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8歲那年遭遇了雙重打擊──失戀,失業。

決定放棄一段糾結的異地戀,就和決定放棄一份朝八晚五的工作一樣,都是讓人很痛快的事情,讓人忽然覺得人生彷彿開闊了許多,但又一下子沒有了方向,很失落。

在休息的那段時間裡,我晝夜顛倒地活著,白天睡覺,晚上看電影,生活一下子沒有了壓力,也就沒有了動力。我曾經整整七天不出門也不下樓,每天的生活就是吃飯、洗碗、寫稿、睡覺、看光碟。

在那段所謂的休整期,我第一次覺得在這個城市很孤單,然後我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在這個城市可以沒有愛人,但是不能沒有朋友。

因為告別孤獨最好的方式不是戀愛,而是去認識更多有趣的人。

我在網上報名參加了一個爬山小組,然後認識了一群朋友。

小天,就是我在那個時候認識的。

當時,登山小組基本上都是以爬山旅遊為主,每次出去玩一圈兒,多少有些覺得心情舒暢。但是我的存在感極低,屬於爬山的時候默默地跟著爬,聚餐吃飯時低頭默默地吃的那種人,所以就這麼去了兩三次,很多人連我的名字都叫不上來。

這不怪別人,只能怪我自己。

我那時候真的沒什麼特長,又傻又蠢,也不太會說話,大概只有寫文章還算是在行,於是有一次被分配到寫總結,就照著以往的樣子寫了一篇,結果可能是因為路上的見聞,包括對每個人途中發生的糗事刻畫得很深入,導致文章有點兒長。

就在我覺得文字太長可能沒太多人看的時候,這篇總結引發了一片好評,尤其是旅途上的那些小趣事,讓經歷過的人再回味,讓沒去的人也跟著好奇。下次活動一開始就有人問:「那個寫總結的小川是誰啊?」就這樣,大家對我開始有印象是從能寫字開始的。

我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東西,只是看你能不能找到機會去展現,你只有展示出你的擅長,它才會慢慢地變成你無形的標籤。

有標籤的人,都會吸引到朋友。

藉著寫總結被大家認識的機會,很多人知道我是做編輯的,更覺得做編輯的人寫作水平高是理所當然的,因此就把我當作「小才子」。坦白地說,那時候,不論我的文學水平還是寫作功底,其實都很一般。

我和小天能聊天,緣於他在路上看倪匡的小說,剛好我大學的時候也讀過倪匡的系列小說,於是我們就從「衛斯理系列」聊到了「原振俠系列」,越聊越投機。就這樣,我們因為讀一類書而成了好朋友。

我在對青年大學生演講時常常說,大學時代,包括畢業之後,都要多讀書,培養興趣,因為你不知道你會因為這些興趣和知識而結識到誰。

如果你能在人群裡解決「你是誰」這個別人對你的認知問題,那麼之後第一批朋友的結識一定是因為興趣。

小天對我的幫助,包括我人生中的第一次轉折、第一場大的面試、第一次薪資定位,甚至以退為進地與主管溝通,都是小天那個時候教會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