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宣布將於明年中退休,代表一個30年輝煌世代的終結。這並不令人意外,畢竟他已86歲了。

最近宏達電將手機部門出售給Google,也是一個時代的結束;明年初,全世界唯一的14A央行總裁彭淮南亦要退休。在當今的台灣,it’s a good time to call it quits.

張董事長的成就乃空前絕後。他在56歲時創業,用一個創新商業模式,顛覆半導體產業,接連做了30年,打造出一家市值2,000億美元的世界級企業,光憑這點就令人由衷佩服。

台灣許多媒體,均將焦點圍繞在張董的繼承人,以及台積電未來前景,缺乏深入的觀察,這是典型的台灣思考模式。

張董在2012年任命劉德音、魏哲家及蔣尚義為共同營運長,後來蔣退休,去了中芯半導體。之後他以4年的時間培養劉、魏為共同執行長,直到交班。

退休前,張董宣布投資額6,000億的3奈米計劃將落腳南科,算是給小英的禮物,也是對台灣的交代。市場認為台積電到2022年的前景,已有清晰的藍圖,短期內仍會穩健成長。

一切看起來很美好,問題在哪裡?

第一、張董應將3奈米計畫完整留給接班人。現在高調宣布這個計畫,對接班人並不公平,因為執行者並非張董本人,而且未來還有許多變數。

假如3奈米成功,功勞會在張董身上,如果失敗,接班人要負很大責任,政府也跑不掉。但張董球已做給台灣,搞砸也是別人的錯。

第二、張董事長不需對繼任者設太多框框。照現在的講法,好像未來一切都規劃好了,只要照著劇本走。但難道台積電新的「雙首長」,沒有他們自己的想法嗎?

好的CEO不僅是執行長,更是開創者,要走前人沒有走過的路。台積電的成功也源於此,何況張董一再強調創新對成長的重要性。然而到目前為止,還看不出來台積電未來有什麼創新的idea。

時代在變,當今全球最傑出的企業領袖都屬變革型(transformative)人物,如美國的賈伯斯、貝佐斯、馬斯克,日本的孫正義,中國的馬雲。台灣的郭台銘也有這個特質,他過去5年所做的事,遠超越之前20年的格局。

第三、董事會未來會扮演重要角色。台積電80%為外資,均為財務性投資者,公司有5席獨立董事,國發基金一席,劉、魏是今年才新增的。5位獨董中有4位曾任國際級大公司的CEO,絕非橡皮圖章,張董不會再有任何管理職務。

張董在位時,因為其輩分及關係,尚足以影響董事會,但未來將不復見。對於重大決策,假如「雙首長」無強烈主觀意志,將交給董事會定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