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諾貝爾文學奬得主最近揭曉,由日裔英籍作家石黑一雄獲得殊榮。他最有名的作品是1989年的《長日將盡》(The Remains of the Day),1993年改編成電影。

蔡英文日前接受專訪時提到,她最喜歡的影星之一,就是主演《長日將盡》的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

安東尼霍普金斯是當代最傑出的男明星。演過很多電影,扮演各種不同角色。有趣的是,小英並沒有說她喜歡演殺人魔的霍普金斯,特別指名在《長日將盡》中飾演男管家的他,這令她想到了什麼?

《長日將盡》以1930至50年代英國為背景,描述一間豪宅中男管家與女管家之間的感情,以此帶出英國二戰前後的背景,以及優柔寡斷、理想主義色彩濃厚的男主人從成功到失敗的歷程。

我深深著迷於《長日將盡》,是因為安東尼霍普金斯所飾演的男管家,在很多地方令我想起我自己。我所從事的金融業,在本質上和男管家的工作一樣,都屬於服務業,以滿足客戶需求為最主要考量,客戶至上,為了客戶可以犧牲自己,包括生活與家庭。

男主角在片中極度壓抑情感,雖然老闆對納粹的友好態度非常離譜,他也不作任何批評,認為自己的工作就是謹守本分,甚至漠視女管家對他示好,以至失去追求人生幸福的機會。從某種角度來說,這很類似許多台灣企業的風格,不管是台積電或鴻海,我們都是為客戶而活。

我想起了小英,她是一個極端聰明的人,然而卻在理想與現實中掙扎。就像《長日將盡》中的男主角,台獨基本教義的壓力讓她不得不堅持形式上的框架,但另一方面,國際環境的變化又促使她提出兩岸必須要有「新模式」,令人啼笑皆非。

《長日將盡》的故事優美而哀傷,看著大宅沒落,讓人想起台灣。電影最後,男主角回顧他的人生,可謂徹底失敗,他所奉行的價值與信念,完全被時代所淘汰。

小英上台不到一年,「九二共識」已成過去式,更不用說「一中各表」,現在中國強調的新方針是「和平統一」,小英也不提「維持現狀」了,兩岸再也沒有模糊的空間,這是誰的錯?

大陸十九大即將召開,在此敏感時刻,小英安排出訪太平洋馬紹爾群島等三友邦,竟然以「尋親之旅」定位,進一步切割和中國的關係。台灣視日本為父,認太平洋小國為根,也難怪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卜睿哲提醒我們,中國為了解決台灣問題,可能會設定統一時刻表。

中國剛宣布任命前駐聯合國代表劉結一為國台辦首席副主任,意義重大。劉的專長領域是聯合國及美國,小英想要擴大台灣的國際空間,進入聯合國,並結盟美國,挾洋以自重,劉的強項可以用來對付小英。兩岸至此,不幸已走上對抗的格局。

台灣在國際上被邊緣化,台灣的實力正不斷消逝中。假如年輕人代表台灣的未來,那麼我們的未來相當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