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95%的父母都有偏愛的孩子,剩下的5%在說謊...你的愛,公平嗎?

Jeffrey Klugger《The Sibling Effect》

 

很多父母都忙於工作事業,對教養孩子不見得會言出必行了。但是,我們要給大家提出的就是,如果父母始終不能貫徹家規來規範各自的行為,家裡將永遠有爭吵、衝突、意外。孩子們還會在父母的反覆無常中,慢慢失去對父母的信任。

你想想,如果一個孩子在吃飯前偷吃零食,你縱容了他,但另一個孩子犯同樣的錯誤你又懲罰了他。孩子們的行為有時被父母忽視,有時則受到懲罰,這將給人極度的不安全感。同時,這也讓孩子開始輕視規則,認為它們不算什麼。最後的結果是,孩子不是變得更懂道理,而是開始認為規則無用,只是權力的施予罷了。

因為孩子天生好奇心強,會做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所以幾乎所有的孩子都需要大人教導正確的規範。有些時候,孩子們還會本能的顯出自私,將自己放在中心位置,不允許其他人冒犯。做為他們的父母,就需要限制孩子們的某些行為,以教會他們如何相互理解,如何成為一個值得信賴的人。

說起來也許不可思議,我們生活中的很多孩子在面臨選擇的時候,往往對其他孩子表現出一種令人驚訝的冷酷。

例如:在學校的挫折使小明常常失控,他回到家後挑釁弟弟和自己打架,卻將弟弟打到手臂脫臼;當文琪的妹妹伸手想拿大家都很喜歡看的一本圖書時,文琪開始責罵並追打妹妹;思萱一直想討好姊姊,可是沒有結果,憤怒的她為了讓姊姊被父母懲罰,接連幾天用小刀劃破家裡的坐墊來誣陷姊姊……。

當孩子們的行為偏離正確的軌道,必須被糾正的時候,父母就要給予他們一些明確的處罰。所有的處罰的目的都一樣,是為了讓孩子了解到錯誤和對他人造成的傷害,以及該如何彌補自己的錯誤。我們需要教會孩子的,並不是口頭上的道歉,或者為了減輕懲罰的敷衍,而是發自內心的道歉,讓下次不會再出現類似事件。

舉例來說,我們前面提到的文琪,父母責備她向自己妹妹道歉的時候,如果只是告訴文琪要說抱歉,這並沒有真正地觸及到問題的實質。道歉雖然很重要的,但這件事情的根本原因在於,父母必須讓兩個孩子都知道文琪破壞了家規,還對別人造成了傷害。

父母可以這樣說:「文琪,妳和自己的妹妹爭奪東西是不對的,妳看看妹妹現在多傷心啊。妳認為自己應該怎麼做,才能使她高興起來呢?」

父母給孩子建議幾種彌補傷害的方式。

「妳認為,妳現在可以和妹妹一起來看這本書,媽媽講一個好聽的故事給妳們聽好?」

或是「送給妹妹一個她特別想要的印章,讓她覺得和姊姊非常喜歡妳。」

和孩子一起想辦法來解決問題,比單純的給予孩子懲罰更有效果。

做為父母,不僅替孩子訂立規則,更多的責任在於幫助他們理解並接受這些規則。

有一點很重要,假使孩子之間出現了爭打場面,父母也不要對孩子使用「恐嚇」的方法來制止。

相信很多父母都有這樣的經驗,就像我們前面提到的在小明馬上就要打弟弟時,父母肯定會不由自主地加以斥責:「你敢動弟弟一個手指頭,我就打斷你的手和腳!」小明受到了驚嚇,可能會大哭起來,也可能不會,但是他確實馬上停止了即將要做的錯事。

你或許會認為:「我沒有時間來給孩子講道理,但我絕對不允許他傷害自己的弟弟。」

但是我們仍然建議,父母在教導孩子時,最好不要使用恐嚇的方法。為什麼要這麼要求呢?

道理很簡單,如果恐嚇可以起作用,也只是短暫的。

「恐嚇」不能讓小明去理解手足之間為什麼不能互相欺負的原因,小明可能只會強化自己的想法:

「不能欺負弟弟,是因為比自己強的父母要求自己這樣做。如果沒有被父母抓到,那麼和弟弟大打出手也是可以被接受的,只要下次逃避開父母的眼睛,自己就可以隨心所欲處置比自己弱小的弟弟了。」

這也是很多來以體罰和恐嚇為教育手段的家庭,教養出來的小孩反而「遇強則弱、遇弱則強」,以暴力處世的原因之一。

如果小明不是因為真的認知到自己犯了錯而改過,往後還是會不斷發生欺負手足或是欺負其他人的事件。他也有可能會做得很狡猾,讓父母很難逮到他犯的錯。

當孩子遇到困難時,父母可以客觀地教會孩子直接承認現狀,例如,對孩子說:「我或許在某一方面不夠優秀,但是我也有很出色的地方。」、「我和別人一樣強,只是表現得不一樣!」、「我可能暫時做不好那件事情,可是努力後或許可以成功!」、「我並不是一直在失敗!」。

