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爸,可以下車了嗎?」

爸沒回答,逕自開他的車。

已經在車上8個小時又20分鐘,還沒有到目的地。而目的地在哪裡?

在這個家,父權至上,這不是一個她這個小小女兒可以問的問題。

沒有路燈的山路,這部恐怖失控的雲宵飛車,已經是時速80公里了,後座的安全帶是壞掉的,已經這麼快了,還要更快,還要更快,引擎仍不斷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催油加速的巨響……。

那是一種權力,開車的權力,爸爸的權力。

她心中模擬了各種車禍的恐怖畫面,她告訴自己,一定要順利的「逃生」!

長大後,她發現,她自動的逃生了。

因為,離開了原生家庭,就是逃生。

只要找一個對她好的、真正尊重她想法的好男人,就是逃生。

而她長大以後,四處都是對她好的男人,每個男同學,都懂得憐花惜玉。

不過,她很「挑」的。

首先,一定要有車。

然後,只要一上車,被她聞到了煙草和玉蘭花的味道,她就必須要分手的。那些氣味讓她想起她是如何被「關」在那輛小車子裡8小時,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

她要逃生。逃出來了,還要被關起來,就不對了。

所以,她後來遇到的這個老公,真的是最棒的。

第一次約會,老公幫她開車門,她便受寵若驚。

然後,老公車子乾乾淨淨,也令她印象深刻,沒有玉蘭花,沒有煙草味,也沒有任何佛像或符咒,只有可愛的布絨娃娃。

還有,他。

她對老公傾訴,她從小到大,是怎麼被關在那輛車裡,那輛車就好像是跑不出去的囚籠,必須要關在裡面,聽那個男人指揮。

還好有了老公,她終於「得救」了。

她終於「逃生」了。

不知道她是喜歡她老公,還是喜歡這輛車,或許,兩個她都很喜歡──

「結婚以後,要常常開車出去玩。」她說。

「當然,」老公一言為定:「妳要去哪裡,我都帶妳去。妳要吃什麼,我都帶妳去!」

車子,成了她和老公愛情的見證,車上也從兩人,變成三個人,再變成四個人。

夫妻一同帶著孩子們出遊,真是愉快的事。

可以去各種地方。

看各種新奇的東西。

吃到各種美味的食品。

車子可以帶他們去到很多很棒的回憶。

真的嗎?

看來,她不這麼認為──

「你到底會不會開車啊?一直跟在這輛車的後面?」她對她老公說:「你可不可開快一點?開這麼慢反而危險,你知道嗎?」

老公面有難色。

「親愛的,這高架橋時速80公里,我已經開到100了,」他說:「這樣超車,才真的危險。」

她哼了一聲。

「不會開車就老實講,還嘴硬。」

「好啦,我不會開車啦,」老公溫柔的說:「今晚和孩子們想吃什麼?」

沒想到,她更生氣了。

「你說要出來吃飯,卻不說要去吃哪裡?」她質問。

「………。」

這句話,這個車上,竟然沒人敢「接話」。

老公沒說話。

孩子也不說話。

「明明要出來吃飯的也是你們,卻完全不說你們要吃什麼,」她說:「這樣拖拖拉拉的,我在車上快要『悶』死了。」

快悶死的她,打開窗子。

車子正在時速80公里的高速道路奔馳,窗子一開,「呼! 」強風立刻灌進車內。

車子整個搖晃了一下。

「啊!」孩子大叫。

「別怕,別怕。」老公穩定了方向盤,說:「來,孩子們,媽媽在問你們想吃些什麼?」

在其他家裡,孩子們通常是最愛出意見的,但,這個車上的孩子們,卻一句話也不回。

到底為什麼呢?

她得不到答案,敞開的車窗又得不到她要的空氣,她的語氣也愈來愈焦躁──

「快一點。要吃什麼?除了夜市以外,其他我都可以。」她說:「快一點!快一點!」

範圍縮小了,應該更容易了。

但,老公仍沒說話。

孩子也不說話。

「都可以啦,趕快選一間!」

老公仍不說話。

但孩子,就有點忍不住了──

「快點說啦!」她再催。

「我……我想吃……胡椒牛肉飯。」孩子嚅嚅的說。

還沒結尾,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又來了,又是胡椒牛肉飯!」她說:「每天都吃牛肉,那家這麼難吃,你去問問你同學,誰可以天天吃這家的?」

孩子聽媽媽訓完,乖巧的接話。

「那,就吃媽媽最喜歡的火鍋,媽媽最喜歡吃火鍋了!」孩子歌誦:「火鍋萬歲!」

「你們真不了解我,」她馬上給孩子潑冷水:「今天這麼熱,早上已經喝很多飲料,我實在不想再吃湯湯水水的了。」

「好吧,那,我和孩子們都想知道,『您』今天想吃什麼呢?」老公搞笑的問。

她,終於發飆了!

「我不是已經跟你們說了嗎?我吃什麼都可以!」她說:「你一直在這邊繞繞繞,車子已經繞了要半小時了,還在問我同樣的問題!」

「好啦,」爸爸終於說話了:「不囉唆,我們就吃貳樓,好不好?」

「我最討厭吃貳樓了。」她說:「你還沒學到教訓嗎?上次朋友強迫我吃貳樓,我回家念到臭頭,你還敢提這兩個字!」

「……。」爸爸又無言了:「那,妳到底要吃什麼?」

「你們再這樣欺負我,我就馬上離開這輛車。」她大叫:「你看我敢不敢?」

老公嚇到了,點點頭,趕快為她熄熄火。

「別生氣了嘛。」老公說。

「媽咪,別生氣啦。」孩子們齊聲說。

「對啊,又不是我們在欺負你,是你在欺負我們啊。」老公補充:「我們提了這麼多個選擇,只是一直被你罵,罵到我們都不敢開口了。」

這句話,真是老公和孩子們的肺腑之言。

老公也夠勇敢,講了出來。

講了出來,她也更生氣了──

「講一間餐廳也不敢『開口』,你是男人嗎?」她吼叫:「連一間餐廳都找不到,你要怎麼當主管啊?」

這下,老公也不敢說話了。

時間漸漸的過去,車子依然一圈一圈的繞著,為了等一下要吃什麼,車上罵聲不停。

這,就是他們家。

爸爸一樣,孩子也一樣,大家漸漸懂了一件事──

為何會被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