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前,你能看到的只有自己?

有次我面試一個出社會兩年的小姐,她來應徵櫃檯助理的工作,我問她,妳一個大學畢業生,為什麼要來應徵助理的工作?她回答我:「我覺得職業不分高低,只要我喜歡,為什麼不能做助理?而且我的助理經驗很豐富,絕對能夠勝任這份工作!」

果不其然,她的履歷表上寫著,自她畢業後的兩年間,從事的全部都是助理的工作,的確「經驗豐富」,不過,兩年內換了三間公司?我再問她,為何工作換得如此頻繁。

她說,第一份工作離職,是因為大家欺負她是菜鳥,把所有不想做的小事都丟給她,她覺得自己好歹也是個大學生,怎麼可以做這些瑣事,她愈想愈氣,所以一氣之下離開。

第二份工作離職,是因為與同事不合,而讓她吞不下這口氣的原因,是因為這個同事最後還變成她的頂頭上司,所以氣不過決定離開。

第三份工作離職,是因為某個同事離職後,老闆一時找不到人遞補,因此希望她每個月能夠少休假一天,協助公司度過這段人事空窗期;但她覺得這樣會影響到自己休假的權益,老闆都沒有為她著想,所以二話不說丟下辭職單。

如果你問我最後有沒有錄取這位小姐,答案當然是沒有。因為事後人資部打去她上一個公司徵信後才知道,原來這位小姐在公司人力最吃緊的時候,不但不願意配合,反而毅然決然離開,儘管她老闆再三「拜託」她不要馬上離職,給公司一段緩衝時間找人,但她依然不肯,卡片打了就走。我想這樣的求職者,就算老闆心臟再強壯,也沒有人敢錄用她。

大家都是廢物,只有你最了不起?

在職場上,我看過太多這種「以我為尊」的年輕人,除了這種因為一時心裡不舒爽、感覺不好便掉頭離開;還有一種眼裡只看得到自己的年輕人,就是別人在他眼中全都沒什麼,沒人比得上他,所以聽不進也不願意接受資深同仁給他的指導與建議。

有陣子,公司來了一個國立大學畢業的大學生,沒想到只短短三個月,所有帶過他的主管全都來向我抱怨,說這個25歲的年輕人眼睛長在頭頂上,態度傲慢無禮,不管他們告訴這個新人該怎麼做,他就是不聽,堅持一定要用自己的方法行事,以至於搞砸許多原本能夠順利完成的專案。

後來廠商還對資深同仁講,說新人對外到處放話:「我覺得這間公司的主管沒什麼了不起,他們會的事情我也會,如果他們這種人也能當主管,那我不就可以當總裁了?」

這番傲慢無禮的言論徹底激怒所有主管,因而決定聯合起來讓新人好看,讓他知道誰才是老大,所以接連到我這裡來告狀。不過,新人的桀驁不馴與不受教也是事實,為了公司的運作和諧,我也只好請人資部告訴他不適任,請他離開。

我看過很多學歷不錯的大學生與碩士生,無論海歸族還是本土派,普遍都有自視甚高的心態存在。或許高學歷真能成為你順利步入職場的門票,但高學歷不代表從此就能暢行無阻,別忘了,當你到了30歲,老闆看重的,可就不是你的學歷,而是你在職場上的硬實力。

我一個留洋的朋友說,有次他捅出一個婁子,老闆還譏諷他一句:「你不是名校畢業的嗎?怎麼還會犯這種錯誤?」這句話雖然狠毒,但當時真讓他羞愧得無地自容。

眼裡只有自己,就是逐步吃掉自己在職場上的信用額度

回頭來看上述那個來我公司應徵助理的小姐,其實她那三個辭職的理由,每一條在我看來,無疑都在耗損她個人在職場上的信用額度,我敢斷言,如果這位小姐繼續以這樣的態度在各大公司「流浪」,這輩子,她永遠只能當個「資深助理」。

她說做這些小事是在侮辱她,但是在我來看,是她不肯放下身段,不肯從做小事的過程中,找出提升自己價值的方法,名廚阿基師還是學徒時,專撿其他人不做的事情來做,最後師傅看他勤奮認真,所以才願意把絕學教給他。

她說因為與同事相處不融洽,所以決定離職,但是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不管去到哪一家公司,多少都會遇到不對盤的同事。如果因為這樣就離職,其實代表你只在乎一己的喜惡,而不懂得處理人際關係—這在講求團隊合作的職場上,絕對是一大致命傷。

至於她最後一個辭職的理由,更是犯了老闆的大忌,明知公司人手不足,卻因一時意氣就離職,冷眼看待舊主人仰馬翻。

身為老闆的我也會想,如果今天我錄取了妳,哪天妳是不是也會用同樣的手段來對付我?

一個人如果不懂得把自己放低,以謙卑的態度請教他人,絕不會有資深同事願意把多年的智慧與經驗教給你。一個人如果把自己抬得很高,每件小事都要計較到底,不能平心靜氣暫時忍耐,動不動就要離職,長久下來,再沒有一個老闆願意給你飯碗。

年輕人,如果30歲前,你的眼裡永遠只有你自己,看不到別人的存在,永遠恃才傲物、自覺高人一等,放不下身段,那麼30歲後,你注定會成為職場上,沒有人敢錄用的廢棄物!

書籍簡介

30歲後你會站在哪裡?:想出人頭地,就必須接受的39則殘酷忠告
After 30, How To Choose The Right Path?

作者: 狄驤
出版社:智言館
出版日期:2013/09/25

狄驤

暢銷書作家
為人淡泊名利,唯獨偏好經濟遊戲。 所謂偏好經濟遊戲,不是指數鈔票的快感,而是享受破解資本階級變魔術撈錢的快意。
作者認為:資本主義這個大賭場裡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玩人的莊家,一是被玩的賭客。
如果我們八字不好,無法成為吃人的莊家,那麼,至少要當一個不被人吃的賭客,這是作者行走江湖的鐵則。  
作者目前客居台北,為《Reach+上班族達陣Mook》總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