然後,父母就要幫助孩子尋找對策,用有力的行動和方式幫助孩子振作起來。事實勝於雄辯,當你帶著孩子一起走出困境,孩子能明白,困難只是一時的,我們可以用許多方法戰勝它,任何困難和挫折都不可能影響到全部的生活。

讚美給孩子帶來的最大的益處就是創造自信!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孩子擁有了自信,就擁有成功的能力。他們相信自己可以成為科學家、藝術家、賽車手或著名演員,只有心中有著熱愛的興趣,將來就有可能成為自己渴望的角色。

對孩子無私公平的愛

有些父母喜歡按照自己的價值觀和喜好,將子女分成很多不同的種類。如果父母對待孩子的態度充滿了偏見,即使有刻意地做出掩飾,孩子都能覺察甚至也加以模仿。父母只有做到了對每個孩子言行一致,並清楚自己真正想教給孩子什麼?

子女才能從父母身上學習到好習慣,孩子間也才會恪守規則,減少發生激烈衝突的機會。

有的時候,當父母聽到孩子對其他兄妹說出刻薄話時感到很震驚,尤其當自己從來沒說過,那孩子們這些可怕的想法是從哪裡來的呢?

我們可以明確的告訴這些父母,不用去找尋來源,有可能是是大人間的拌嘴、爭執、議論、聊天,或是一些不經意間的玩笑話。但當孩子們彼此間的態度出現問題時,從父母身上找原因是極為正確的。通常孩子年齡越大,他們受父母影響的將難以改變。

宜娟的兒子只有三歲,他說他很討厭自己剛出生的妹妹,他似乎從來沒有愉快的和她相處過。

「親愛的,你為什麼不喜歡自己的妹妹呢?」一個鄰居問他:
「她就像天使一樣美麗!」
「她是一個沒有用的女孩子!」
小男孩解釋道:「沒有人喜歡她!」
「難道你的爸爸媽媽也不喜歡小妹妹嗎?」
「當然,不喜歡!他們比較喜歡我!」


事實上,宜娟和丈夫只是經常在兒子面前說:「你是勇敢的小男子漢,不是嬌滴滴的小女孩。」而這就成為了兒子不喜歡小妹妹的真正原因:如果父母都說女孩子沒有用,那麼妹妹肯定是不應該被喜歡的,邏輯就這麼簡單。

年輕的父母往往忽略了,大人的態度足以深遠地影響著小孩子,即使他只有三歲,他們不恰當的比喻,影響著孩子對世界的認識。後來鄰居告訴宜娟這件事情,他們才猛然明白,為什麼兒子那麼不願意和妹妹待在一起。幸好夫妻倆的補救工作也很有效,沒有花太多時間,兒子就喜歡自己的妹妹,不再輕視她的存在了。

孩子們會透過觀察父母,而形成自己的行為習慣,他們經常模仿父母的舉止,或者間接表達父母的喜惡。因此,如果父母待人接物的態度出現偏差,孩子們可能也會加以模仿學習。父母有義務時時審視自己的行為態度,這樣的話,孩子才不會從最親近的人學習到難糾正的壞毛病。

有了父母的正向影響,手足之間也更容易協調相處,而不是每天都像小鬥雞一樣氣勢洶洶。

「我覺得我是一個公正的人。」很多父母可能會這樣想。但父母卻常忽視自己認為微不足道的「小事」,卻不知道這可能是讓孩子之間失和的「大事」。

還有一個現象值得重視,如果母親與父親偏袒的子女不同,幾個孩子之間就會經常地有摩擦發生。而摩擦多了,矛盾和誤會的狀況將會越來越嚴重。

有時家庭裡的摩擦被「隱形」,一旦意外降臨,手足之爭加上父母的偏愛就可能會引發軒然大波,雖然衝突矛盾會被一一解決,家庭生活會恢復常軌,然而,那些衝突累積的破壞性,有可能會讓幸福的生活從此改變。

書籍簡介_誰偷走了爸媽的心

 

誰偷走了爸媽的心?15個魔法化解手足戰爭
作者:周月明
出版社:華文經典
出版日期:2017年11月7日

周月明

作為一個熱愛生活的母親和自由撰稿人,善於觀察時刻變化的人生,尤其關注兒童的教育與成長。樂於用敏感而多動的心,及長年累積的育兒經驗,與所有父母分享親子相處的感想。

曾出版《提高孩子的EQ&IQ》、《我要孩子學得不平凡》、《快樂家庭教子法》、《如何當好父母》、《我是超級優等生》、《小小畢卡索:教孩子畫畫》、《跳跳小子大闖關》、《怎樣給孩子有效的學習方法》、《如何提高孩子的語文、數學、英語學習能力》、《我要孩子學得不平凡》、《我家也有科學家》……等多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