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之間最大的矛盾是什麼?階級!

在所有出了車禍並且斷了腿的人裡,我認識的東子是最幸運的。他有錢。

跟《觸不可及》和《一路玩到掛》那類成了高位截癱或者得了癌症的超級富豪一樣,雖然很慘,但是人家有錢。

東子的老婆是他的大學同學,外企高管,年收入幾百萬,成熟美女型。他癱了,老婆跟沒事似的,該調侃調侃,該罵人罵人,絲毫沒當他是殘疾人,甚至會拿他的殘疾打趣。

老婆推著輪椅中的他,照樣秀恩愛,害得朋友圈裡的男人很不爽,那孫子憑什麼啊?

兩年之後,他們就離婚了。朋友們鬆了一口氣,早就說了,這世上哪有什麼真愛!

東子真是殘障人士中的勵志偶像,剛辦了離婚證,第二天就娶了公司總機,童顏巨乳大美妞。

朋友們當天都扎了他的小人,活像東子睡了他們的女人似的。

如果你以為這個狗血的故事已經結束了,那真是太天真了。

上個月,東子的老爸過生日,親朋好友都在。他前妻過來,拿著他們當年的婚戒,重新向他求婚。親朋好友拉著他,生怕他拿盤子砸過去。

東子當場就答應了。

現任妻子傻眼,東子說:「你要多少錢,開個價。」

然後他被盤子砸了。

據說,東子之所以跟前妻離婚,是因為他車禍之後,喪失了生育能力,而他前妻的夢想是,35歲就辭職,然後回家生兩個孩子,一家四口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東子不忍心耽誤心愛的女人的夢想,忍痛把她趕出去,火速展開了二婚,就是希望她死心。以她的條件,哪怕二婚,都能嫁個好男人。

結果,娶了現任老婆,才發現,兩個人沒有任何共同語言、共同愛好、共同朋友……等前妻送上門來,東子瞬間就崩潰了,鄭重決定,從此以後,做一個自私自利的殘疾人,纏著前妻一輩子。

有一次東子自稱喝醉了酒,要吐點真言,他說,前妻從小到大都是學霸,智商情商雙高,以她的能力,開個公司,一年賺上億都不是難事。(身為窮光蛋,我專門問了,1億這麼容易賺?哄我吧?據說王健林一天賺1億。我另一個朋友的科技公司,前年賺了60億,忘了是美金還是人民幣。有錢人的世界啊,談起錢來,計量單位都是億啊)所以他們在一起,沒有利益瓜葛,談的都是真愛。

而現任老婆,愛好就是逛淘寶,看言情劇,跟他聊的話是雙十一打折了她買了多少東西申通快遞太慢她弟弟想出國留學能不能贊助80萬……即使他前妻不來求婚,他也會和現任妻子離婚,他的原話是「老子總不能真的跟充氣娃娃過一輩子」。

有人崇尚愛情至上,愛得純粹的婚姻,我身邊很多朋友都是夫妻一起打拚,一起努力的。也有的男女雙方各自的條件雖然不那麼對等,但是也能互敬互愛,一往情深。然而,我覺得,對婚姻和愛情,其實有多種解讀。其中一種我想說的是,夫妻之間的最大矛盾是什麼?也許就是階級吧。

這沒什麼新鮮的。

門當戶對是古訓,可是,現在的階級差異不僅僅體現在門第和出身上,更重要的是你自己的階級座標。

東子、前妻和現任妻子,論家庭出身,都是小城市普通小康家庭,按理說,並不存在階級衝突,但是,東子和前妻都是知識型、奮鬥型中產(接近富豪),現任妻子是沒文化的小市民,學歷背景、知識結構、視野見識、經濟能力截然不同,除去前妻的性格魅力以及他們的共同經歷,最重要的,就是階級和價值觀上的相近。

門當戶對的核心在哪裡?就是價值觀。

查爾斯王子為什麼選擇卡蜜拉而不愛戴安娜?

從家庭出身來說,卡蜜拉和戴安娜都出身於貴族,但是,查爾斯畢業於劍橋,卡蜜拉曾在瑞士和法國留學,兩個人都是學霸、文青,戴安娜則是補考都不及格的高中輟學生,典型的學渣──沒有共同語言和共同興趣,很難有情感上的共鳴。

一個土豪朋友興致來了,找了個清純樸素的女大學生談戀愛。

一個月之後,他跟我說:「我們去吃私房菜,2,000塊(註:約台幣9,500元)一位,她得知價格,非要走人,拉著我去吃燒烤;我給她買卡地亞手鐲,她拿去退了,去淘寶上買了兩條30多塊的項鍊,剩下的錢存起來;我們去逛高端超市,我拿任何一樣東西,她都在旁邊嘮叨說太貴,為什麼不換便宜點的……」

我說:「多勤儉持家的姑娘啊,中華民族傳統美德展示櫥窗啊,你賺大了。」

他說:「賺個毛。我買個東西,她在旁邊碎碎念,最開始還覺得挺新鮮挺好玩兒的,這妞實在挺可愛啊,聽多了,老子煩都煩死了。坦白說,我最近在收購一家公司,1億還是8,000萬,差別真的不大,關鍵是投資回報率。老子根本不想把時間浪費在比較180塊的牙刷和280塊的牙刷,哪個性價比更高上。」

據說最近他買了把3,000多塊(註:約台幣1萬4千元)的牙刷,我想問:「憑什麼啊?3,000多塊的牙刷會唱歌嗎?早上刷牙的時候,會祝他心情愉快嗎?」

土豪的結論是:「發誓不找窮人談戀愛了。」

一點也沒考慮我這個窮光蛋聽眾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