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週六下午,我跟3個朋友擠在一間會議室中,大桌子上散放著Excel試算表、商業企劃和財務報告,我們已經在這房間超過4個小時。

其他3位朋友都來自不同背景。一位是擁有10多年經驗的金融分析師。另一個是他的朋友,今天來這裡是來幫忙,他是一個大型會計公司的顧問。最後,這個下午的主角是我另外一個朋友,他35歲,最近加入他爸創立的家族企業,這個公司是製造業,已經40年了。

他的父親現在70多歲,最近開始感到身體有點虛弱,希望能夠把更多責任傳遞到下一代。我的朋友有一個姐姐已婚,而他父親希望兒子有一天接管公司。儘管她的姐姐表達了興趣,在過去也一直幫助父親超過10年;兒子從來都沒有興趣,一直為一家大型跨國公司工作。但他們的父親最近堅持他要回到家族企業裡。

他已經回來3個月了,非常震驚的發現情況比預想糟糕得多。為了確保自己的分析是正確的,他要我們一起分析數據,分析他的結論,看看他是否犯了什麼錯誤。多多少少,他是正確的。

該公司每個月都在虧很多錢。20、30多年前,這間公司處於高峰期,靠著不少美國或日本的訂單賺了不少錢,但過去10年外包製造在台灣不再具有競爭力,韓國和後來的中國製造業正在快速改進,東南亞也變得越來越重要,降低成本的政策只能讓公司多撐幾年。

下一個策略是什麼?下一波創新是什麼?你不能夠永遠便宜地生產別人的產品。

另外,在過去5年中,5個事業體中有2個佔據了整體歸損的80%,他們應該關閉或解雇,而主要的IT系統需要改變。他們仍然用20年前同樣的心態在經營。

我朋友把手舉起來,很生氣的大聲說:

「邏輯上,我認為每個人,包括我自己的父親都知道這些結果,但當表現最差的行銷主管是我叔叔、業績最差但薪水最高的還是他兒子、而10年前就應該要開除,虧最多錢部門主管是我父親的妹妹時,你要如何開除人?

一個家族企業在40年後,有很多複雜的情況和利益散布在整間公司,你幾乎不可能做好一件事情卻不得罪人,不削親戚的面子或損害某人兒子的利益,也因此每個人都選擇乾脆什麼都不做,假裝每件事情都是所有其他人的錯,而這可以永遠運作下去。

令人震驚的是,有那麼多在20年前賺了很多錢的傳統家族企業真的認為,美好往日會永遠持續下去,從來沒有真正想過未來。」

那個下午是兩年前的事情了。上個月,在共同的朋友的婚禮上,我們剛巧發現那天下午一起開會的4個人,有3個坐在附近。我們聊一下,問他過去兩年有什麼新的事情發生嗎?他搖搖頭。

他用盡了一切能想到的方法來跟他父親說,但什麼事情都沒有改變。他們繼續試著降低成本來跟東南亞的工廠競爭,而雖然想要投資在創新和嘗試新的數位行銷,並建立自己的品牌,但什麼都沒發生,因為那代表著會從老的主管那邊拿走資源,而他們多數都是家人。

突然間,他們僅剩下一到兩年的現金流。他認為現在要救這間公司已經太晚了。

婚禮後一週,其中一位朋友跟我一起碰面喝杯咖啡。他弟弟剛從研究所畢業,剛去內湖一家科技公司工作,剛巧也一起來。我們問他的新工作如何。

「總體來說還ok,但我還在學習瞭解哪些地雷不要誤踩。例如,我昨天和業務部門第一次開會。讓我很訝異的是,業務主管非常粗魯,罵他所有的員工,非常傲慢,好像每個人都欠他一樣。諷刺的是,每個人都知道業務團隊是公司內最被討厭且表現最差的團隊,但奇怪的是沒人說話。」

我們看著彼此,然後問他:「他是創辦人的朋友還是家人?」

「對,他是創辦人老公的表弟。後來我問比較資深的同事,發現財務長是創辦人的女兒,技術總監是創辦人女婿,在公司惡名昭彰,因為對於技術一無所知,並且常常遲到早退。

我已經來了幾個月,開始可以看到全貌,很令人難過的是見到幾乎所有高薪或資深職位都是家族成員,他們常常很粗魯和苛刻,所以這裡的流動率非常高,長期待在這邊的人往往只是看中穩定性,並盡可能不想冒風險,慢慢地,好的員工都走了。這也可能是為什麼這家公司在過去十年裡一直停滯不前的原因。

如果他們是在外面一家正常企業,依照績效而非親戚關係來決定職位的話,他們還會這樣粗魯和傲慢嗎?

當我們還年輕,正要開始工作和體驗這個世界時,我們常常想,現今所有存在的問題都是因為人們無法找到解決方案,無法找出什麼或誰是那個問題。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逐漸意識到,上述的部分實際上並不難。大多數人都知道問題是什麼,誰是瓶頸,但在幾乎無力改變任何事情的情況,遲早,有理想的人會放棄。

對於有類似情況的企業主來說,許多方面來說,像這樣的極端例子也是台灣成長和創新有時陷入瓶頸的原因之一。

30年前,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好主意。創辦人正在賺錢,公司正在成長,為什麼不跟家族分享?他能相信誰?但,接著公私分野的那條線變得越來越模糊。在幾年之內,一位叔叔想帶進一個堂弟。把女婿放在一個他沒有專業背景的職位,間接把那些比較真的有能力的員工逼走。

雖然起初看起來不是這樣,但許多年前種下的惡果,就是造成年輕人持續離開這間公司的原因,沒有改進,公司變得停滯不前,高階主管認為一切都很好,就像20年前一樣。

由於台灣大部分企業都是中小型家族企業,所以像這類的故事在全台灣每天都在上演。我們常常無法想得更大,跳出家族之外思考。

世界變化的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快。在30年前可行的事情,不管是商業思維、教育方向或是這樣不專業的把家族和生意混在一起現在已經不可行,或甚至非常有害。

如果,在尋找問題和試著拯救走下坡公司的方法之中,企業主意識到他們自己的決定和自己的家族成員才是瓶頸的話,又該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