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徐乃麟爆粗口事件,其實只是台灣職場文化的一個縮影。

我接過很多陌生台灣讀者的私訊,他們告訴我,他們曾經在職場上遇到太多不公平的待遇。尤其是職場新人,必須忍受前輩無止盡的言語暴力,動不動就拿「敬老尊賢」來威脅,但為了生活,為了那一份薪水,為了「圈內人脈」,只好通通忍下來,假裝微笑,假裝有禮貌,假裝這個世界非常美好,然後,深呼吸,繼續工作下去。

所以唐從聖說,通告費。簡單三個字,隱含著多少深沈的無奈。人都是父母生養的,心都是肉長的,憑什麼?

我曾經想過,為什麼這一些痛苦的台灣讀者,會選擇了我,把他們最痛苦的一面,職場上遭受的恐懼與焦慮,通通告訴我。這是因為,我和他們的生活工作圈離得太遠,沒有任何交集,不用擔心同事的出賣,更不用擔心流言的波及。跟我講的話,可以覺得釋放又安心。我常常在想,這會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如果職場上所遭受的霸凌,沒有得到合理的紓解,長期積壓起來的負面情緒,一方面對自己的身心造成傷害,另一面也容易傷害到我們最愛的人。很多人因為在職場上很抑鬱,就把怒氣焦慮帶回家,對家人兒女發洩、 家暴,就是這樣來的。

在瑞士的職場文化裡,如果因為職場壓力造成心理不適的情況,可以憑藉這個理由,合法申請心理諮商和保險給付的,整個瑞士社會鼓勵我們正視自己的情緒,遠離那一些讓我們不快樂的人,而生活經濟來源又不至於中斷,不讓威嚇得逞。但是,台灣不是這樣。

台灣現在不是這樣,但是,未來是可以改變的。而這個改變,就從那一位錄影者,按下按鈕的那一刻開始了。

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不應該開除那一位外流影片華視員工。因為三尺之寒,絕非一朝一夕所造成,這位員工,一定在此之前,觀察了演藝圈內各式各樣的生態,有感而發。最重要的是,那一瞬間的觸動,那一瞬間身為一個人的震撼,一個人所應該擁有的尊嚴與感情。任何人都不能接受那樣的羞辱,即使是一位旁觀者,也無法置身事外。那是一份在各種利益與顧忌,都已經忘記的瞬間,有著直覺的正義與純粹。所以我非常感謝那一位員工,謝謝你,讓我們知道,曾經有這麼傷人的一刻。

有一些人又說,如果我們這麼重視個人情緒的變化,主張一視同仁,尊重所有職場工作者的情緒表達,那是不是說,身為長官前輩,也有權利發飆?

是這樣,如果長官前輩認為自己情緒受到不合理的傷害,當然有權利當場表達。但是,情緒表達的方式有很多種,而不是選擇最不專業的方式:講髒話。

以徐乃麟的例子來說,的確,任何人參加比賽被說「輸不起」,都會感到憤怒不開心,此時適當的表達與溝通,是絕對必要的,這方面徐乃麟並沒有錯。但是身為專業的藝人,你可以用自嘲、開玩笑的方式溝通,可以用溫和理性的語言表達,尤其身為演藝圈長輩,上對下的溝通,可以往慈藹寬容的方向去走,絕對不需要採取後來那樣激烈傷害的方法。藝人是帶給人歡樂的,不是傷害的,今天會演變成這樣,讓人不禁懷疑,徐乃麟是否離開了他做為藝人應有的情緒控管與專業,或許建議他應該暫時休息一下,讓心情好一點,情緒穩定一點,再重新出發比較好?

最後我想說的是,其實,這個世界非常不公平。這個社會有太多人,他們並不像藝人這麼有名,但在職場上,他們卻同樣遭受著來自上面的壓力與責備。有名的藝人受到羞辱,可以藉著影片的外流,得到社會輿論的注意,但有多少人,在長期職場拿「長幼有序」為口號、實質進行變態霸凌的扭曲文化之下,默默過完心理受創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