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亞洲學生圈子裡,每隔一陣子便不斷在圈裡迴旋的問題,就是:「你畢業之後要留在法國嗎?」

幾個目標明確的人,會斬釘截鐵的回答:「我一定要留在法國,什麼工作都沒關係,只要可以留在這裡就好!」,但更多的亞洲人都沒辦法答得那麼肯定、不留餘地,所以大部份人的答案都是:『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待在歐洲,但不行的話,回亞洲也沒關係。」

這種答案雖然模糊,但大家都可以理解。畢竟好公司給工作簽不是上廟裡求籤,一個聖筊就拿得到,不是聖筊還可以一直擲筊擲到你爽;難度大概是過年期間去廟裡比賽擲筊,然後連擲二十個,把旁邊的叔伯姨嬸都嚇傻,還可以拿一台車或是一塊金條的那種難度。

但無論如何,大家還是都把歐洲工作當作優先的選擇。

台灣人這樣想我還蠻能夠理解的,畢竟台灣就是個低薪血汗,慣老闆各據山頭的島嶼;但有幾個從韓國、日本來的學生,竟也表現出一副「要回國,吾寧死」的態度,讓我非常訝異。老實說,巴黎的薪水並沒有多高,再加上嚇死人的生活費,其實回韓國或日本搞不好能存更多錢,如此這麼不顧一切地想留在巴黎,我當時真的沒辦法理解。

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終於能夠理解那些同學的心情。

前陣子巴黎罷工的如火如荼,各種工會接力罷工,就像在玩蘿蔔蹲一樣;煉油廠罷完換機師罷,機師罷完換鐵路罷,鐵路罷完換清潔隊罷,大家玩得不亦樂乎,熱鬧極了。我是不介意他們罷工,但每次只要罷工,交通就一定會受影響,生活在小鎮卻想進城裡玩的我,就會被困在某個車站裡,那天的我,就被困在一個叫做Versaille Chantier的站裡。

因為車子一直不來,車站變成一個孤島,寫著火車時刻表的螢幕,一直在戲弄等待的旅客;你看到還要等30分鐘,你等了,你以為車子要來,又被取消了,來來回回你已經站在那裡等了超過一個小時。等一班將來又不來的列車,像等真愛,等中樂透,等加薪,等幸福到來。

靠,到底來不來?

總之我就是被困在那了。雖然心裡很幹,但也不是完全沒有好處,因為車子不來,我突然多出了很多時間,可以跟同樣要進巴黎的韓國同學聊天,所以我就藉著那個機會,問她韓國的職場到底是什麼情況,讓在HEC(巴黎高等商業研究學院)唸書的韓國人都完全不想回去工作?

「Man, are you serious? Working in Korea is literally like working in Hell.」(先生你沒搞錯吧?回韓國工作完全等於下地獄被火燒)

聽她說的這麼咬牙切齒,我必須確認她是來自南韓不是北韓。她話匣子打開完全關不了,開始瘋狂地跟我抱怨韓國職場的狀況,比如說加班加到爆肝,完全沒生活可言,更恐怖的是為公司賣命,但到50幾歲就會被逼退休。另外韓國很重視學歷,基本上你考上什麼大學就決定你的一生,大公司只想收好學校的學生,而其他人只好找一些小公司或Start-up上班。

「但在韓國,在Start-Up上班就是會完全被瞧不起,就算大家不明講,心裡還是瞧不起你,一定要進三星、現代那種大企業才行。」她補充。

但因為我這個同學大學是在美國名校畢業,我問她:「妳從那裡畢業,回韓國應該很容易找好工作吧?」她搖搖頭跟我說不一定。

「韓國好職位的競爭非常激烈,你知道韓國不像歐洲,履歷上都會要求貼照片,所以韓國學生為了讓照片好看,會花100多歐元找照相館拍照,然後照相館會幫你修十幾種樣子讓你選,大家都害怕照片不好看會影響到求職,你看這個國家對外表的追求,簡直到了病態的程度。」然後她又抱怨了很久韓國外表歧視的狀況,最後她說:「而且因為那幾家大企業都很傳統,女生在裡面發展空間有限,所以我根本不想回韓國工作。」

聽她說完,我真的覺得在亞洲不管哪裡工作,都很辛苦。香港是瑞銀調查裡全球工時最長城市,某間跨國公司的經理,告訴我他們公司員工滿意度調查,最低的永遠是日本,而台灣,就不用多說了,不辱鬼島之名,工時超長薪水超低。(順道一提,最少的是巴黎)

台灣就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房價漲到飛天,沒人買得起,薪水不漲就算,還一直倒退,倒退14年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身分證上不給我減個14歲,反正台灣也是個時光膠囊,完全沒在進步,不如大家一起返老還童,就當過去14年是一場夢算了。

更恐怖的是台灣的慣老闆,給員工放個7天假,氣急敗壞,吵到面紅耳赤,我嚇一跳,還以為是要他們給員工每人7億,不是就是7天假嗎?法國每個人都有4週假耶,也沒看到老闆臥軌,或是跳樓自殺,大家不是都活得好好的嗎?

前陣子看新聞,看到某總裁,說企業都吃不飽了,他沒辦法幫員工加薪,我再嚇死,他明顯吃的超飽啊,胖成這樣還覺得沒吃飽,這不用去看醫生嗎?根本就是暴食症吧。台灣到底還要這麼低薪到什麼時候?企業覺得我們都不會看財報嗎?賺錢賺成這樣,但打死不調薪,政府都不用管嗎?

政府也很好笑,跳出來告訴我們85%的人支持新政策,因為想多上班,可以拿加班費。怎麼可能?我還常常想在老闆桌上丟500塊,跟他說:『錢給你,老子不要加班費要回家。』到底是哪來的民調?簡直就像跟我說民調顯示,85%被強暴的人都高興的合不攏腿一般荒唐。

算了,一罵起來就會沒完沒了,所以就此打住。

總之,在法國工作也不是真的那麼好。我姊住在八區,房子附近有很多公司,到了晚上8、9點,時常還能看到燈火通明的情況,所以雖然大家都說工時很短,但其實加班的人還是很多,不是像很多人想的在法國就不用加班。另外在以外國人的身份在國外工作的辛苦,就不用贅述,我想大家都懂。

當然在各國工作都有各國的苦,就像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一般。不過別人的經書大概講個三句阿彌陀佛就說完,但台灣這本,可能唸到嘴巴都破了才發現,竟然只唸了一半。

台灣真是個奇妙的地方,一般修法勞工權益應該都要越修越好,沒想到台灣竟然能越修越差,真的是嚇死寶寶了。 

本文獲作者同意轉載,原文
購書連結:http://bit.ly/2y1maI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