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關係,你又愛又恨,您們沒有血緣關係,相處時間卻比家人還長,有時非常需要他,有時卻棄之如敝屣,那就是「同事」。

週日的加班

許多人說,職場是冷漠的,小忠也認為如此,來公司三年多了,偌大的辦公室裡,同樓層能說話的同事,扣除同部門的人,幾乎看到都不會打招呼。

週日下午,因為要趕一個報告,特別騎機車到公司來加班,不顧老婆特別叮嚀晚上六、七點一定要回家吃晚餐,而且要接力帶小孩,好讓老婆晚上跟姊妹去逛街,小忠一弄就弄到晚上十點。

要離開時,看見角落還有燈光,特別上前看看,財務部的美娟還在,沒跟她說過話,小忠有些緊張,卻鼓起勇氣跟她說了句:「我要關燈了,妳要走了嗎?」

「我還要一下子,燈我來關吧。」

小忠看見美娟眼角泛著淚水,似乎剛哭過,直問:「你還好吧?」

「沒事的,你先走吧!」

「妳吃晚餐了嗎?」

「還沒。」

小忠回到座位,把僅剩的一碗泡麵,加上一包餅乾,寫了一張便利貼紙:「加油,記得吃飯」字條給美娟,交給她後,互看一眼,就離開了公司。

小忠心想:「這女的真可憐,好像可憐的不只有我一人。」

排版的困擾

隔周日,小忠下午又到公司加班了,老婆的責難、公司繁雜的業務,往往很難取捨,出門前老婆罵了他:「公事重要,還是小孩重要,你自己想清楚,這種婚姻,我受夠了。」

男人在職場的壓力,有時就是這類無形的核彈頭,隨時都有可能發射,摧毀你的全部。

下午4點40分,只差一個排版就能完成,小忠卻怎麼弄也弄不好,在偌大的辦公室裡喊了聲:「X」,安靜的空間加上迴音,彷彿到處皆可聽見。

一分鐘後,美娟走上前:「你在幹嘛,要不要我幫忙?」

「這個排版,我一直弄不好。」

「我來幫你。」

10分鐘後,美娟幫小忠完成排版,五點多,小忠準備離開回家吃晚餐了。

美娟跟小忠說:「上禮拜,男朋友跟我分手,又遇到薪水結算日,同部門沒有人可以幫我,老闆又兇,我也不敢跟她說,謝謝你關心我,謝謝。」

「我也差不多啦,小孩剛出生,家裡的事、公司的事,讓我很煩。」

周日的下午,安靜的辦公室,傳出溫暖的對話,兩人都感受到同事間的溫情與安慰,這次,還是小忠先離開,留下美娟獨自關門。

一個月後,美娟離職了,她寫了封信給小忠,謝謝他的關心,剛跟男朋友分手,加上工作不順,美娟很氣餒,很想休息一下,離開前,還是勇敢地把心中對小忠的感謝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