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全球遭遇金融風暴,始作俑者是美國金融業的高層,當時又被稱作「肥貓」;2008年底也適逢美國總統大選,記憶猶存的是在那場選戰中,世人最關注的應是當時候選人之一歐巴馬,還記得當時曾經在學校擔任過外籍老師的一位美國友人,自發的特地返回美國為其助選,而這樣的人在當時不在少數。

再探究那場選舉會獲得舉世關注的因素,除了歐巴馬的個人魅力外,還有那象徵著美國黑白種族融合能否向前跨出一大步的潛在期待。後來歐巴馬也在眾人期待下成功當選,成為第44任,也是第一位具有非裔血統的美國總統。

自此,我們告訴學生,美國社會展現了成熟的自由、民主、法治與大國的氣度,也走出了過去號稱民族大熔爐,實際上卻一直存在根深蒂固的種族歧視汙名,不敢說美國從此實現種族平等,但至少少數或弱勢族裔的美國夢能夠繼續存在,人民相信只要努力就能出人頭地⋯⋯,我們始終單蠢的這樣認為。

川普成功「佔領」白宮

8年過後,2016年剛結束了一場美國總統大選,同樣引起世人關注,但在開票的同時,隨著選情的翻轉全球股市紛紛大跌,搜尋移民加拿大的網站開始塞車,部分地區的美國民眾與許多國家的人民(簡單講叫局外人)開始咒罵,大選結果底定後,美國各地出現反對這位新任總統的抗議與罷課浪潮,加州甚至喊出要獨立的主張⋯⋯,我不禁心想這是我印象中的美國嗎?

這次選舉的開票,連平常忙於課業無暇關注國際新聞的學生們,似乎就像在看一場Live轉播的世界盃棒球冠軍賽,台灣對上韓國隊,雖是上課時間卻不時關注著手機螢幕,時而發出嘆息聲(不是陳金鋒被三振,而是他們不希望當選的人票數領先),又時而發出振奮的表情(不是陳金鋒打出全壘打超前分數,而是對手票數超前),奇怪,這明明是一場美國總統大選,怎麼連學生都瘋狂。

這場選舉打從民主、共和兩黨的黨內初選就已引發眾人矚目,而川普,是的!也就是新當選的美國總統,在大家普遍不看好的情況下(正確地說應該是認為不可能或不希望),一路過關斬將、殺出重圍成為代表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但選舉期間的口出穢言、汙辱女性、極端主張,加以被舉發曾多次對女性大伸鹹豬手,罄竹難書的離譜行徑令人無法置信這是美國總統候選人。

但他卻在眾人不看好、傳統民調不支持、主流媒體唱衰,以及同黨同志紛紛叛離的情形下成功當選美國總統,從一名企業大亨一躍成為世界最有權力的人。川普,非傳統政治人物,企業大亨,宛若佔領華爾街運動似的成功進佔白宮,不同的是,他是被全球化壓得快斷氣的美國藍領白人,以選票合法的送進這棟建築物(註一)。

川普神話背後的真相

但到底是什麼樣的因素導致這個被視為是政治素人,也是狂人,甚至被媒體形容為瘋子,涉及多起性騷擾案件,結過三次婚,有過多次破產紀錄卻能成功累績數十億美元財富,又直言不諱的誇談自己如何逃避鉅額所得稅款的企業大亨,仍然能夠當選美國總統,自始至終都令人好奇與疑惑。

分析指出應是美國社會嚴重惡化的貧富差距造成了階級對立所致,但這樣的答案如何解釋川普本身正象徵著富商、上流美卻口無遮攔的身分。

就像是本屆台北市長選舉時,被視為是政治素人、白色力量的柯文哲對上同樣被視為是權貴階級、富三代的國民黨提名人,但不同的是台北市長選舉象徵權貴的候選人是落敗的。而台北市一向被視為是藍大於綠,因此被戲稱國民黨就算是推出一顆石頭都能當選,而遭滑鐵盧其中相當大的因素就是貧富差距惡化導致的世代階級對立。

只是川普好像是許多人的合體,他以極具經濟效益的社群網路對抗傳統花大錢的媒體宣傳戰;如同草船借箭般的製造話題、帶領風向吸引媒體主動報導;總統選舉本應訴求中間路線以爭取最多選民支持的,卻反其道而行打族群對立的極端選戰策略。

一般認為歐巴馬8年任內,雖然成功改善金融海嘯後的失業率與提振經濟成長率,股市也創新高,一掃金融風暴的陰霾,但美國社會卻已默默埋下了所得分配惡化,以及全球化所造成結構性失業的未爆彈。

簡言之,相對剝奪感已經蔓延美國中下階層,但執政當局仍自滿於經濟數據的改善,被犧牲掉的階級可能就認為改變是必要的,而且是劇烈改變也在所不惜,因為再壞也就是這樣而已(一種機會成本的概念吧!)。

「讓美國再次偉大」,卻換來再次分裂?

