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網路興起一種對「八家將」的奇特嘲諷,時不時就會有一堆奇怪的文章出現嘲笑「八嘎囧」。

其實就我的觀察,在工地的八嘎囧和這些網路上說的完全不一樣。怎麼說呢?工地的八嘎囧是來打工的。也可能因為我一直待在工地現場,遇到的這些八嘎囧和遠遠地看不大相同。

我對八嘎囧的定義是:會去宮廟參加活動,跳陣頭或是參與陣頭活動。

先說年輕工地八嘎囧的幾個特色:會集體行動,有漂亮機車,隨便吃,常落跑,說話要用「虧」的。

首先是集體行動。會來工地打工的年輕八嘎囧,通常做的是一些「集體」的工作。他們不會單獨一個人在工地現場,大多數是三三兩兩結伴一起,做的是可以邊做邊有個伴的工作。例如在大拆屋工地,三、四個八嘎囧敲敲打打,或是搬磚、搬垃圾重物等,這種工作很隨他們自由發揮,他們也樂得和同伴一起拆屋、搬運。或者是土方出土時的洗車工作,兩個人拿著高壓水管往貨車輪胎和道路洗呀洗呀。總之,年輕的八嘎囧一般來說都是一個帶著一個來,工資不大高,但因為通常是整天,薪水也會有個千餘元。不管做什麼,都會用手機或是什麼小喇叭放樂團「玖壹壹」。日子也就這樣和同伴過了。我身邊很多八嘎囧都是在工地忙著忙著,然後假日再去宮廟玩。

再來是機車漂亮。年輕的八嘎囧來工地現場幾次後,通常對衣服就不大要求了,很可能穿著OO宮XX廟的寬鬆T,或者是舊衣服,下班有事的會在機車裡面放「真正下班要穿的衣服」,下班後水沖一沖換上衣服就跑。但無論如何,他們的車子都很乾淨漂亮。每一台看起來都精心照顧,就是那種每天下班必定洗車上蠟的樣子。

另一點是他們通常不會直接買旗艦機車,例如YAMAHA好了,他們對「勁戰」嗤之以鼻。同樣存或花十萬,他們會用七萬買「CUXI」或是「RS ZERO」、「BWS」,然後花兩萬去改車,一萬貼名字貼紙和加一些紫色、綠色、金色配件,有的還會把女朋友的名字印上去。寧可這樣,或者是買二手的來改,也不要直接花十萬去買「勁戰」。很多年輕八嘎囧上工時用拍機車和背景打卡,下工時面對夕陽再打卡。機車的油門線上面還會綁著跟宮廟求來的平安符。

然後是不在乎食物。這是觀察年輕人和老人的關鍵點。年輕八嘎囧來工地現場通常有得吃就好,不大挑食,排骨、雞腿、焢肉,邊挑邊抱怨吃膩了。有菸抽、有飲料喝, 對他們來說比便當重要。但菸酒這種事情就看工作和人了。有的死也要喝、死也要抽,有的意思意思一下。很有意思的是,不管是做啥的,他們都很喜歡集體訂飲料或是雞排,飲料都喝無糖綠茶或是青茶,如果有啤酒更歡喜,讓我們這些管工地的後來都懶了。如果工地旁邊有香腸攤什麼的,他們也常會蹺頭跑去買,然後圍著攤頭剝大蒜。

「落跑」其實發生在所有工地現場重度勞動者的身上。但是由於八嘎囧通常是年輕人,下了班還有體力到處把妹唱歌、騎車吃燒烤,結果有時候玩到睡死了真的起不來,有一些則是因為心情不好就不來。不過和其他年輕學徒比較不同的是,通常八嘎囧還會在工地為了細故而吵架,然後人就跑了。發生這種事情我得去關心一下,免得他們會帶人回來吵架嗆聲。有時候則是跑了過幾天後,自己沒事回來。也有的時候是女朋友來工地陪著工作或等著下班,這種情況,我們會要包商頭放他休息。

「虧」,其實是一種說話方式,不管年輕的、老的都適用。比如說發現錯誤要他們改正,一般來說都先用虧的來處理。不要直接硬碰硬地要求,那很可能會造成摩擦。例如要他們資源回收,直接開罵是笨蛋行為。你改成說這些做垃圾分類,可以讓旁邊的低收入戶晚上拿去賣錢,他們就會乖乖地把寶特瓶壓好壓扁。有的動了慈心,還會動手去幫忙整理。或者是他們做錯了位置要改,這時候要說:「都是師傅了,還考我有沒有來監工喲!」他們就會笑罵說:「三八啊!」馬上改。如果一開口就說他們做錯,很可能晚點就會找你嗆聲。

