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想像離婚後的生活

「優子女士,您為什麼想離婚?」

「因為我老公一點都不珍惜這個家。他只會工作,家裡大大小小的事都是我一手包辦。他竟然還說:『我工作妳才有飯吃吧?』把健太也都丟給我一個人照顧。剛結婚的時候還好,但最近幾乎天天吵架,我已經受不了了。」

「那您認為離婚之後會有什麼改變?」

「我覺得生活會全盤改變,一定會變得比現在更好。」

「您打算花多少時間辦妥離婚?」

「這個嘛,我想愈快愈好,但不知道我老公會怎麼說⋯⋯,因為不管我說什麼,他都完全不當一回事。」

「離婚之後您想做些什麼?」

「我嗎?」

「是的,離婚之後您有沒有什麼想做的事?」

「我想和小孩過著和樂的生活,但錢會是一個問題。畢竟還不知道我老公會給我多少錢,什麼都還說不準。我老公非常吝嗇,一毛錢都不讓我自由花用,就連我想買件衣服都不准。」

「如果沒有這些限制條件,金錢方面也能自由花用,離了婚之後,您會想做什麼?」

「⋯⋯」

「想說什麼答案都可以喔!例如想買哪種衣服,想住在哪裡之類的。」

「不好意思,我現在還有一點無法想像。」

我通常會像這樣進行諮商,追根究柢地詢問當事人想離婚的原因,以及以後想過什麼樣的生活。會這樣做是因為離婚這件事,九成都要靠心態調整。

「聽了您的描述,我覺得您目前非常仰賴您的先生。」

「我仰賴我老公?怎麼可能!我才沒有仰賴那種老公,反而是他在仰賴我。要是我不在,他根本就不會煮飯,也不會洗衣服。」

「要是說仰賴讓您覺得不太貼切的話,或許應該說是執著吧。」

「我對他更是一點都不執著!我只想跟那種我行我素的人分手。我不是說過很多次了嗎?他只想到自己,滿腦子只有工作,是個覺得自己只要拿錢出來就好的人⋯⋯」

「沒錯,但那就是一種執著!」

「!」

「所謂的一刀兩斷,是毫不在意對方。如果您對您的先生已經毫不在意,他在哪裡、做什麼,您應該都覺得無所謂才對。可是您現在的狀態,是對他的一舉一動都極其在意。」

「執著⋯⋯」

「沒錯,這就是執著。」

「我完全沒有這樣想過。」

「現在還沒有關係,不過如果您真的想離婚,接下來就要慢慢放下您對他的負面情緒,才能徹徹底底一刀兩斷。」

強調「我訊息」,以自己為主軸

對另一半還有說不完的怨言,就表示您對他還有很深的執著。正因為您還懷抱著:「我其實很希望他這樣做......」的期待,所以才會萌生憤怒。這股執著愈深,辦妥離婚所需要的時間就愈長,也愈容易陷入離婚僵局。

此外,優子女士顯然還有許多以她先生為主詞的言論,諸如「到底什麼時候能分手,還要看我老公的態度」、「不知道我老公會給我多少錢」等等。像這樣以對方為主詞的說話方式,稱為「你訊息」(YOU message)。

例如,「要是你更珍惜這個家就好了」、「都是你外遇的錯」,這些都是你訊息。

另一方面,以自己為主詞的說話方式,稱為「我訊息」(I message)。就剛才舉的例子而言,例如,「我希望你能更珍惜這個家」、「我覺得很難過,我老公有外遇」,這些都是我訊息。

嘴上說想離婚,但和另一半的協商卻遲遲沒有進展的人,幾乎都像優子女士一樣,不斷地說著你訊息。別人的心思,不是憑我們的意念就可以撼動。想駕馭自己根本無從操控的事,最後就會演變成歹戲拖棚。

面對這樣的當事人,我會不厭其煩地詢問:「先別管先生了,您自己想怎麼做?」

「就算是痴人說夢也好,如果沒有任何限制條件,您覺得什麼樣的生活才算理想?」

讓當事人把自己的「你訊息改成我訊息」。這樣重複幾次之後,才可以漸漸看清自己離婚後「真正想做的事」。

下列的這些問題,是我為了讓當事人更容易思考離婚後的生活,而在諮商過程中反覆詢問她們的事,也請各位讀者務必試著思考一下。

一提出這些問題,大部分的當事人都會陷入沉思。換句話說,很多人都是想「跳脫現在和另一半的這種狀態」,對於「自己將來想做什麼」卻仍然很茫然。

光憑著一股「反正我就是很討厭現在這樣」的念頭就分手,離婚後會失去目標,辦完離婚就倦怠、疲乏了。為什麼離婚後會出現所謂的「離婚憂鬱」症狀,我認為其中一個原因就出在這裡。

七個問題,輔助思考離婚後的生活:

□ 離婚後想做什麼?
□ 離婚後想住在什麼地方?理想的生活樣貌、工作、人際關係是如何?
□ 一年後、三年後、十年後和死去時,您希望自己成為什麼樣的人?
□ 您想做的這些事,是不離婚就做不到的嗎?
□ 如果這些事是您現在就可以做到的,那您又是為什麼而離婚?
□ 為了將來得以實現您想做的事,需要什麼條件?
□ 為此,什麼是您「現在」非做不可的事?

書籍簡介

圓滿離婚完全指南:如何拿到應得財產、和孩子一起生活、不再歹戲拖棚?迎接下段幸福,從學會保障自身權益開始

作者: 原口未緒
譯者: 張嘉芬
出版社:哈林文化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09/28

原口未緒(HARAGUCHI MIO)

律師。1975年出生於東京都,1998年從學習院大學法學系畢業後,於2003年登錄為合格律師,並開始在東京的律師事務所任職,經辦商業、家事、刑事、破產處理等各式案件。2008年轉入北海道的法律事務所,以當地唯一一位律師的身份,負責承辦債務整理案件。

原口律師於2010年獨立,開設了未緒法律事務所,主要承辦夫妻、離婚案件,受理諮詢件數已逾350件。自2013年起,原口律師在法律諮詢業務中加入了教練式輔導、諮商、心理治療等手法,努力地扮演著「連心都照顧的律師」。原口律師本人亦有離婚經驗,本書為律師的第一本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