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騙你!颱風假來的時候,我都不知道要做什麼?腦中一片空白。」俐落撥著長髮,緹娜姊講話速度快到沒有逗點,一如她人生的節奏。標準的工作狂,盡責、敬業、業績永遠達標,面對客戶身段軟,完美的工作機器,工作機器很難接受突然有人按下暫停鍵,颱風假對她來說,像是突然高速運轉的列車,被拔掉插頭,卡在軌道上,不知所措。

外派享高薪 六百萬年收毀親情

她的拚,讓她成為職場幸運兒,公司要派人到大陸當副總,她打敗三個男主管,脫穎而出,滿手好牌到讓她不敢相信:「其他三個人跑去問為什麼落選,我是跑去問,公司是不是要邊緣化我?把我流放邊疆?你說好不好笑。」外派要面臨跟家人分離考驗,這點她OK,因為緹娜姊太忙了,寶貝兒子一出生,就給爸媽帶,無後顧之憂,「perfect!太棒了,我當時認為太完美了,我去大陸賺錢,爺爺奶奶愛孫子,會照顧得很好,這一切沒問題的!沒問題的!」激昂的語氣,搭配肢體動作,她回憶起這多年以前的決定時,還是有一種暢快且俐落的愉悅。

命運的輪盤,啟動得無聲無息,親情的維繫只在電話兩頭,兒子童稚的聲音在電話的一端說,「媽媽,今天老師出的造句是,這是….也是,你幫我想啦!」「好、好、好,媽媽想一下喔!」美好日常,底下卻藏著風暴,兒子逐漸長大,媽媽兩字,僅是電話裡甜美聲音,沒有共同的回憶,一如虛擬,不具體,也不深刻,誰都難以接受,更何況是孩子。

兒子不認母親 外商副總驚嚇丟辭呈

兒子需要媽媽陪伴,渴求不得,終於引爆,小小的身體,用盡力氣狂摔東西,對緹娜姊嘶吼,「你不是我媽媽!你不是我媽媽!」光這兩句就可以讓一個母親崩潰,更揪心的童言童語,從空氣中衝進她耳裡,兒子狂叫說,「我不認識你,我不認識你,我不要跟你講話。」兒子反撲了,還在念國小的他,僅有的武器,就是我不要理你這個媽媽,我不要你了。

緹娜姊嚇傻了,兒子不要我,賺錢還有什麼意義,提了辭呈,毫不戀棧的跟六百萬說再見。

修補童年傷痛路漫長 母愛永不止息

恨可以用愛修補,縫補的速度,漫長到令人無力,兒子每次說出:「你毀了我童年」她就覺得愧疚。

兒子聰明、貼心,卻常常情緒失控,這一秒跟老師爭論、吵架,下一秒又跑去跟老師大喊我愛你,天使與魔鬼住在同一個身軀,學校常常急CALL緹娜姊到校處理,孩子的退學危機,讓她疲於奔命,她自嘲說:「我是他媽,我愛他,我只能去跪、去哭,用生命跟尊嚴去保他。」那個高不可攀的副總,不在了,她只是一個脆弱又試圖堅強母親。

別人難忍兒子情緒問題,她看在眼裡非常難受,卻能充分理解,她自己也有這樣的個性,醫生診斷,兒子有過動跟情緒容易激動的情況,比一般容忍度低。身為一個媽媽,她只能更堅強的陪兒子往前走。

即將要考大學那年,怕兒子壓力大,緹娜姊說,「你考上私立的就好沒關係。」敏感又在乎別人眼光的兒子怒吼著:「你看不起我是不是,我跟你說,我會上台大。」似乎是遺傳了緹娜姊的好強,平常吊車尾的兒子,苦讀後,像是勵志電影的男主角,麻雀變鳳凰,考上了台大。

如果人生像電影,此刻應該是完美的結束,然而,真實人生從來不是這樣,情緒的問題,還在困擾著這個優秀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