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出生的地方決定你未來成功的一半,這句話多少有點真實。

這也是為何全世界的人民,特別是中國,都努力想從鄉村移居到城市的原因。這幾年更興起所謂的「超級城市」,動輒有上千萬人口。

亞馬遜8月宣布要以50億美元打造「第二總部」,可望創造5萬個工作機會,吸引北美238個城市爭取,連上月遭颶風蹂躪的波多黎各也遞件。亞馬遜原來總部在西雅圖,現在已到達擴充極限,不得不向外延伸。

亞馬遜開出的條件包括寬廣的土地、頂級的大學,多元的文化、以及合理的營運成本。

一個城市的命運是否可在短期扭轉?答案是絕對可以。最近《紐約時報》有篇文章,提到美國東部荒廢的鋼鐵城市,最近突然得到新生。由於電商興起,需要許多倉庫來儲存貨品,這些工廠改建成大型倉儲中心,產生不少優質工作。

從美國到中國,電商不僅改變商業型態,也重塑城市面貌,像亞馬遜創造大量工作,甚至可以帶動經濟成長。

阿里巴巴亦然,它徹底改變杭州的基因,今天杭州是中國最重要10多座引領經濟發展的中心城市之一。20多年前,杭州還只是一個文化旅遊城市,連商業城市都稱不上。

然而今天,每年全球互聯網大會在杭州舉辦,馬雲剛投資1,000億成立超級智庫達摩院,並在西湖邊建立世界一流的湖畔大學,由台灣人設計。

20多年前,隨著新加坡工業園設立,蘇州由一座傳統園林城市一舉躍升為中國新科技中心。伴隨著鄰近的昆山,大量台商電子業進駐,蘇州成為電子製造重鎮。時至今日,隨著時代變遷,硬被軟取代,蘇州已被杭州超越。

看著中國新興城市風水輪流轉變,令人不禁想起台灣。

據統計,台中市人口數7月底已達277萬多人,超越百年來一直位居全台第二的高雄市,躍居台灣第二。隨著人口不斷湧入,產業多元發展,未來台中前景一片光明。反觀高雄,因為產業結構調整,人口成長緩慢,加上空污嚴重,經濟活力出現明顯危機,儼然是台灣的底特律翻版。

每個城市都應找到自己的定位,高雄的定位是什麼?前一陣子陳市長努力爭取台積電將3奈米廠設在高雄,明顯搞錯方向。高雄不像台南,有南科的產業群聚,再加上缺電缺人,很難打造成高科技中心。這令我想起多年前哈爾濱也想發展半導體產業,給出優厚條件,但無功而返。

高雄最可惜的,是爭取錯了對象。陳市長緊抓著張忠謀,卻眼睜睜看最能代表高雄的在地企業家,義联集團總裁林義守,遠赴美國投資鋼鐵廠。林總裁近年在高雄積極投資遊樂園及醫院,協助高雄轉型,為何不能再續前緣?

憑良心說,高雄這幾年做了不少努力,往文創及國際活動轉型,但似乎仍然還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