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來自台灣的蔡適任,遠嫁摩洛哥推動人權與生態復育計畫。她曾在臉書上寫道:「活著之於我,從不是件容易的事,也不知是漂流還是浪蕩,總是居無定所,直到輾轉來到沙漠,才終於遇著一塊能源源不絕給我『愛』與『力量』的土地,給我一種難以言喻的支撐,讓我只想回來在這兒好好待著,甚至願意學著放下自我,學著去愛與接納這塊土地上的人,學著去做之前的自己完全沒能力觸碰甚至忍受的事......」一起來看看她在撒哈拉沙漠的觀察。

一句古老的撒哈拉諺語說:「神創造了水來洗淨身體,創造了沙漠來淨化靈魂。」

每到夏天,撒哈拉滿是為了「沙浴」而來淨化靈魂的旅人。

沙漠裡蓋滿飯店、過度取水...遠嫁摩洛哥的台灣媳婦:撒哈拉觀光的4個觀察
攝影:蔡適任

最高經濟價值的自然景觀

Merzouga位於摩洛哥南部撒哈拉的小型綠洲城市,有著典型的沙漠氣候,終年晴空朗朗。在離Merzouga不遠的大沙丘erg Chebbi是當地著名景點,又稱Merzouga沙丘群,是摩洛哥境內最大的兩大沙丘之一。龐大的金色沙丘群沿著Ziz山谷與阿爾及利亞邊界伸展,長約22公里,寬約5公里,沙丘頂最高可達150公尺以上。

Merzouga因緊鄰erg Chebbi而成為觀光重鎮,旅客來此住宿、騎駱駝看日出日落,或搭乘吉普車探索沙漠秘境。不時也有西方旅客騎車在沙丘上「衝沙」,晚上則在沙丘帳篷裡夜宿星空,沙丘上的各項活動吸都引觀光客慕名而來。

各項活動中,一種名為「沙浴」的民俗療法最受歡迎,每年夏季6~9月間,吸引著居住在濕冷北部的摩洛哥旅客地前來。在太陽尚未升起時,村裡壯丁們便開始在離聚落不遠的沙丘上,挖掘出一個個可容納一人躺臥的窟窿,待豔陽高升,將沙丘上的沙子曬得燙人,溫度最高可達45度。

撒哈拉的「沙浴」療法

沙漠裡蓋滿飯店、過度取水...遠嫁摩洛哥的台灣媳婦:撒哈拉觀光的4個觀察
攝影:蔡適任

當摩洛哥沙浴旅客前來,躺進溫度極高的沙丘窟窿,壯丁們再將同樣被太陽曬得滾燙的沙子一鏟鏟覆蓋在沙浴者身上,僅露出頭臉的沙浴者必須不時補充水分,約莫躺個10幾分鐘,不可超過20分鐘,沙浴者隨即起身,裹著厚重毛毯到帳篷喝茶,必須保持身體熱度,之後再回住宿地點,裹上毯子,熱呼呼地睡個半小時到一小時,才淋浴淨身。

這種傳統療法已存在數個世紀,以沙子與陽光的天然熱度,溫和地暖和整個身體,促進血液循環、加快新陳代謝幫助排出體內毒素。沙浴在世界各地逐漸受到矚目,盛行於摩洛哥、阿爾及利亞與埃及,亦可見於日本,在歐洲相對鮮為人知。據說可有效治療風濕、關節炎、腰痛、糖尿病、過度肥胖與皮膚病,但同樣具有危險性,若不注意可能引發呼吸不適與心肺疾病。

觀光是沙漠的兩難習題

遊客絡繹不絕地前來Merzouga享受沙浴,觀光產業產品撒哈拉原生植物茶、駱駝奶,以及沙漠導覽、食宿等,已成為當地極為重要的年收入,游牧民族也因應需求,有了新的工作模式。

由於沙浴旅客大增,以及整個沙漠旅遊蓬勃發展,無論豪華飯店、旅館、民宿甚至是一般民家,全部投入旅宿的行列,整個村子做起相同的生意。早在十多年前,沿著整個大沙丘群,觀光飯店與各型旅館如雨後春筍般矗立,遊客熙攘與四處橫行的車輛,對脆弱的沙漠生態平衡造成極大壓力。大飯店過度取用沙漠水資源,廢水甚至在未經任何處理下任意排放,外來旅客往往不適應沙漠高溫,游泳池與空調已成為大飯店的必備設施,再再加速環境惡化。

除了對生態造成破壞之外,在地傳統文化抑受到衝擊。觀光產業將酒精帶入這個禁止酒精的伊斯蘭國度,偶爾可見與觀光客一同飲酒作樂的在地青年,有些甚至將微薄收入用來買醉,或向外國觀光客討酒喝。雖然觀光產業為撒哈拉子民帶來生計,但Merzouga已被視為文化與自然環境飽受觀光衝擊的典型例子,然而當地的旅遊業者在生態保育與文化保存方面仍無多用些心。

守護撒哈拉的小王子

沙漠裡蓋滿飯店、過度取水...遠嫁摩洛哥的台灣媳婦:撒哈拉觀光的4個觀察
攝影:蔡適任

我與遊牧民族出身的摩洛哥夫婿Lahbib定居Merzouga,對於觀光產業具有雙面刃的影響,感觸尤深。我們走入沙漠旅遊業後,建造民宿的所有建材皆採當地自然材質,以北非傳統土夯古法築屋,天花板為木頭、蘆葦及泥土等構成,也沒有高檔空調與游泳池,就連潔白如雪的床單都未提供,只因漂白水會嚴重傷害土壤。然而這種友善土地的旅遊方式,在現今撒哈拉觀光業慣行做法中,堪稱另類且小眾。

撒哈拉不只是一個夢幻旅遊景點,還有無數生命在此活躍著,當旅客爬上潔美乾淨的沙丘欣賞日出日落,或是進行沙浴,享受大自然、療癒身心時,卻留下寶特瓶、啤酒罐與塑膠袋,隨處可見的垃圾是全世界觀光產業的一項隱憂,沙漠不過是讓問題更無所遁形。

作者介紹:

蔡適任,法國社會科學高等研院(EHESS)文化人類學與民族學博士,曾在台灣進行實驗性埃及舞蹈教學,服務摩洛哥人權組織期間,無可救藥愛上撒哈拉,書寫沙漠並獲2014全球華文文學星雲獎報導文學首獎,此時定居撒哈拉,經營天堂島嶼生態旅遊民宿,並加入星球旅遊玩家俱樂部。留學法國12年半,以國家公費生身份,取得法國文化人類學與民族學博士,並以舞蹈為題,發表多篇學術性論文,具有人類學理論運用、舞蹈分析與文化批判能力。

2010年至2011年間,服務於摩洛哥人權新聞組織,在地生活長達13個月,結識諸多摩洛哥友人,並嫁給當地導遊。為組織獨立完成數支人權新聞報導,並利用假期,走訪各地,進行摩洛哥在地傳統文化的人類學田野調查,期間泰半進駐摩洛哥家庭,與尋常百姓一同生活作息,以理解民間生活,不走旅館等觀光客路線。

已出版【管他的博士學位,跳舞吧】 ﹝心靈工坊,2008 年﹞、【偏不叫她肚皮舞】(開學文化出版,2012 年)與【鷹兒要回家】﹝廣場出版,2015年﹞等書。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jaladesert/

看更多關於撒哈拉行腳的文章,請點:沙漠中的玫瑰撒哈拉荒漠上的70棵棕櫚樹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7年9月號,訂閱雜誌