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老實說,我覺得要求一個人,在婚姻中百分之百的忠誠,或是百分之百的專一,實在太強人所難了。

某日凌晨,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老公帶著他的新老婆,抱著我兒子來讓我「探視」。

我看到兒子,很開心,不停的親吻他。夢中,同時間,他的新老婆,也在同一時間去探視她跟前夫的兒子。奇怪的是,在夢中,我並不傷心,看到對方也牽著前夫兒子的手,我心裡還有種同情的感受。

醒來,發現老公剛回到家,準備去洗澡。我躺在床上,對他說:「噯,我夢見我們離婚了,你跟你的新太太帶著我兒子來給我看。」

老公第一句話就問:「那我新老婆長得怎麼樣?」我竟也認真的回憶了一下,說:「看起來氣質不錯!」

老公接著問:「那你女兒咧?」我說不知道,沒夢到。老公竟一臉指責的說:「你看,我就知道,你不要兒子,所以兒子才歸我。」

這真是一場沒頭沒尾的無厘頭對話。我想,我之所以會做這個夢,可能跟最近聽到一個外遇的故事有關。

所有的婚姻故事敘述起來都很「老掉牙」:丈夫坦承自己有了外遇,想離婚,而太太不願意。在這樣狀況下,太太開始了憂鬱生涯。丈夫深愛對方,非常痛苦、怨懟,什麼都不想要,一心只想要離婚。

太太的痛苦是:「我為什麼要讓她如願以償?為什麼要我痛苦,換得他們的快樂?」先生的痛苦則是:「我已經不愛妳了,為什麼不放我去愛我所愛?」

我說:「不趁丈夫現在什麼都不要的時候,把房子、車子拿到手,將來,等到丈夫什麼都不肯給的時候,還是得離婚。到時候沒錢,更慘。」

「這樣的故事很多嗎?」

我心裡很悲傷。但只能很殘忍的,點點頭。

曾有讀者問我,為何不談談「外遇」?

老實說,千百個人談外遇,千百個人有外遇,「外遇」這件事,實在沒有太多的新意。而我對外遇所抱持的觀感,在某些程度上,可能比一般人的容忍度來的高。

怎麼說呢?我要老實的說,我覺得要求一個人,不論是男人或女人,在婚姻中百分之百的忠誠,或是百分之百的專一,實在太強人所難了。

我自己就做不到。

我是個濫情的女人,很容易墜入情網。婚前如此,婚後也一樣。所不同的是,因為有責任跟義務要負擔,而且還有子女在看,所以我會……哈哈,更小心一點。

因此,我實在不知道,以我這樣的個性,我怎麼去要求我的老公對我專一。更何況,有時候自己看看鏡中邋遢的自己,也實在沒有什麼太大的吸引力,我也不太敢強求,我老公要愛我愛成什麼樣子。

我總是覺得,婚姻,就是兩個人想要一起生活,分擔共同的責任跟互相作伴,這跟「愛」不「愛」八竿子無關,沒有人可以保持在永遠心跳加速、荷爾蒙高漲的狀態。所以,要強迫一個男人永遠愛你如昔,根本就是童話故事中的夢想,永不可能實現。

再說說「性」。在〈我的兒子是同性戀〉那篇討論中,我提過,很多人是可以性愛分家的,事實上,「做愛」跟愛不愛,說真的,又有什麼屁相關?何必自己騙自己?妳的老公,真的是妳做過愛的男人中,最棒的嗎?我看也未必。

因此,當一個男人,在婚姻中出軌時,他到底「追求的是什麼?」比「你跟那個女的到底上床了沒?」來得重要。

而你要不要原諒他?或婚姻可不可以繼續?也跟上述原因有關。

如果,他喜歡沒事談個小戀愛,證明一下自己的魅力;或是他想要追求更刺激的性愛;或是他有習慣性就是喜歡把一下漂亮小妹妹,那麼,妳就要認清,妳選擇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婚姻跟男人。因為,他恐怕不會因為愛妳而改變。

如果,妳要的是一個專一的愛人,那麼,趕快離婚;如果,妳要的是一個忠貞的男人,那麼,趕快離婚,以免繼續痛苦。

如果,他的外遇,只是一個擦槍走火,但他依然愛妳、看重妳、珍惜你,並且對你們的婚姻還有憧憬。那麼,怎麼面對未來受傷的婚姻,就是你們倆共同的課題。妳不一定需要走到離婚這一步,但,妳要有接受對方可以犯錯的準備,並確定自己是可以痊癒的。

如果,他心都已經離妳遠去,對這個家、對孩子,都一點感情都沒有了,那麼,我看不出還有什麼理由,讓妳要執意把兩個人綑綁在一起?

年輕的時候,我看不起忍受丈夫外遇的女人。結婚之後,我同情綁在婚姻裡的女人。現在,我確認,我不會做一個倚靠婚姻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