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編輯/鍾佳瑀
企劃/英語島教學實驗室

跟同事傳訊息時,曾因為對方多打一兩個字就讓你胡思亂想嗎?習慣在高語境文化生活的人,對文字的敏感度高,看見一個字直覺思考背後含義,溝通時依靠內建文化符碼。總是說法國人優雅浪漫,其實法國「諷刺」經常語驚四方,深入了解才知道原來法國的尊敬與叛逆一體兩面。

Bonjour, vous allez bien
您好嗎

On peut tutoyer c'est pas grave
我們可以用你稱呼就好

法文有「敬語」?西方國家不是講話都很直接?小心這麼說就落入文化的刻板印象陷阱了。如果需要到法國公家機關辦事,沒用敬語,可不要抱怨法國人愛罷工。

法文的禮貌型

敬語其實是禮貌的一種表現型,也是所有高語境文化的其中一個特色。除了用字,這個禮貌也來自於音調、手勢、眼神、習慣...等等不言明的規矩。台灣人身為高語境文化的一份子自然不難理解,但需要明白高語境文化可不只有一種,法國人的禮貌,端的是優雅的諷刺迴旋踢。

在法式餐廳工作的林皇初,笑稱自己是受過嚴苛「基礎嘴砲訓練」的廚房工作者,跟同事閒聊是滿滿的諷刺、遇到不講理的路人就諷刺回去。諷刺像法國人手中叼的煙卷,隨時待機,一講停不下來,被諷刺可能還覺得找到了知音。

《廚房言語霸凌篇》

有一次餐廳來了一組中國人,吃完的盤中剩下烏賊,法國主廚見狀臉垮了下來,整個廚房烏雲密布,矛頭指向唯一的亞洲人林皇初。

同事:Les chinois mangent du chat et du chien, pourquoi vous mangez pas du encornet?
你們中國人不是吃狗又吃貓,怎麼不吃烏賊?

我:Chacun a son goût, quand tu manges du fromage puant comme la merde je ne comprends pas non plus.
每個人又不一樣,我才覺得奇怪,你們不是愛吃跟屎一樣臭的起司?

同事們:Oh la la ils sont méchants les Chinois.
喔吼吼,中國人好兇喔~~

其實同事都知道林皇初來自台灣,但「每天大概只要有機會就會有人想要戰種族」。林皇初笑著自嘲,這種狀況見怪不怪,平心來講,同事還是很友好,主廚還是很難搞,但他放寬心適應,誇張的嘲諷不如就配飯吃吧!

公共廚房裡進修情境法文

林皇初在巴黎正式開始廚師生活之前,其實是一個在法國偏鄉念環境工程的交換生,法文程度是學校通識的法文(一),但棲身在這個一層樓只有一個公共廚房的公寓中,沒有人說英文,廚房也就因此成為他學法文的秘密基地。

有一次法國朋友覺得很疑惑,問他為什麼嘴上說著「可惜」語氣聽起來卻不像?林皇初發現,學法文時更需要在語調中帶入「情感」,如果不表現出來,聽者會覺得很矛盾、難以理解,甚至錯以為是刻意為之。

熟悉了法文,再進階就是「諷刺」。諷刺最精華的是雙關跟聯想。林皇初漸漸累積跟當地人交手的經驗後,連在超市也能霸氣地跟法國人吵架,只要腦筋動得夠快,態度不畏縮,理直氣壯贏面可不低。話雖如此,跟廚房比起來,還是小巫見大巫。

巴黎廚房的嘲諷訓練營

回顧三年前,林皇初為了踏上廚師之路,親手寫了一封長信給在新加坡的台灣廚師江振誠,之後被引薦進入新加坡的米其林餐廳Restaurant André實習,但要見識真正的精緻料理(fine dining),他勢必要回到法國,之後陸續經過廚藝學校、實習,畢業後林皇初正式進入法國人的廚房。

廚房裡沒有先來後到之分,主廚擁有唯一話語權,工作範圍架構清楚、分工明確,多做跟少做同樣都會被直接譴責。不過也因此,每個廚房幾乎反映出主廚的個人特色,員工最好能先了解這個廚房的做事原則、風格,才能幫助自己適應…當然,有點叛逆是沒問題的。

《出餐不要練習動詞變位》

晚上出餐,Chef把煎好的鵪鶉遞給我,百忙之中沒有時間思考動詞變位,我問Chef:T’as mis fleur de sel déjà, chef ? (鹽之花你有放了嗎?chef ?)

主廚:Tu m’appelles toujours tutoiement maintenant uh ?
你現在都用「你」來稱呼我了是吧?

我:Désolé uh, j’ai seulement difficulté de la conjugaison.
抱歉啊,只是動詞變位很麻煩

我開始碎念 J’ai mis, T’as mis, il a mis, vous avez mis, nous avons mis, ils ont mis. (我放,你放,他放,您放,我們放,他們放)

主廚:出餐的時候不要練習他媽的動詞變位啦你

我:啊 Oui chef ~~~~(故意拉長音)

受訪者簡介:

林皇初,旅法廚師。2014年於新加坡Restaurant André開始接觸Fine dining,隨後進入École Ferrandi Paris巴黎高等廚藝學院進修,畢業後於巴黎Porte12以及Astrance工作。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7年9月號,訂閱雜誌

本文獲「英語島」授權轉載,原文:別傻了,諷刺是法國人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