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國際巨星成龍受邀來台參加Richard Mille在台旗艦店開幕,在百忙之中特別獨家接受Esquire專訪,並拍攝封面單元。

今年獲頒奧斯卡終身成就獎的他,從影超過半世紀,綜觀電影發展史,只有成龍,能夠將喜劇與動作電影這兩件事,在同一準則與節奏下完美結合呈現給觀眾朋友,堪稱為全球動作片帶來革命的頭號人物。

你知道他的最強班底「成家班」第一代是在哪裡成軍的嗎?回顧當年發跡的日子裡,他在台灣待了幾年,遇到了人生最大的轉折之一:組織家庭,你知道當時的他住在那裡嗎?

來聽聽他聊聊當年住在台灣時的趣事與回憶。成龍訪問全文:

Esq:請問要如何定義成龍式的電影哲學?

成龍:我向來習慣用影像、用畫面講故事,電影故事也大多是用影像思考而來。我常常會擺進某個「訊息」、比方說,在《我是誰》裡的是『愛惜地球資源的環保意識』、在《功夫夢》裡的訊息是『努力、誠實、公平競爭』、在《十二生肖》裡強調的是『尊重文明、保護文物』。我不見得懂什麼人生大道理,但是我把我認知而且珍惜的人生觀,有意無意的放進我的電影裡,可能就是所謂的「電影哲學」。我的要求是「有動作而不殘暴、有笑料而不下流」,這也成為我電影的特色。

Esq:可否分享自己最欣賞的電影作品與電影人?

成龍:《奇蹟》是我個人很喜歡的一部電影,《奇蹟》裡的真善美加上電影技巧與動作,可以說是圓了我當時的理想。而講到平常我喜歡看的電影,我會留意好萊塢導演,看看他們的動作電影場面、戰爭場面是怎麼拍的,然後和我的成家班們一起研究。像雷利史考特、史蒂芬史匹柏、詹姆斯卡麥隆、當然也有關注李安、姜文、張藝謀、陳凱歌、馮小剛一些人文內涵豐富的導演,欣賞他們如何講故事、如何做情感上的鋪排。對了,我最喜歡的電影是《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看過很多遍。

一次歐洲拍戲腦部重傷,腦外科權威救回一命改變想法》成龍:那次意外後,才明白這件事的重要...
圖片來源:Esquire國際中文版

Esq:不再拍高難度動作片後,要如何讓影迷習慣「會演內心戲的成龍」?

成龍:1992年~1993年金馬獎我連莊「最佳男主角」,我認為這是給了我們動作演員一個無比鼓舞的榮耀。其實「動作」也是演技的一部分,動作演員也會演戲。今天我的電影為什麼可以走到全世界?因為我在用我的身體語言與觀眾對話。動作與表情,是全世界通用的語言。不需要看我對白,看我的動作、我的身體表情,就可以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往往我也會在動作細節裡放入幽默感,這樣的細節,大大的拉近了觀眾與我的距離。 過去我有一些電影,原本是著重內心戲,或是偏向文藝氣息的電影,像《玻璃樽》、《新宿事件》。然而因為觀眾的期待,他們期待看到「成龍的打戲」,因為這就是「成龍式的電影」,往往就因為這樣而在劇情裡加進了動作場面、讓我有打鬥的空間。所以,讓我在電影裡「完全不打」,這一點還有待突破。當然我也希望有其他的大導演賞識我、找我去演「完全不用打」的電影,這個夢想…..就可能只是夢想吧!

Esq:心直口快、樹大招風,有時會招致批評,但很少聽到辯解或反擊,如何看待這些負面攻擊?

成龍:身為公眾人物,常常要背負一些批評、責難,我早就習慣了,連我身邊的工作人員也習慣了。我總是認為「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我做的任何事,沒有對不起國家沒有對不起民族,最重要的是,我沒有任何私利在其中,我做的都是我認為對的事。這麼多年來,就是這樣。

直到今天,我還求什麼嗎?求名?我已經很有名了,求錢嗎?我早就不缺錢了。這些年來我就是一路在批評聲中走過來。很感謝罵我的人、討厭我的人,因為有他們,我不斷檢討、反省自己到底做得對不對,如果有不對的,謝謝各界的提醒,我會改正,那就進步了。也感謝讚美我的人,因為有你們,我才更加努力,才有動力把所有的事情做得更好。

Esq:可否談談對台灣的情感?

成龍:我在台灣拍電影《龍少爺》的時候,開始有成立成家班的想法。我成名後,在台灣拍了一些電影 ,大家也知道我是台灣女婿,成名的過程、獲獎,有重要的幾年都與台灣有很深的淵源。

記得921大地震,我第一時間打給台灣的朋友們,手機都不通,一開始市內電話還可通,我就我知道的一一打到他們家裡,知道台北好友安好,才鬆一口氣。台灣的颱風每幾年就造成災害、消防隊打火英雄罹難(他們平均年紀才30上下,多心痛!),還有弱勢學童,出國需要資金,這些我都盡我所能給予金錢上的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