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若是好,人生是彩色的;肝若不好,人生是黑白的。」如何從五彩繽紛,變成一片黑白,連續上班操勞不休息,就可以。

「再上一天班,我就可以休假了,喔耶!」那年,我是媒體圈的一隻菜鳥記者,20幾歲,肝很新鮮,班表上我被排連上六天班,休息一天後,再上五天班,兩個星期中,排了一天休息,特別珍貴,撐到第五天時,發現班表上的休假日被塗銷了,我超震驚,「是哪個渾球,偷改班表,給我出來,出來面對啊!」雷霆萬鈞的揪出兇手,罵他個三十分鐘,要他下次不敢。

這都是我的幻想,沒有發生,什麼都沒有發生,拜託!我是一隻菜鳥耶,我怎麼敢!菜味很濃的我,拿著那張班表,茫然呆在原地,腦中小劇場的口白是:「死定了,如果沒換到班,要連上十二天,好可怕。」

誰都能轉頭而去,視而不見職場菜鳥的過勞

轉角不會遇到愛,悲劇卻總會突然卡到自己,職場菜鳥好處少,衰事多,唯一的武器就是四處拜託跟跪求,「你自己去喬看看。」主管正在日理一萬隻雞,失火的新聞、女明星的婚外情、政治人物打起來,都是他當下必須料理的雞,相較之下,我這隻小雞要喬班表的事情,就顯得非常不重要,但……這是我這小小勞工的頭條啊!最重要的事啊!連上12天班會往生好嗎?於是我拿著班表,彎著腰,討好且卑微地詢問前輩們,可以跟我換班嗎?

「哪一天啊?喔,不行喔,我有事。」

「這天啊,我國中同學要來找我,我沒辦法耶!」

「我出差,不好意思幫不上忙。」

「我媽媽的二表姊的三表哥這天開刀,我要去醫院,你找別人換換好嗎?」

「我第101任男友生日,我要陪他慶生。」

總之大家都不得已,真心沒辦法,吃了一堆閉門羹後,我只能默默地連上12天的班,再新鮮的肝也會累,有肝上到沒肝,太陽升起,我來打卡,月亮出來,我下班,吃苦當吃補,我們為了更好的生活而工作,最後人生卻只剩工作。

政府拍板要鬆綁七休一,勞工最長可以「連續上班12天」,我很不以為然之下,想起這段陳年往事,如果當年勞基法強制七休一,我的主管基於不能違法的情況下,就必須出面幫我喬假,而不是轉過頭去,對我的困境視而不見,一切靠我自己去想辦法,菜鳥在職場上是永遠的弱勢,沒有太多選擇,缺乏人脈背景,不懂產業潛規則,如果有法律保護,至少有個靠山不是嗎?

政府說,有條件的鬆綁七休一勞資可以協商,脆弱的勞工面對資方,怎有辦法捍衛自己權益,勞基法是勞工最基本的保障,如果這最基本的保障中,已經允許過勞,政府怎會天真的期待資方自律呢?台灣有幾個工會可以強大到跟資方談條件的?去跟老闆協議?擺在眼前的事實,政府眼睛裝彈珠,什麼都沒看到,一個台灣兩個世界。

記者要一例一休,蔡英文:你去跟你老闆說

2017年1月4號總統蔡英文出訪中美洲友邦時,有記者當面喊話要一例一休,蔡總統笑著說「這不是跟我說,去跟你老闆說。」又補充說「台灣勞工就是這樣,勞工不自己跟資方溝通,都去跟政府抗議,讓政府公親變事主。」在當時,這段談話播出後,蔡英文總統被罵到臭頭,府院拼命解釋,強調一切都是誤解,十個月過去了,民進黨政府這次的決策,反映出當時蔡總統真的不是口誤,她說得很真心,所以今天七休一鬆綁了,她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堅持你們要什麼權益自己去跟老闆說的理念,所以政府要不要乾脆把勞基法廢掉,改成所有工作條件都由勞資協議呢?

蝶戀花驚恐記憶猶存 沒有誰是局外人

今年2月蝶戀花遊覽車翻覆,司機超時駕駛,造成33死11傷慘劇,影響一百多人,許多家庭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家人,我朋友就在這起事件中失去雙親,新聞事件可能很遠也可能很近,近身時總令人不忍。

誰都不想這樣的悲劇再發生,但勞工政策卻在逆向操作,七休一鬆綁後,連上十二天班的司機恐成常態,不要以為你不搭乘長途客運,別人的過勞就跟你無關,錯了!大家開的是同一條高速公路,客運翻覆出狀況,不管你開的是賓士、保時捷還是TOYOTA都有可能被捲入。未來不僅會有更多過勞的司機、過勞的工程師、過勞的護理師、過勞的醫生,醫護人員將繼續吊點滴上班、甚至因疲憊打錯針、開錯藥,雖然這都不是我們樂見的,卻很可能發生,過勞之島,沒有人是局外人,制度殺人,是很可悲的。

本文獲「黃大米」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