一份根據CNN所做的出口民調分析,川普的支持者中以45歲以上居多數(53%),希拉蕊則是以44歲以下居多(53%);就種族而言,白人多數支持川普(58%),非白人則相當明顯的支持希拉蕊(74%);再就教育程度,專科以下多數(52%)支持川普,大學至研究所以上學歷者則是多數(54%)支持希拉蕊。(註三)

簡言之,川普的支持者被認為是「年紀較大、白人、學歷較低與非都會地區選民」。若再比對川普勝選的州(主要集中在中西部)似乎可以歸納出一些特點就是―全球化下的受害者。

他們的所得或工作被外來移民以較低的薪資或產業外移所取代,因此這也是為什麼川普揚言在美墨邊界築長城,要將少數族裔趕出美國的極端主張可擄獲得他們的選票,反之被認為是搶奪工作、外來的少數族裔選民就一面倒的支持希拉蕊(有88%的黑人投給她,亞裔與拉丁裔也都各有65%支持希拉蕊),因為他們不希望真的被趕出美國。

而能夠將非我族類切割的方式,就是訴諸國族主義,於是川普就喊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這樣振奮人心卻又虛幻的口號,此時川普的爭議形象,選民就就已暫時拋諸腦後了。然而這種國族主義的訴求可能團結了支持者,卻分裂了美國;贏得了眼前的總統選舉,卻輸掉了未來。

或許我們看到的美式民主與平等只是假象,也或許我們只是從新聞媒體看美國,而無法真實的了解美國。

這兩年來美國接連發生了多起白人警察因執法而槍殺黑人,進而導致無差別白人警察被殺的事件,使得黑白種族衝突的問題又浮上檯面,原來美國的種族對立並未因歐巴馬成為總統而改善。

過去多少外來移民前仆後繼的航向美國,追求著所謂的美國夢,就像是掏金夢一樣。但當發現所謂的民主政治其實是被貪婪的政客所把持,財富是被少數的富商豪賈所壟斷;而社會流動停滯,貧窮階級複製就像四季不斷的輪迴時,階級對立的社會儼然成形。

資本主義與全球化出現了利益只由少數人享有,但苦果卻將多數人一步步的往社會底層推的現象,當夢醒時分時,他們是否就像越獄的死囚一樣,拚了命的往外衝,因為機會成本為⋯無窮大,反正已經一無所有!任何選擇代價都小於它(死刑),就只有放手一搏吧!因此我們的政府更應該引以為借鏡,當一昧在追求經濟成長的同時,如何改善貧富差距與促進社會流動就成為其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註1: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川普以290張選舉人票贏過希拉蕊的228張,但若檢視全國普選票(即所有投票選民的票數加總),川普為60,350,241張票,小輸給希拉蕊的60,981,118張票。

註2:資料來源:http://edition.cnn.com/election/results/exit-polls/national/president

註3:在正文中略過所得的分析。主要是因為此出口調查在所得分析上,年所得五萬美元以下者較多支持希拉蕊(其為 52%,川普為41%),但五萬美元以上者兩人差距不大(川普為49%,只略多於希拉蕊的47%)。這可能是因為川普所屬的共和黨一向主張減稅,相對對企業或有錢人而言較有利,也因此在過去本就較支持共和黨,進而在此次支持共和黨侯選人川普。

書籍簡介__教室外的公民課

書名:教室外的公民課
作者:公民行動影音記錄資料庫
出版: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9月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公庫」)

為關切弱勢發聲、公民行動的另類媒體。

我們報導受壓迫者的故事,讓弱勢發聲,我們記錄人民的歷史,累積社會進步的動能,我們維護公共論壇,促成社會討論。「公庫」不只內容與主流媒體不同,在組織運作上,我們強調內部民主,因為媒體是民主社會的基石,媒體內部必先民主;我們不依賴財團,也不販售廣告,經費來自公眾的捐款支持,因為我們相信,媒體的獨立與公共性須透過群眾認同、涓滴集資才能真正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