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幾年來,時常有人會問我:「Joe,你們是從小受過什麼訓練?為何對於複雜人際關係總能看得這麼深刻?」

我其實有很長一段時間是無法回答這問題的…

因為回想起來,我從小就不是外向的孩子,對於跟人交朋友這件事沒有很大的熱情。也不是自閉到完全不理人,但對於頻率不同的人,向來不會勉強自己要去跟對方熟悉。加上運動細胞也普通,所以大部分時間其實都是自己看書或是做類似靜態的活動。

父母方面,從小也沒特別讓我去學過什麼少見的才藝。雖然上過什麼功文數學、英文、音樂、或是畫圖這類活動,但與其說是學技能,不如是讓小朋友打發時間的活動。加上我在上課過程中從沒嶄露什麼了不起的天分,課堂中又不是顯眼的學生,所以向來不太受老師關注。通常也多只是上個半年,自己膩了然後就沒去了…

所以我也常自問,為何我在現在這年紀,人際動力的變化以及組織中的政治氛圍似乎敏感度比一般人稍微更高一些?

想來想去後,我唯一想到有一個可能性,或許是大家可以嘗試培養你自己(甚至是你小孩)去練習的事情。這件事情說起來沒什麼很神奇的地方,也因此我過去一直沒意識到,但最近開始感覺這搞不好是一個很重要的訓練。

這訓練是什麼呢?是我自己大概5歲時,我媽媽開始教我下正統的象棋。所謂正統的象棋,指的是那種全盤的象棋(不是蓋著下,然後翻吃隔壁子的那種下法)。

我現在回想起來,下棋或許是個對我人生影響絕大的活動。因為一開始剛學的時候,我笨手笨腳的,就算媽媽讓子三四個,我都未必能贏。但過了段時間,我可以跟媽媽打成平手。甚至慢慢也可以跟不少大人打成平手。最終則開始有能力贏他們。而在這摸索贏他們的過程中,我其實不知不覺地養成了幾項同年齡小孩沒有的能力。

比方說,「全局思考」的能力就是下棋要贏必然會開始學會的東西。因為,你不能見樹不見林,不然你可能局部勝利,但卻在關鍵目的上失敗。像剛開始學下棋的時候,很容易會僅著眼在某個區塊戰役上。可能好不容易吃了對手的車,但卻剛好曝露弱點被將軍而落敗。

但當你開始有全局的觀點,你就會開始學習揣摩你的對手。他出了某步棋,你會去思考:「為何他要把炮移來這裡?」「放到這裡是有什麼目的?」

你重新環顧全場,然後發現:「啊,他老早把馬放在那邊是早有預謀吧!炮移到這裡恐怕是為了之後要堵我象的路?若照此推論,接下來他應該會把車移過來…」

最後倒推出:「如果他打算這麼做,我又該如何反制呢?動炮...動兵…還是動....?」

所以,下棋讓你能自然而然拉高視點,並學習從「別人的眼睛看世界」。最後,自然而然就會培養出策略的思考力。

這是我最近開始學圍棋,才回想起來的陳年往事…

我覺得局的思考,最關鍵的起點是你要有能「換位思考」的能力。能越快體察別人在想什麼、越快理解別人對同一件事情的觀點、猜到別人想怎麼出牌、會怎麼採取行動,你就能理解目前的狀況,並及早做出反應。無論是戀愛、或是友情、或是工作上更複雜的狀況,體察別人的心意,都是看懂局的第一步。而下棋,似乎是最能潛移默化地在我們早期年紀就去強化這能力的方法。甚至我猜,最好的訓練時間,恐怕就剛好是5、6歲前後。

因為據說人類的小朋友在大約5歲之後,才開始有從別人的眼裡體察世界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