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

從小我就沒什麼特別的嗜好興趣,每當填寫個人資料的興趣欄時,我只會勾選「養寵物」,跟人聊天時,對大多數的話題都興趣缺缺,總希望對方跟我聊動物,問我為什麼我也答不出來,我想這是與生俱來的吧,關於愛毛孩這件事情。

記得國小三年級開始放學自己走回家,短短的路程卻能三天兩頭的遇見流浪狗,不論是正在過馬路的、躲在樹叢中的、窩在車底下的都讓我挖出來抱回家過,可見當時流浪動物問題有多嚴重。

但當時要照顧工廠與三個年幼孩子的爸爸媽媽,每天已經筋疲力竭,當然也沒辦法再照顧我撿回家的流浪狗。帶回家的狗狗總是在隔天奇異消失,還是個孩子的我,從來不明白他們去了哪裡,只懂得繼續帶路上的狗狗回家。於是,擁有一隻自己的狗狗,成為童年時候的夢想。

我也始終不屈不撓、沒有放棄撿狗回家的行動,直到國二那年,父母終於讓我留下了一隻浪浪,這才結束了我好幾年的撿狗生涯。

從正式養狗那天開始,我才意識到,路上無家可歸的狗狗這麼多,但我再也沒有理由帶他們回家了,無奈及無力感讓我開始學著麻痺自己的視線,對於路上的流浪狗視而不見,只能把對浪浪們的不捨,化成更多的關愛給我自己家的狗狗。

隨著年紀增長,生活及工作穩定了,即將邁入婚姻的我也將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天地,我與老公討論著,除了工作以外,還能不能一起做些什麼?讓我們的人生更有意義的事情。

而我倆的交集點除了工作性質相同外,就是愛狗,我們討論起在自己家裡中途幾隻流浪狗,希望除了愛自己的狗狗外,也能夠分享愛給浪浪。於是我們開始在網路上針對「個人中途」做了一些搜尋及瞭解,也因而發現,雖然這些年「以領養代替購買」的意識逐漸興起,但事實上,流浪動物仍然缺乏曝光管道。

流浪動物除了在街頭流浪外,能去的地方就是「收容所」及「私人狗園」,但因為收容所及狗園的動物量通常都很大,為了避免噪音氣味干擾鄰居,所以都會蓋得離人群很遠,若不是在特殊的狀況下,一般人根本無法接觸到狗園及收容所。但販賣品種寵物的寵物店卻都開在熱鬧市區裡,而且開得到處都是,再加上許多具有引領作用的藝人、網紅經常透過社群網站發布自己飼養的可愛「品種犬/貓」,也會讓粉絲們嚮往自己也能擁有一隻品種犬/貓,但真正需要幫忙、需要活下去的卻又偏偏都是沒有品種的米克斯。

整個環境的現實狀況是這樣,如何能實踐喊得震天價響的「以領養代替購買」?又如何實現我們想當中途幫浪浪找個家的心願呢?這個問題因此在我們心裡落下種子。

婚禮結束的2個月後,某晚來到華陰街24巷參加朋友公司的開幕茶會,因而遇見了現在「浪浪別哭」的這間待租老屋。這棟50年的兩層老屋,雖然就位於發展蓬勃的台北車站附近,但卻像是被遺忘似的,很少人注意到也很少人經過,這屋子的處境,就好像在繁華熱鬧大城市中,被人冷落淡忘的流浪貓狗一樣。

這間屋子給了我們一個解答,讓我們興起了「在市中心為浪浪打造一個中途之家」的想法。在與家人討論後,我們很快地就決定租下老屋,開始著手把這間小小的老屋改建成咖啡店。而且因為資金有限,一切得在兩個半月內搞定,從室內設計到裝潢、木工、餐點規劃、網站、攝影⋯⋯都是在自己與家人的協助下完成,家具也是跑遍各大二手市場,將缺少的一個一個蒐集而來。

我們希望讓每個喜歡貓貓狗狗的人,能夠以最便利的方式到達,誰都可以輕易進入,與浪浪們互動,期待用這樣的方法來提升認養率。陸續接進幾隻無家可歸的浪浪,正式展開了我們的中途之路,以及實現夢想的第一篇章。

一個念頭、一個機緣,我們沒考慮太多就做了,因為神清楚的告訴我:「祂祝福有行動的人!」

什麼是中途?

什麼是中途?中途是給流浪的孩子,從街頭到家之前的中繼站。中途人會開放自己的空間,付出時間、心力與金錢,把孩子們照顧得漂亮、親人,並且教導他們一些簡單的規矩,提升領養率,為的是讓這些無依無靠的浪浪能免於在街頭辛苦的討收活,也能避免被民眾通報抓進收容所。

通常中途者白天都還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他們利用工作所賺的錢,及工作以外的時間來照顧這些無家可歸的浪浪,完全出於對動物的不捨與憐愛,不求回報的只為了替流浪動物找到一個家。但因為通常是志工性質,非常勞心勞力,做中途的人大都無法得到家人的支持,長期下來其實會令身處其中的人感覺到非常身心俱疲。

還有另一種中途,是以付費的形式存在,大多是一群愛貓狗的愛心人士,擁有一片較大的空間,形成了所謂的狗園、貓園。常常會有人撿到流浪動物後不知該如何處置,就會用付費的方式把浪浪安置在貓狗園,但很多時候,付費中途的人沒多久之後就會不見蹤影,這群經營貓狗園的愛心人士當然也不捨得因為沒收到錢,就把浪浪丟回街頭。但長期下來,越來越龐大的貓狗數量,也讓這些以收費方式來經營的中途開始支撐不住。

想當中途的我們,希望如果要做這件事情就可以全心投入,所以想出了現在的模式,以餐飲的方式賺錢,讓我們可長期有收入進注,同時也運用餐廳空間中途八隻浪浪,在客人流動間能幫助浪浪曝光,以此方法幫助他們找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