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乃麟與唐從聖的事件,在徐乃麟開記者會道歉後,出現一些轉折。有記者朋友跑來問我,說電視圈有人放話要封殺唐從聖,對此有何道德面上的評論。我查看了一下新聞,原來是有特定媒體人透過記者放話,以匿名的方式,說以後沒人敢發通告給唐從聖了。

這種政治圈玩到沒人理的放話梗,演藝圈居然還有人認為這能產生什麼功用,也未免太落後。這也無怪乎社會大眾看到此新聞,反應都是:「反正我也不看電視了呀!」「你們自己開心就好。」

話說回來,這種「匿名放話」,不只在演藝圈、政治圈很常見,一般的職場也會有這種「據說」、「聽說」、「有高層表示」的暗箭傷人,那這種手法錯在哪,又該如何防治呢?

會匿名來放話,除了對抗不義的政府或企業體之外,最常見的原因,就是「良心不安」,知道自己講的內容是「幹話」或「謊言」,說出來很可恥,所以才會要求隱去其名。

這些意見鐵定就是惡意,或是「偽裝成善意的惡意」,若是在政治圈出現,政治公關老手們都不會去思考其文字是否真有建議價值,而是從「放話動力學」的角度,去推敲到底是由何陣營所放,其真實目的又為何。

當然,這些匿名放話的確還是可以騙到一些人,因此在電視圈放話封殺唐從聖的新聞之下,還是可以看到認為「唐從聖錯比較大」的百姓意見。排除刻意帶風向者,這種「沒事亂拍手黨」在生活中也很常見,這也會造成被放話者的現實壓力。

應該怎麼對付這種暗箭傷人的傢伙呢?

政治圈是個不乾不淨的所在,因此以暗箭傷人者,通常也會被對手的暗箭所傷。反正你能放話,我也能放,媒體記者又沒啥道德堅持,只求點擊爆量,那雙方就可以放得不亦樂乎,社會大眾也就往往覺得政治圈「很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