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長的話是「聖旨」,小員工沒主導權...在日本工作真的好棒棒?一個台灣人的5個觀察

採訪、整理/鍾佳瑀
企劃/英語島教學實驗室

跟同事傳訊息時,曾因為對方多打一兩個字就讓你胡思亂想嗎?不只是你,台灣人習慣在「高語境文化」生活,對文字的敏感度原本就高,看見一個字直覺思考背後含義,溝通時依靠內建文化符碼。

代表高語境文化的國家,第一名是日本,英語島邀請Youtuber阿倫分享他在日本多年的職場生存學。

在Youtube頻道擁有超過17萬粉絲的阿倫,在日本工作多年,從傳統企業到新創公司,深刻體會到日本轉變中的職場氛圍。但無論公司風格如何,在日本,掌握語言是基本,更重要的課題是讀「空氣」。

一、空氣閱讀初級班

阿倫的第一家公司專做遊戲軟體,隸屬於一家做「柏青哥」機台的大型企業的子公司,擁有超過百位員工。第一天走進公司的感受是什麼?阿倫誇張地回答:「很可怕哦,進公司第一天,感想是這裡歐吉桑真多。」恰到好處的搞笑,也許是他適應日本社會的一種天賦。

講起實際在傳統企業工作的感覺,阿倫連用了幾個「好像」。上班就「好像」是被關在辦公室裡面、如果想去便利商店「好像」不行的樣子、非午休時間出去「好像」會被同事念...其實沒有人真正口出惡言,辦公室裡也少有爭執,這一個個「好像」,是從空氣中解讀出來的,是所有新鮮人必備技能。

二、用單字分辨禮貌程度

讀空氣的同時,也別漏了鑲在語言中的禮貌──日文的敬語。舉例來說,中文的「吃」可分成「吃啊」、「請吃」,日文則看對象、情況有不同用法。

會長的話是「聖旨」,小員工沒主導權...在日本工作真的好棒棒?一個台灣人的5個觀察

阿倫在日本公司最常用到的有三種:

食べる(讀:taberu):跟很熟的朋友使用,一般在公司內不使用,上司對下屬偶爾會使用
食べます(讀:tabemasu):辦公室中與同事使用,也是許多人一開始學日文時使用的語法
召し上がります(讀:meshiagarimasu):一般不用,只對非常高級的客戶使用

三、會議中的空氣風向

會議是大部份日本公司維持組織的基礎,任何公司業務、營運、執行、甚至公告同事的缺席,都透過會議佈達。

會議分成三個階段:話家常、正事、話家常。

會長的話是「聖旨」,小員工沒主導權...在日本工作真的好棒棒?一個台灣人的5個觀察

通常由一段主管間的閒聊開始,表示對彼此的關心,之後才會進入正題。平時講話就很客氣的日本人,開會中有爭吵的時候嗎?阿倫提到自己前公司的經驗,會議中看到的多是稱讚彼此提案的狀況,也因此這時候主導權還是回到主管手上:「我覺得這個方向不錯」才能順利推展專案進度。

這種會議模式在需要快速處理事情時很有效率,但也反映了許多日本公司的一個特質:垂直型決策方式。對員工來說,社長的意見份量最重,一個營運中的單位可能突然就宣布解散;對子公司社長來說,總公司會長的話也是「聖旨」,下達命令時就已經沒有多餘的解釋空間。

透過林林總總的會議串連,員工處於被動的狀態比主動還要多。而日本公司看似人人各司其職、公私分明,沈默中其實還帶著飄忽的政治氛圍。

四、男女職場語言不同

阿倫現在的公司則是一間經營影音平台的數位公司,客群為落在15~30歲的年輕女性,身在女性為多數的環境中,阿倫有一套過得「如魚得水」的辦法。

首先阿倫建議男性要特別注意幾個話題,像是女性通常對於穿著、身材的話題較敏感。有次拍攝過程中,男同事說到「等等要假裝泳衣肩帶滑下來的樣子」,女同事就私下表示這種言詞不恰當。或是酒後男性可能不小心開了女性身材的玩笑,也可能讓女同事感到不舒適。

過去日本女性在職場受到歧視的案件實在太多,日本正大力推廣友善女性的工作環境,各公司也相當重視「性騷擾」(セクハラ,讀:sekuhara)的問題。在辦公室中,阿倫經常能感受到男性主管在跟女性員工交辦工作時,會特別緩和音量、小心態度。

五、是「好壓抑」還是「好貼心」?

許多人到日本旅遊時對貼心的服務印象深刻,身在日本工作時卻是另一回事。

「我有很多台灣朋友發現日本跟他想得不一樣,太壓抑、工作壓力很大,後來決定回台灣...日本人跟別人講話都笑笑的,就算我現在跟同事還滿要好,但他們跟我講話還是用敬語,」阿倫理性地分析:「不過比起其他外國人,台灣人適應力還是比較高。」

除了因為台灣人普遍比較熟悉日本文化,也是因為台灣人對「體貼」的理解很接近日本人。任何文化中都有禮貌,但日本文化更重視禮貌的動機、每個行為背後的用意,「猜心」大概也就是最高級的空氣讀法了。

受訪者簡介:

阿倫是在日本奮鬥的台灣人。在專用影音平台擔任影片編輯,也在Facebook及YouTube經營「阿倫頻道Alan Channel」分享在日本的見聞、日本旅遊知識、各種商品以及電子機器的介紹。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7年9月號,訂閱雜誌

本文獲「英語島」授權轉載,原文:讀不完的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