年輕八嘎囧還有一個特色:他們通常不會主動告訴你廟會要出陣頭去,只會說要請假找朋友。老一點的八嘎囧不同,會很認真地告訴你哪間廟的哪個主神生日。

說說老八嘎囧。在工地的老八嘎囧分兩種:一種是老婆在身邊一起做的,和老婆不在身邊的。

老婆在身邊的通常會有自己專注的技術,也已經出師或是半出師狀態。工地有老婆一起工作的,通常穩定度很高,不大需要擔心會出什麼亂子。這種的一般會包下部分工作,例如瓷磚、泥作、水電、油漆或是木工,通常以家庭為單位。這些師傅們一家人來,心也就穩下來了,更少時間用來炫耀,更多時間用來和家人朋友互相分享食物、工作等情報。因為有老婆,又有工具,所以都會開小貨車或是廂型車。由於下班的時候通常會塞車,所以老婆常在下午去買水煎包、豬血糕、烤肉串、麵線、炸雞等充當點心。處得好的時候,整群人會在工地吃起來,極為海派。

普渡時,這種的包商會跑來幫忙一起燒金紙,然後拿在自己的宮廟求來的什麼東西一起下去燒,幫忙祈福。到一定年齡時,同時會去工地現場又會在宮廟出現的,很可能是宮廟的換帖兄弟、爐主等等。未必會真的去跳或是帶團,但出口就是:「我連續兩年龜王啦,去年發,今年一定會更發」這類的來炫耀,然後老婆在旁邊半吐槽半讚聲。還有,他們都很喜歡聽江蕙或是秀蘭瑪雅的對唱情歌。

沒有老婆在身邊的老八嘎囧就比較複雜。有的是駕駛類工作,那比較單純,就是戴著宮廟帽子,宮廟出團時也是幫忙開車的那種。有的是整團八嘎囧的,這時候就特別了,這些團進團出的最常出現在挖掘地下道,或是拆除清運廢土的工作中,從怪手到旁邊指揮交通的,整團都是八嘎囧。這樣一團的其實問題不多,只要找老大說好工作內容通常沒啥事。但比較麻煩的是某些慶典時,明明在趕工,卻整團的人都叫不到…

其實在我看來,宮廟沒有這麼恐怖。這些所謂的八嘎囧,和在地生活非常緊密連結。他們未必知道自己在幹啥。他們對於家鄉和自己的宮廟有一種非常獨特的認同感,對主流社會的議題沒啥太大興趣。普遍來說,胸無大志卻又積極擁抱社區,不愛讀書卻甘願為家庭付出,完全不求上進,卻熱情加入宮廟祈福遶境。

他們對於所謂「學校排名」完全沒有興趣,甚至於鄙視學歷。對他們而言進大企業工作也沒啥意義,腳踏實地地認為只要肯拚就好。一群人圍著宮廟互相介紹工作,板模拿到就介紹泥作,水電進場就推薦木工;賠了錢,回頭進宮廟找兄弟哭訴周轉,賺到錢立刻點燭,還願加碼普渡。

他們每個人都花大把時間泡馬子,用拙劣卻又露骨的語言文字去表達愛意,然後早早結婚生子,也必然地會買車買房。閒暇時刻在宮廟門口擺桌群聚,彼此討論工作,互相安慰吹噓。然後隨著年齡增加,技術和功夫進步後,一個一個獨立出來變成真正的師傅,又變真正的包商。賺了錢,再回頭謝神,謝兄弟,謝拜把的情義相挺,謝老婆不離不棄。

我其實認為,相較於那少數回家鄉被報導的什麼新貴創業或是小文青回家開咖啡廳, 這些「八嘎囧世代」才是真正支撐郊區地方和文化的主力。

書籍簡介__做工的人



作者:林立青
書名:做工的人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2月17日

作者簡介

林立青


一個市場養大的孩子,如同台灣人的生產履歷般,照著考出來的分數選擇學校,照著這樣的模式一路讀完了私立科大。畢業後拿著文憑進了工地,就在工地現場從事監工至今。

現實專長為搬弄、造謠和說謊,用來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編織的謊言能夠吸引憐憫,搬弄而成的印象可帶來同情,造謠之後好求取寬容。如此而已。

會寫作的原因只是想找回真實,因為多次祈求仍不可得一個不需說謊的人生後,唯有文字是最好的卸妝品:將平日堆疊在自己和周遭人的謊言謠言一句句抹去。留下一個完整如初,卻又無法訴說感受的現實人生。

我躲在文字之中,對自己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