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完成修法不到一年的勞動基準法,最近又準備進場二度翻修,然而,

原先加班時間半天制從寬(不到4小時以4小時計,4~8小時以8小時計),改回核實計算;
當年度特休未修完即折算工資,改回2年內未修完才可折抵;
輪班間隔由11小時縮為8小時;
甚至還把過去沒修正的7休1,改為14休2;
以及每月加班上限從46小時調升為54小時;
甚至之前因為一例一休而廢除勞工的7天國定假日,目前也沒有要還給勞工的跡象,

看來這次主導修法方向的,顯然不是蔡總統心中最柔軟的勞工。

我認同勞基法對於加班及工作時間的限制不要太嚴苛,因為有些勞工真的需要或者想要在短時間內密集加班,來換取加班費等收入,所以法律保持一定彈性是有其必要,但臺灣部分惡質資方,卻把法定最低標準當成員工最高賣命守則來使用,甚或藉由一些難以舉證的手段,降低應當給付給勞工的加班費,造成員工肝已經先賣了,錢卻沒辦法進戶頭。

所以我認為勞工該爭取的是,比照個人資料保護法,未來勞資雙方在加班費、請假等勞工權益上發生爭議時,需由資方證明自身已依勞基法善盡法定責任與義務,而不是要勞工冒著被解雇,或者被資方聯合永不錄用的風險,去舉證老闆的違法事件,如此方能有效要求資方確遵勞基法規定,而不是去恐嚇員工不得對外張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