聘請派不太上用場的老將,但他坐在休息區,就是小朋友們的定心丸和指南針,這就是有正面的外溢效應。不過,你辦公室的那些「老將」呢?自身沒產能之外,他們的存在能提升別人的產能嗎?

第三,愛唬爛與搶功。明明他都在泡茶、打蚊子,等事情了結之後,又到處宣傳自身的貢獻與重要性,打算「割稻尾」。筆者昔日有一位軍官同袍,演習操課永遠走最後跑最慢,業務辦不完時,他總是九點半就掛蚊帳鑽被窩入眠。之後,我接到一批正好是他教出來的新兵,我問這些小朋友,該位仁兄的「治軍態度如何?」

那些小兵說:「排長說他受訓演習時都是滿山遍野跑,從早打到晚,身先士卒呢!所以他說我們都過太爽了!」

最好是這樣。

人當然不可能只投入在工作上,像是因為家庭因素無法投入工作,那也就算了,但這些薪水小偷冠冕堂皇的一堆身心堅持,只是硬生出來當擋劍牌的。這種人之中最高段者,就是在淡季積假,然後旺季請足滿檔。雖是合法休假權益,上級也慨然准假,但這種行為本身就是放生同僚,佔別人便宜,正是所謂「一切合法,但社會觀感不佳」。

真正有品味的人,不會在大家正忙的時候硬要休,也不會在共同合作的場合堅持自己的品味;他們能在事情之間製造出合理空檔,在無礙他人的狀況下躲回小世界中休養調整身心。他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與團隊之間的互動分際與責任。

不過,那些薪水小偷之所以能如此囂張,往往是因為工作團隊內部缺乏檢討反省的能力,無法以適切的方式進行指責,讓他們就此坐大。最後,不是擺爛到終於紙包不住火,就是整個團隊被拖垮而瓦解。

所以,縱容這些人並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案,請勇於揭發這類問題,並記得,一個無法排除這種人的事業單位,沒有久待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