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的年薪超低。」雪柔姊優雅地吃著法國菜,昔日職場廝殺,都能笑看,她口中的年薪超低是多低,我很好奇。薪水是永遠吸引人的話題,知道別人拿多少,就能知道自己是隻魯蛇,還是已經站在金字塔頂端上暢秋(台語)。

「380萬,超低的年薪是380萬。要不是公司考量是因為金融海嘯,大環境不好,我拿這種薪水代表績效不彰,包包收收就可以滾了。」380萬叫做年薪超低!我趕緊喝杯水壓壓驚,驚嘆的說:「雪柔姊,你知道嗎?很多人一輩子都不曾賺過這樣高的年薪耶。」

她下一句回話更經典,她打趣的說:「當你績效不好,獎金拿低、薪水拿少時,人資甚至還會酸你說,我們請你來是請你來達成績效,不是來省人事成本的。」我無言的看看窗外,有點想去跳樓,我忍住了。

外商開會是戰場,實問虛答一眼就識破

雪柔姊在外商科技業當副總,名字美,外表也很美,職場多年的訓練,讓她的柔美中多了些幹練,我們羨慕她的高薪,她說錢是命換來的。

年度業績一下來,她腦中立即換算每一天要達成多少,因為每週開會時,進度追得超兇狠,遇到天災、人禍、放颱風假等等多出來的假期時,她內心就哀哀叫:「死了,每天的業績又要往上調整一些,才能達到本月目標」。

大家都說外商上下班很彈性,確實如此,她補充說,「你可以working from home ,你也可以從外面dial in進入電話會議⋯不忙的時候叫做「彈性」,忙的時候叫做「沒人性」,因為你要在「deadline」之內完成任務。」她過去常常,一早搭機出差,飛飛飛,轉機,到了旅館撥電話進電話會議⋯再加上時差,已搞不清楚到底工作多少小時。

外商戰場的會議實況,大概是這樣:

狀況一:

「雪柔,你本月業績差四千萬,你報告裡說,這個月預備要拜訪二十家客戶,按照過去客戶拜訪與成交的比率,拜訪三家才成交一家,這樣你的拜訪家數夠嗎?如果按過去成交比率來看,拜訪二十家,最多只有七家會成交,你覺得七家成交可以達成四千萬嗎?你要用什麼方法?你說說看。」主管連珠炮的提問,沒點本事真難招架。

狀況二:

「雪柔,你說合約送印了,他們的用印流程是怎樣,要跑幾關?還需要比價嗎?做決定的人是誰?你確定可以簽到他嗎?何時會簽回來?日期你問了嗎?」

菜鳥一定當場嚇出一身汗,活下來的都是戰將。

會議上如果有人敢斗膽回答,「應該可以」、「差不多」、「我想」等等猜測用語,絕對會被釘到飛起來,黏在牆壁上。

每一場會議都在考核你的績效,業績落後者,秘書會立刻安排單一會談時間,繼續追殺你,在一對一報告中,想魚目混珠過去,根本不可能。

外商資遣很專業,只論績效不談情份

雪柔姊一路爬升到業務副總時,手上已經開除過上百個人,資遣兩字隱藏多少腥風血雨風暴,白紙黑字,是不帶血的刀,要砍得俐落,兩造互不相欠,是種能力,能力來自歷練也來自學習,「你以為資遣別人這樣簡單啊!這是門非常專業的事情,我還被公司派去美國受訓,學習如何資遣別人。」這話題我很感興趣,超想聽看看,國外的閻羅王如何升堂,判人生死。

「台灣人開除人,太談感情,弄得好像生離死別,提到員工犯的關鍵性錯誤時,常常含糊其辭。開除人的時候會說,你知道的,上次那件事情,弄得老闆很不開心,哎呀,我也是不得已,你懂得,該給你的資遣費會算給你...」她模仿太像,我笑了出來,她補刀接著說,台灣中小企業是家人組成的「夫妻老婆店」公司,開除員工大爺說了算,不照規矩來,糾紛才會這樣多。

「老外的標準流程是,主管覺得你績效不彰,會找人資跟你開會,一條一條寫清楚你的業績做了多少,跟公司的目標差多遠,每樣東西都有具體數字,設定從幾月幾號開始,你進入了公司的「留校察看」期(PIP:Performance Improvement Plan ),除非你在某日以前,達成以下3大目標,否則公司就會開除你。」雪柔說「留校察看」期,不是人人都能接受,有人會覺得士可殺不可辱,當場提離職,也有人屈服於每月家計壓力,對「留校察看」的公文簽名畫押,啟動生存遊戲的倒數按鈕。

外商用人通則:新人進來第一季受訓,第二季扛業績,第三季進入狀況,第四季要嘛準備滾蛋,要嘛享受大大的獎金。一年就陣亡是常態,每年會計年度業績都重來,去年公司表揚的英雄,有可能是今年要被開除的狗熊。

年薪破六百萬的副總,高薪、高壓力,吃安眠藥過日

雪柔姊很清楚,今日我砍人,來日人砍我,為了不讓這場面發生,她一直是公司第一戰將,外派天涯海角她都第一人選,年薪最高拿超過六百多萬,一份薪水四種幣別,包含台幣、美金、日幣、人民幣。美金是全球外派津貼,台幣是為了維持她台灣的勞健保,日幣是上市股票選擇權、人民幣則是外派大陸津貼。錢賺得多,壓力也大,往往要吃安眠藥才睡得著,久病成良醫,她如數家珍的和我分析各品牌的安眠藥效果,不知道的人會以為我們在談論的是一種美食。

外派是條不歸路,想要持續領高薪,總要飄移,荷包厚了,親情薄了,父母年紀大了,身體總有些病痛,小孩也需要她的陪伴,她放下一切回台灣,歸零再出發,自己創業當老闆,重新開疆闢土。

走過身價鍍金的歲月,她揭開外商高階主管的日常,人人稱羨的光鮮背後,是場拿命跟數字的拚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