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考大學時,老師擔心我們緊張,就有意識地對我們進行心理輔導。

有一次,老師告訴我們一件事,差點沒把我們嚇死。

老師說,某地有個孩子,去年大學沒考好,回家後哭哭啼啼擦眼淚,家長勸慰也沒效果。到了半夜,孩子自己悄悄走出門去,弄了根麻繩上吊了。他死後幾個星期,錄取通知書到了,還是個蠻不錯的學校。這下可好,想不開的孩子,把自己毀滅在黎明的前夜。

我當時聽了這件事大為震駭。從此打定主意,這輩子做個厚臉皮的人,臉皮厚,吃個夠;臉皮薄,吃不著,不到最後結果出來,絕不用軟弱的心理折磨自己。

後來書讀得比較多,我發現歷史上也有輕言放棄的人,比如說秦始皇的大兒子扶蘇,他可是太子呀。但秦始皇死了,小兒子胡亥封鎖消息,假傳聖旨,逼令扶蘇自殺。當時扶蘇身邊的人都覺得不對勁,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逼他自殺呢?這一定有什麼問題。可是扶蘇已經哭成了個淚人,誰也勸不聽,哢嚓!堅決果斷地抹了脖子。結果,扶蘇輕易放棄,讓大秦帝國落到胡亥手中,沒幾天就給弄滅亡了。可見人不可以太軟弱,更不可以讓恐怖的想像操控自我,任何事情在最後結果出來之前,必須要有足夠的心理支撐能力。

扶蘇這類型的人,現實中還真有不少。

曾在網上看過一則貼文,是個女孩發的,一大群怪人在下面出主意,一致建議女孩分手。事件起因是,女孩自身的條件很不錯,自稱顏值較高,比較聰明那一類,男友人也不賴,就是稍微有那麼一點點自卑。忽然有一天男友突然換了手機失聯,就此消失。女孩找了好久終於找到他,但男友此時已經是別人的男友了,用女孩的話來說,男友的現任女友,是騎摩托車也追不上她的那一種。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女孩納悶好久,後來攻入男友的QQ空間,才弄明白是怎麼回事。

原來,女孩的一個表哥最近來了,女孩陪表哥上街去給表嫂買東西,不巧被男友看到。男友不問也不想,果斷認為女友把自己甩了,在QQ空間裡自怨自艾一番,就主動退出,找了個並不適合自己的新女友,以安慰自己那顆受傷的心。

女孩發文說這件事,用意無非是想再把男友找回來。但網路上怪人多,眾口一詞,都認為這男友人品太Low,如此狐疑自卑,輕言放棄,就算是結了婚,婚後也不會有快樂可言,所以還不如分手的好……諸如此類。

職場上的這類孩子普遍不成熟,而且他們還有個共同點:不會輸,當然更不會贏。

衡量一個人人格是否成熟,就看他是不是已經學會了認輸。

認輸這種事,對許多人來說是很陌生的。我們傳統文化中有些比較怪異的東西,諸如勝者王侯敗者寇,玩的是通殺遊戲,贏就贏個盆滿缽滿,輸就輸掉身家性命。

總之受這種低端遊戲的浸染,許多人對認輸充滿了恐懼,因為輸不起呀!猴山上的雄猴,一旦輸掉就會被逐出群落,淪為孤猴,敢靠近猴群或母猴,就會遭到猴王的殘酷追殺。但人類怎麼也應該比猴子更講點體面尊嚴吧?再有本事的人,也不可能如猴王那樣占盡所有異性,所以這種殘存的生理恐懼,除了讓人類飽受恐懼想像的折磨,別無其他意義。

再說,一個人的人生成長,失敗貫穿於頭尾。你看那巔峰人物睥睨顧盼,恨無對手的模樣,可他在走上巔峰之前,總要經歷失敗的。所謂成功人士實則是失敗次數最多的物種,只不過他們習慣了失敗,而人們也只注意到了他們登上巔峰時的威風─只看見狼吃肉,沒看見狼挨打,每個成功人士都會這樣對你諄諄告誡的。

學會輸的人,才能學會贏。不會輸的人,想贏就比較難。輸不起的人,多半也贏不起。

中國的教育,猶如一隻無害的靶子,誰逮著誰都會狠揍幾下,教育已經被揍得皮實了,任你如何斥責只是一聲不吭。但實際上,許多對教育的指責,多半都沒有說到重點,中國教育真正的悲哀,是只知一味教導學生贏的能力,卻未意識到先讓孩子學會輸。學會輸是比學會贏更重要的生存技能。

孩子不會輸,是因為成年人輸不起。成年人輸不起,是因為成年人是從不會輸的孩子成長起來的,許多人心理承受能力極弱,哪怕只是一點點挫折,都有種無力承受之感。

不會輸的人,多半會倒在黎明的前夜,因為任何所謂的成功,都意味著一次次嘗試與失敗的累積。無法接受失敗,就無法累積經驗與資源,就只能被動地承受生活的重壓。思維越來越閉塞,人就越來越沒有勇氣挑戰自我人生。

發達國家對孩子輸的教育,是從體育競技開始的,優秀運動員的第一條標準,就是會認輸,肯認輸,輸得漂亮光彩,輸得體面尊榮。

但實際上,身體素質好、運動型的孩子的比例並不高,更多的孩子身體孱弱,性格內向。按理說這類孩子適合於用棋藝競賽訓練輸的習慣,但棋藝既耗腦子又拚身體,很多孩子運動玩不來,棋藝也不敢碰,這就有點麻煩了。

孩子的天性,是極度厭惡挫折的,因為挫折會讓孩子的心理預期落空,從而對這個世界產生無能為力之感。這種感覺,與初始人格的自我化是相衝突的。缺乏挫折教育的孩子,長大後就會變得自卑,通常表現為能說不能做,對他人習慣性指責或是懦弱膽小,總之是處於飄浮在兩個極端的不穩定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