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發生主持人徐乃麟在錄影過程中以髒話飆罵藝人唐從聖的事件。事件本來對錯非常明白,但後期居然出現檢討唐從聖的聲音,仔細一看,原來是平常和徐乃麟有工作互動的演藝圈人士出來護航。

出面挺認識的人或朋友,是人之常情,在有些情境下,更是做人的基本道理。但這種相挺的動作,有時也會挺出大問題。除了演藝名人,網路、政壇名人也經常出包,出包之後,也是會衝出一堆親友團在那力挺,甚至開始檢討受害者,指受害者「很可能也有問題」;而出包的當事人「平常是一個好人」,所以請大家「多包容,給個機會」。

這類邏輯常見到不用我特別舉例,只要講個大概,你就會很有感。每當週刊爆料之後,這種親友團護短模式就會快速啟動,有時還真讓當事人安全下莊,讓人不得不印象深刻。這種模式到底會有什麼問題呢?

倫理學可粗分為兩大山頭,第一是「行為倫理學」,主張由單一行動來判斷對錯,所以乃哥飆罵一串髒話,就這行為本身來說,很明顯是錯的,還不用看到其前因後果。就算唐從聖之前真有怎麼樣,那也是唐從聖的錯,你乃哥不能用另一個錯來回應別人的錯。

所以從「行為倫理學」的角度,乃哥這包出得不小,又還涉及職業倫理問題,可能危及之後的工作。

另一個倫理學中的山頭是「行為者倫理學」,主張看單一行動對錯可能失之偏頗,因為壞人可以偶爾裝善良,因此道德的重點是人的品格。要觀察他人品格,需要長時間的互動,瞭解其行為脈絡。因此要評價乃哥的品格,就要長期與他相處的人才比較適合。

也就是因為有這種理論,因此親友團出面護航時,總是能說服某些人。畢竟這些人用其人格擔保乃哥的人格,多少可信一些。且他們和乃哥長期互動,知道的秘密應該比較多吧,其他的鄉民只是看片面就下定論,見樹不見林。

在學理上,我自身也是「行為者倫理學」派的,所以基本上我會支持這派的說法,但我也很清楚這種倫理學的風險。

首先,這親友關係或許是「可量化價值」居多,也就是實際上是金錢互動關係,這些親友出來說明脈絡,或許是基於利益考量,和當事人有生意往來或職場互動。因此「說明真相」這事,有可能是用錢(直接或間接)買來的護航。

其次,一旦這種親友團護航有效,甚至是唯一有效的方法時,犯錯的當事人也可能會私下凹人出面護航,要求朋友燒他們的「陰德值」來救自己;而那些陰德值高到能夠出來護航的,通常人格較溫和善良,也就會比較好凹。但自願護航都可能有問題了,就別說是強制護航。

第三,這種做法賣弄一種「義氣」的氛圍,好像很「值得」也「應該」為兄弟付出。但義氣不是一種真正的德行,友誼才是。

友直(正直)、友諒(誠信)、友多聞(有見識),才是華人社會定義友誼的原則,其中並不包括出面擔保與護航;而反面的損者三友中,倒是有與護航相關的,就是「便辟」(討好取悅)與「善柔」(諂媚阿諛)。

因此整體來看,我們當然需要當事人親友出面說明其人格表現脈絡,以供他人在評價時參考,但親友團往往只講好話,而沒呈現完整樣貌,就會讓事情往「護短」方向發展。這其實是在傷害事件當事人,也傷害了護短者自己的人格,這就成為明顯的道德錯誤。

朋友出錯,心情一定不好,直言勸誡可能破壞友誼,那你可以事後找機會勸他。但第一時間出來護短,只會讓自己的人格也賠上去。那不是兄弟義氣,只是形成新的犯罪集團而已。沒發現最愛講兄弟義氣的通常就是犯罪集團嗎?

我知道人很難避免有護短的想法,因為親近的人出包,自己也可能連帶受害,基於自保的想法,才會腦充血跳出來講話。不過人永遠都有選擇「無言」或「不置可否」的空間,只是你有沒有勇氣去承擔這種道德責任而已。

知道朋友真的有錯,又快頂不住人情壓力,就記住這句話:「不是我不挺你,而是我現在出來,就不是真正的挺你。」

要幫朋友,就在正確的時候幫他,否則只是拉著大家一起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